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1月5日─1月12日举行的朝鲜劳动党第八次代表大会上所做的报告再次表明,朝鲜的目标是成为永久拥核国家。朝鲜多年来的举措均与此目标相符,这次劳动党八大的党代会报告所列举的核武力成就和未来规划,再次清楚地确认了这一目标。当前,国际社会需要就如何面对朝鲜永久拥核带来的长远影响这一问题给与足够的重视和严肃的思考。

朝鲜的核武力发展前景

赵通
赵通的研究重点为战略性国际安全问题,包括核武器政策、军备控制、防扩散、导弹防御、高超音速武器、热点地区核问题以及亚太安全政策等。
More >

在过去几年里,甚至包括美朝就无核化问题接连举行首脑峰会的时期,朝鲜都在持续快速地发展核武器和投送技术。金正恩在八大报告中高调公布了2016年(劳动党第七次代表大会)以来取得的战略武力进展──包括打造了世界上最大的陆基机动液体燃料洲际弹道导弹及其11轴发射车,发展了大当量的氢弹,对多弹头、高超音速滑翔弹头、核动力潜艇等技术进行了研究,发展了小而轻的标准化核弹头和战术核武器。报告指出,朝鲜下一阶段的核武力发展目标包括:发展固体燃料陆基洲际弹道导弹和洲际射程的固体燃料潜射导弹,其洲际导弹的射程要达到15000公里(射程不仅涵盖美国全境,甚至包括了南美洲北部),继续发展可适用多种军事场景的战术核武器,继续制造更多大当量的氢弹,拥有核动力潜艇和海基核力量等。

这些已拥有和正在发展的核武力项目,显示出朝鲜作为一个永久拥核国的技术需求。多弹头、固体燃料洲际导弹、海基核力量等,都是能最有效提升朝鲜核威慑能力长期生存性、有效性和可靠性的装备,也是世界上其它核武器国家普遍采用的主流核武器发展路径。这揭示了朝鲜的目标是:在其对手不断提升导弹防御和攻击性军事能力的情况下,朝鲜也能够确保自己核威慑能力的长期有效和可靠。

从2013年推行“经济与核武建设并进路线”政策开始,朝鲜就公开表明其目标是在大力开发核武力的同时寻求经济发展。到2017年底,其拥有初级核武力的基本目标得以实现,国家安全获得初步保障。此后,朝鲜的战略目标调整为:在不放弃核武器的情况下,寻求打破孤立的外交局面、为经济发展创造良好的外部环境。为此,朝鲜的对内工作重心向经济发展倾斜,对外宣传则着重打造集中精力发展经济和扩展国际交往的积极形象。

在2018年的朝美领导人新加坡峰会上,金正恩所做的“向最终实现半岛无核化做出努力”的泛泛承诺,未能打动特朗普政府;而金正恩在2019年河内峰会上,试图用限制部分核设施换取撤销主要经济制裁的姿态,则再次显示出朝方在不放弃核能力的基础上,寻求经济发展的意图。可以预见的是,为了验证和对外展示朝鲜新发展的核武器系统的技术有效性,朝鲜存在尽早对这些新型武器系统展开实际试验的内在需求。这意味着,朝鲜重启远程导弹的飞行试验只是时间问题。

朝鲜的核战略调整及影响

另一个给地区安全带来重大影响的问题是朝鲜首次宣布,其已发展了可在多种军事场景下使用的战术核武器,并将继续加强这方面能力的未来发展。一般来讲,发展战术核武器意味着一个国家除了将核武器作为战略威慑能力外,还考虑在战场上实际使用核武器。它标志着朝鲜可能试图扩大核武器的军事作用:不单用来应对对手的核威胁,而且要将核武器用来应对对手的常规军事威胁。在这种情况下,朝鲜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可能性或将显著上升。

需要注意的是,朝鲜官方公布的金正恩八大党代会报告中,未重申朝鲜曾经提出的“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承诺,而且首次提出要同时发展先发制人核打击能力和核反击能力。报告还指出,要进一步提升核武器的精确性,使其能够“极其精准地”对射程内的“战略目标”予以摧毁。通常情况下,强调核武器的精确打击能力,意味着一个国家有意将对手的重要军事目标、甚至是核武器目标列入核打击范畴。这将增加外界对于朝鲜发展先发制人核打击能力的担忧。毕竟,只针对大城市的核反击武器并不需要太高的精确打击能力。

