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奥巴马总统入主白宫,其分管亚洲事务的团队与中方同行就双边关系的未来走向交换了意见。中国外交官认为如果将中美关系上升为“战略伙伴关系”,那么这会表现出美国官员对于中国国际地位提高的尊重,也会在两国人民之间建立起互信。唯有这样,中美两国才能以更为成熟的新方式互动并开展合作。但美国外交官却认为这样的顺序颠倒了,只有两国已经开始像战略合作伙伴那样合作交往,美国才会同意升级两国关系。

奥巴马总统在任的6年间,这“第22条军规”(喻指逻辑死循环)一直阻碍着中美关系的进一步发展,如今其体现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所提出的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上。2013年6月,习近平主席与奥巴马总统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进行了庄园会晤,其间习近平主席提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三项基本原则:一是不冲突,不对抗。二是相互尊重,尊重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三是合作共赢。尽管一直以来美方都反复强调中美关系不应建立在口号之上而应以合作实质为基础,但一开始奥巴马总统愿意探讨这一提议,一是因为习近平主席亲自提出这一概念,二是因为这一提议旨在解决既有大国与崛起大国之间故有的竞争与可能造成的战争。然而中国呼吁尊重彼此的核心利益,这在美国看来暗示着中国的真正目的是寻求美国在两国长期存在争端的领域做出让步。

韩磊
韩磊(Paul Haenle)在位于北京的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任莫里斯•格林伯格荣誉主任。他曾供职于美国前总统乔治•布什和巴拉克•奥巴马治下的美国政府,在国家安全委员会担任主管中国大陆、台湾和蒙古事务的主任。
More >

对于美国领导人来说,这很为难。首先是因为中国的核心利益(历史角度来看包括台湾问题、西藏问题和新疆问题)定义模糊且不断演变。例如,2014年4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首次宣布钓鱼岛/尖阁列岛属于中国的核心利益(随后相关文本将该部分删除)。如果这是真的,那么美国尊重中国的核心利益就会与美日同盟的原则相悖,《美日安保条约》涵盖了有关钓鱼岛/尖阁列岛的条款。有人猜测南中国海也会成为或已经成为中国的核心利益,这会对美国造成同样的问题。此外,中国的核心利益还包括自中美关系正常化以来双方同意存在分歧的一些议题。如果说建立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起点是美国或中国彻夜之间在某一项长期存在分歧的议题上做出让步,这样的想法很不切实际,令人不安。

在这一背景下,中方就新型大国关系概念的拓展值得关注。去年11月12日,奥巴马总统与习近平主席在北京人民大会堂进行了会晤,其间习近平主席阐述了他对新型大国关系的定义,将三大基础原则扩展成为六项原则。

从积极的角度来看,中国指出了可以进行战略合作的具体领域:伊朗核问题、朝鲜半岛无核化、阿富汗问题、反对恐怖主义、气候变化以及疫情管理。中美在这些紧迫的全球挑战上合作,还需要具体化合作方式。美国应该抓住这一机会,提高中美合作的质量,并寻求具体实施新型大国关系,尤其是在中美合作可以取得进展并惠及全球的领域。美国一直敦促两国在共同利益领域进行合作,中国进一步扩展基础原则有可能是为了回应这一点。美国应该看到中国做出的努力,并努力与之合作。

从消极的角度来看,虽然“尊重核心利益”细分成了两项原则,但这依然是中国发展新型大国关系的基础原则之一。习近平新提出的第二点是中美两国要“尊重彼此的主权和领土完整”。第四点是中美两国“不做损害对方核心利益的事”,按排位来看这项的重要程度略低。中方对于原则的调整意义重大,这体现出中国已了解到美国的关切并展现出中国愿意为实现新型大国关系做出调整,但从美国的角度来看还远远不够。除非中国去除“核心利益”这个词组或是清楚阐述其含义,否则这仍将是一个棘手的问题。

中国专家私下里表示过,在美国看来中国提出的“核心利益”就是空头支票,并认为这具有政治毒素。所有被认定是中国“核心利益”的事务都将一如既往的难以解决,并将需要时间来谨慎处理。如果继续关注于这些敏感领域,将其视为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起点,那么这会危及两国在恢复邦交35年来所取得成果,因此这决不是最有效的方式。实际上,若将“核心利益”视为起点,这并不利于中国实现其目标。因为这样一来美国领导人将难以与中国领导人展开合作,很有可能美国国会或政治体系内有人会站出来,通过立法或者其他手段驳斥在美国公众看来美国愿意向中国做出的让步。

当然,我们不能期待中美两国在所有问题上都达成一致。过去,两国已经找到了创新性的解决方法,确保双方的分歧不至阻碍在具有共同利益领域的合作成果。例如,在1972年《中美联合公报》中,双方都承认了对于台湾问题两国存在不同看法,但并没有要求另一方短时间之内接受本方观点。

如果中方确实希望发展新型大国关系,那么中国需要探索新的途径以获取尊重,不要有意将有关敏感问题的分歧摆上桌面非要辩出是非。反观中美两国过去所取得的成就,随着两国领导人之间不断建立起互信,上述问题最好逐步地默默地加以处理。如果中国不能接受这样的灵活处理方式并坚持寻求“核心利益”,那么中国将会亲手扼杀美国接受建立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可能性。

如果中国领导人愿意删去“核心利益”的说法,美国不应该立即草率地拒绝中国的提议。新型大国关系这一概念对中国至关重要,对习近平本人来说也是如此。如果美国经过战略评估认为,中美通过增进在共同利益方面的合作来建立更具建设性更为积极的双边关系符合美国国家安全利益,如果我们认识到这一提议对中国领导人来说有多么重要,那么为了提高我们完成自身目标的可能性,我们应该在坚持美国国家利益的前提下考虑接受中国有关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的提议。

本文最初发表于环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