十年前,针对朝鲜核计划建立了六方会谈;八年前,在《9•19共同声明》中,朝鲜政府承诺放弃核武器计划,重新加入《防止核武器扩散条约》,并允许国际原子能组织监督员再次进入朝鲜。但如今,朝鲜仍不妥协并企图增强自身核能力。中国正在努力争取重启会谈,缓解逐渐紧张的区域态势。然而,朝鲜官员却表示,只有在不设立任何前提条件的情况下,朝鲜才有意愿重回谈判桌。而朝鲜如若不采取任何具体行动来显示其无核化决心,美国与韩国也不愿重启会谈。

在问答专访中,韩磊(Paul Haenle)表示,最理想的情况无非是各方都将回归六方会谈的框架,并为达成朝鲜无核化这一中心目标而共同努力。但这一愿景在近期实现的可能性日益渺茫。

推动六方会谈进程有哪些好处?

2007年6月至2009年1月间,我曾有幸作为美国代表参加六方会谈。当时,朝鲜、韩国、美国、中国、日本与俄罗斯积极合作,努力实现朝鲜无核化,这样的通力合作在历史上十分罕有。在会谈进行过程中,六国间频繁进行多边沟通,这为区域稳定与无核化的整体目标做出了贡献。

韩磊
韩磊(Paul Haenle)在位于北京的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任莫里斯•格林伯格荣誉主任。他曾供职于美国前总统乔治•布什和巴拉克•奥巴马治下的美国政府,在国家安全委员会担任主管中国大陆、台湾和蒙古事务的主任。
More >

 在那段时间里,朝鲜迈出了核裁军重要的第一步,即允许国际调查员在宁边核设施实地考察这一进程,向美国递交有关其核计划的详尽报告,并关闭宁边部分关键核设施。作为回报,按照六方会谈框架下所制定的协议,朝鲜获得了能源援助,同时美国也终止了对朝适用《敌国贸易法》,并将其从美国的“支恐国家”名单上删除。

虽然进步幅度不大,但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期间无核化进程并未出现倒退。因此,美国政府支持将六方会谈框架作为处理朝鲜核问题的首选方案。

如今朝鲜对六方会谈采取何种态度?

自2008年12月起,六方会谈进程由于朝鲜不愿在核申报问题上接受全面核查而停滞。随后,朝鲜重启其核项目并阻止国际调查员进入朝鲜。近来,朝鲜政府表达出希望在2013年5月重启会谈的愿望。而此前其挑衅行为招致了新一轮联合国制裁并损害了与之最为亲近的盟友——中国的关系。

9月18日,朝鲜第一副外相金桂冠在北京召开的一多边论坛上表示,朝鲜准备好重新进行会谈,但不愿接受任何前提条件,设置前提条件的行为本身即会损害各方信任。据中国媒体报道,金桂冠试图将未来会谈的焦点从使朝鲜放弃核计划转为对于核裁军更为广泛的讨论。最后,金桂冠避免正面提及朝鲜的无核化态度,而只是建议其他各方在朝鲜半岛无核化问题上共同承担责任。

金桂冠的表态使其他各方充满怀疑与担忧。中国的朝鲜问题专家张琏瑰表示,朝鲜拒绝接受任何前提条件,实际上是拒绝恪守2005年《9•19共同声明》的规定,并声明之前几轮六方会谈的成果全部无效。然而,张认为新的会谈必须建立在以往会谈的基础上。此外,他还表示,朝鲜“希望通过新一轮会谈将其受监督国身份转变为监督国”。各国非常担忧朝鲜将寻求通过六方会谈获得核武国家身份

——这无疑是会谈中其他五国无法接受的结果。

目前美国对六方会谈采取何种态度?