综合这些表述来看,朝鲜有可能对其核战略做出了重要调整:在未来的局部常规冲突中,朝鲜不排除首先使用战术核武器以扭转战场劣势或对敌人(美国或其地区盟友)进行心理震慑,然后立即对美国强硬喊话:如果美国胆敢对朝鲜进行核报复,那么朝鲜将马上用其战略核武器对美国本土进行核反击。朝鲜领导人可能认为:同时具备战略和战术核武器能力,将使朝鲜能够在区域战场上首先使用战术核武器而不致招来美国的核报复。金正恩在八大报告中提出:“国家核武力建设大业”将使朝鲜“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一流核强国、军事强国”,从而让“大国任意宰割我们国家和民族利益的时代永远一去不复返。”考虑到实现南北统一一直是其核心“民族利益”,而朝鲜认为这一核心利益由于美国的干涉而无法实现,未来朝鲜可能会更加有意地利用其战略和战术双重核力量削弱美国军事干预能力,增强自己对韩国的军事施压能力,最终推动南北方以朝鲜所希望的方式实现民族统一。

弃核难度的上升及后果

自2018年初步建成核威慑能力并随即转向外交攻势以来,朝鲜曾试图塑造愿意弃核的积极形象。但事实上,在这一过程中,朝鲜只对没有时间表的“最终实现半岛无核化”的长远愿景给予了泛泛承诺。过去三年间,朝鲜持续开展核武器投送装备的研发,到如今高调宣示全面展开各类新型核武器系统的系统性发展,甚至公开承认发展战术核武器,并强调先发制人打击能力。朝鲜的核政策轨迹及未来趋势越来越明确,国际社会对于朝鲜是否确有弃核意愿的共识性判断也逐渐形成。

越来越明确的朝鲜永久拥核意愿和不受控制的核武力发展,恐怕将对韩国、日本、乃至其它国家走上核武装道路带来前所未有的推动。韩国和日本国内一直存在抵制发展核武力的强大声音和有效的社会制约力量,但这些国家对朝鲜弃核期望的破灭,以及它们对中美俄大国竞争恐导致朝鲜获得更多不受国际制约的挑衅空间的担忧,将使这些国家未来拥核的风险显着增加。

朝鲜扩大战略核武库,研发多弹头导弹,发展固体燃料陆基洲际导弹和潜射弹道导弹,势必迫使美国加速发展国土导弹防御系统,扩充战略反导拦截器数量,进一步投入新型反导技术的开发。朝鲜所处的地理位置,使得从朝鲜射向美国本土的弹道导弹,将与从中国和俄罗斯很多地区射向美国的弹道导弹具有类似的飞行路径。这意味着美国用来防御朝鲜的战略反导系统,也将对来自中国和俄罗斯的战略导弹具有一定的拦截能力。再加上朝鲜公开宣示要发展先发制人核打击能力,这将进一步刺激美国扩大反导规模,以确保即使朝鲜进行大规模的导弹齐射也能被有效拦截。这一趋势恐将极大加剧中、美、俄之间围绕导弹防御问题出现的安全困境,激化三个核大国之间的核军备竞争,进一步恶化大国关系,给地区和国际安全带来严重而长远的负面影响。

外界曾期望,金正恩在获得基本的核威慑能力并以此确保国家安全后,将集中精力发展经济,并展现比其父亲金正日和祖父金日成更积极的改革和开放姿态,从而逐渐将朝鲜从一个封闭的国际孤儿,逐渐转型为与国际接轨的正常国家。甚至有人认为,在朝鲜实现了改革开放和经济腾飞的转型后,将逐渐跻身经济富足国家行列;一旦综合国家能力全面提升,就不再需要依赖核武器来确保国家安全,无核化目标将水到渠成得以实现。