与韩国、日本一样,美国认为现在讨论重启六方会谈还为时过早,除非有证据表明朝鲜仍会履行承诺,放弃全部核武器与核计划。

如果没有证据显示朝鲜政府能够认真履行无核化承诺,那么各方有可能会再次陷入反复的边缘政策与挑衅行为的恶性循环。

现在来看,所有迹象都指向了令人担忧的方向。自上一轮六方会谈于2008年12月召开之后,朝鲜采取了一系列行动,包括重启其核项目、阻止调查员进行核察、进行第二次与第三次核试验、击沉一艘韩国海军炮艇、新建铀浓缩设备为发展核武器提供新渠道、炮击韩国延坪岛、发射远程弹道导弹,并威胁要对美国与韩国进行先发制人的核打击。朝鲜政府表示将永不放弃核项目,且其国家战略的一部分便是同时发展经济与核能力。

朝鲜的以上行为使美国与其盟友很难重新参与会谈。这也许可以解释美国近来的一系列行为,包括加强在这一区域的驻军、加深与该区域盟友的合作和增加对特定武器系统的部署。

这些行为使美国目前几乎不可能重返六方会谈。

重启六方会谈必须以先前几轮会谈结果为基础。如果在没有合理处理朝鲜这一系列挑衅与有害行为的情况下就重新进行会谈,会使朝鲜得以重置谈判格局,而这将有碍于完成朝鲜核裁军的目标,也会对六方会谈框架的公信力产生负面影响。

除此之外,这也会破坏各方的努力成果。作为六方会谈主席国的中国与大部分其他成员国在前几轮会谈中都投入了大量的精力与政治资本,但各方已经达成的协议与承诺很难兑现。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称这是一个“曲折的过程”。

各方应尽力保证六方会谈与朝鲜无核化最终目标的公信力、可行性和完整性,这项工作至关重要。

朝鲜问题如何融入更广泛的中美关系?

虽然过去中美两国将主要精力集中在双边问题上,但主要挑战与重要机遇将促使两国共同合作以应对全球性挑战,这其中也包括朝鲜问题。

2013年6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与美国总统奥巴马会晤期间提出新型大国关系的概念,朝鲜问题即是中美两国在这一关系框架下进行合作的重要领域。中美双方都认识到在这一问题上两国存在共同利益。两国一致认为朝鲜必须进行无核化,因此持续向朝鲜政府施压至关重要,且双方应在朝鲜核扩散问题上加深合作。

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在9月与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进行会晤过后于近期表示,中美两国目前正致力于新型合作模式。

中国以怎样的方式进行会谈?

中国已敦促美国尽快重返六方会谈。美国政府曾一度希望中国在无核化问题上对朝鲜增大施压。然而,出于自身原因中国并没有如美国所愿。

这一僵局由来已久,中美曾遇到过类似情况。与以往不同的是,此次中美双方都表示希望探索新的合作模式。

中美两国应利用这次机会,超越中美互动的传统模式,寻求新的合作方式以处理日益增长的威胁。新合作方式不仅应将中美两国的意见与关切都纳入考虑,还要努力取得实质性进展。并且在努力实现新型合作关系的过程中,中美两国官员都不应设立不切实际的标准或是抱有不切实际的期望。

下一步要采取怎样的行动?

在考虑重返六方会谈之前,各方必须举办更多非正式会议,如9月18日中国外交部与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于京举办的一轨半对话。这些非正式会议能够促进各方建立互信,也有助于解决重返谈判前需要处理的重要问题。

在重新开启会谈之前,六方会谈各方,尤其是朝鲜,必须准备好展示出其对2005年《9•19共同声明》中所述目标的履行诚意。各方必须自愿重返六方会谈,继续2008年12月中止的谈判,并重新履行当时所作承诺与所担义务,即使这意味着扭转之前的行为并澄清一些负面声明。各方也须准备好讨论确保各国恪守承诺以及强制执行的措施。

如果各方无法通过这一进程建立互信,且无法以明确有效的方式解决上述问题,或是更坏的情况,如果各方发现某些国家不再遵守先前的协议,那么就没有理由重启六方会谈了。但是如果各国之间建立起互信且找到解决紧迫问题的明确方法,那么会谈有可能会得以重启,并有力推动各方达成2005年所设立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