然而,2018年以来,金正恩并没有展现出要成为“朝鲜邓小平”的意愿,并继续强化国内政治和信息管理,加强防范外界信息。八大报告更进一步明确了要继续加强国民经济发展的政府主导和计划性,降低市场调控的作用。这些信息显示出外界对朝鲜未来总体政治走向的误判。在进一步加强政治管理、抵制市场经济机制的情况下,朝鲜经济发展的内在驱动力难以释放。而朝鲜坚持永久拥核的战略意图,也将使其获得经济制裁免除的前景更不明朗,导致朝鲜经济起飞的外在条件缺失。两者共同决定了朝鲜未来的经济形势不容乐观。而朝鲜国内的经济压力,则可能进一步增加朝鲜持续诉诸挑衅性行为、继续推行高风险的边缘政策的可能。

近期的外交和安全挑战

美国政策界也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朝鲜无意弃核,而国际社会也没有能力鼓励或迫使朝鲜弃核。朝鲜快速提升的核武力,将使拜登政府更有动力首先处理朝鲜的核能力不能再继续提高的紧迫问题。一旦朝鲜成功进行了固体洲际导弹、多弹头、远程潜射导弹等新型武器的飞行试验,掌握了相关技术,那么朝鲜对国际安全的影响将大幅升级且更加难以挽回。因此,在拜登政府任期内,美朝之间降低预期,不直接以朝鲜全面无核化为谈判目标,改而试图达成某种限制朝鲜核能力发展的阶段性协议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为此,不排除美国会在经济制裁问题上展现更灵活的态度。

然而,这种进展能否实现,更多取决于朝鲜。经过两年的发展,朝鲜目前的核能力已比2019年河内峰会时更强,其对维护自身可靠核威慑能力的信心和决心也更坚定。这种情况下,金正恩是否还愿意以他在河内峰会上提出的交易模式与美国进行谈判,存在不确定性。在金正恩于劳动党八大报告做出了美国对朝鲜的真实意图“永远也不会改变”的结论后,朝鲜对自己的核力量进行限制的意愿可能进一步降低。同时,朝鲜强化底线思维,准备在较长时期内,继续在承受国际经济制裁的条件下自力更生发展经济的决心进一步增强。对于朝鲜两年前曾提出的“以放弃宁边核设施换取取消主要经济制裁”的河内方案,金正恩可能已经兴趣不高,或者会追加要价。这是对未来外交谈判前景的新挑战。正如八大报告所强调的:“只要地球上有帝国主义存在”,朝鲜就要继续加强自己的军力发展。即使国际社会将外交目标降低为限制朝鲜核武力的继续提升,其难度也将越来越高。

金正恩在八大报告中,将未来发展美朝关系的责任归咎于美国,并表示需要美方的积极行动来打破僵局。客观上看,这为重启朝美外交互动留下了可能性。然而,当前现状下,很难想象拜登政府能够提出令朝鲜满意的对话方案。即使拜登积极示好,金正恩恐怕也不会给美国新政府太多的表现时间。八大报告公开了朝鲜要在近期发展军事侦察卫星的计划。这意味着,朝鲜可能较快重启火箭发射活动。由于民用火箭与军用导弹技术的相通性,外界一直担心朝鲜借火箭发射之机,暗自验证和提升导弹技术。理论上,朝鲜甚至可以通过试验一箭多星和返回式卫星等民用技术,暗自发展多弹头和导弹载入飞行器等关键性核军事技术。如果朝鲜重启火箭发射,也将给半岛局势和外交前景带来较大冲击。

回顾朝鲜的核武力发展历史,外界对朝鲜是否仍有弃核意愿一直没有统一的判断。然而,朝鲜在过去三年中发展核武力的努力,和劳动党八大所公布的未来核项目发展计划,已明确地揭示了朝鲜永久拥核的意图和决心。朝鲜在逐渐亮明自己的永久拥核意图方面,采取了温水煮青蛙的方式,巧妙避免了一次性给与国际社会过大的心理冲击,使得国际社会正朝着“逐渐接受朝鲜永久拥核现实”的方向发展,而忽视了对其后果的深刻理解和反思。朝鲜永久拥核的现实也许已很难改变,但国际社会对这一结果在地区安全和国际和平方面的长远影响尚没有足够认识,也远没有做好准备。

本文发表于FT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