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在安全和经济领域与俄罗斯和中国的关系面临显著难关的同时,中俄关系正在稳步提升。俄罗斯现在是中国最大的原油供应国,且去年中俄双边贸易额首次突破了一千亿美元。在安全领域,两国正深化军事合作,俄罗斯已向中国出售了数套先进的武器系统。在领导人层面,习近平主席和普京总统建立了深厚的个人友谊,前者向后者授予了首枚友谊勋章。纵观整个太平洋地区,特朗普政府退出《中导条约》的行为加剧了其与俄方的紧张关系,且对后者所谓的干涉选举的质疑犹存。另一方面,随着中美两国关系中竞争的比重逐渐超过双方在经济、技术和军事方面的合作,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的关系也正在恶化。这一趋势可能从根本上改变这一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俄罗斯将如何应对中国的崛起?中俄关系升温对世界意味着什么?又将如何影响两国各自与美国的关系?美国应该如何应对?

清华–卡内基中心主任韩磊主持了一场主题研讨会,与来自卡内基莫斯科中心、卡内基俄罗斯与欧亚项目、复旦大学以及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的专家共同探讨了中俄关系升温对亚太地区和全球的影响。

作为卡内基2019-2020全球对话系列的第一个研讨会,此次会议由复旦大学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合作举办。

观众:向公众开放

媒体:本次会议内容不得公开发表

语言:中英文,提供同声传译

讨论要点

  • 一个“几乎结成的”联盟:在中美关系恶化的同时,中国和俄罗斯正在采取措施巩固两国关系。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之前,中俄就将两国关系提升为了“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但两国的发展阶段、立场观点以及实力都有所不同,而这将限制两国关系的深化。与会专家指出,中国是一个拥有一定经济实力的工业化大国,而俄罗斯更像一个拥有更多大国外交经验的后工业化大国。相比较而言,中国仍然是一个新兴大国,具有向其他国家学习的潜力。
  • 俄罗斯对中国的看法:一位与会专家表示,俄罗斯已经克服了一些对其过度依赖中国的担忧。现在,莫斯科不再将北京视为一个竞争对手,而是看到了双方在中亚地区共存的现实可能性。鉴于中国自主研发军事科技的能力不断增强,俄罗斯也意识到其向中国出售武器的机会正在变少。专家指出,对俄罗斯来说,保持与中国的密切关系能够使其有机会接触中国的技术创新和数字基础设施,同时也有助于俄方削弱美国的军事利益,比如俄罗斯最近做出的向中国提供导弹预警系统的决定。尽管如此,其他与会者表示,俄罗斯有可能在贸易和投资方面变得越来越依赖中国,从而加剧其受中国技术和供应商主导的脆弱性。
  • 中国对俄罗斯的看法:中国不愿与俄罗斯结成联盟的立场与历史上俄罗斯对中国的利益损害比美国更甚有关。一位专家还指出,最近俄罗斯比中国从两国关系中得到的益处更大,概因前者依赖于对后者的能源出口和技术支持。据这位专家说,俄罗斯能提供的仅限于石油和天然气,而这种单一性将限制两国关系之后的发展。
  • 华为在俄罗斯:尽管俄方最初持保留意见,但华为目前已开始积极建设俄罗斯的5G基础设施。与会嘉宾指出,华为的设备质量与爱立信和诺基亚等欧洲竞争对手的相似,但其技术更易适应俄罗斯市场,价格也更低廉。俄罗斯选择华为的决定还涉及到安全方面的利益关切,因为中国发动间谍活动的风险被认为比依赖北约国家建设关键的5G基础设施的威胁要小。一位嘉宾指出,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只能两权相害取其轻。

发言人

德米特里•特列宁

德米特里•特列宁(Dmitri Trenin)是卡内基莫斯科中心的主任及外交和安全政策项目的负责人。

冯玉军

冯玉军是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尤金•鲁默

尤金•鲁默(Eugene Rumer)是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俄罗斯与欧亚项目的主任及资深研究员。

尚月

尚月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亚研究所副研究员,博士。

陈寒士

陈寒士(Alexander Gabuev)是卡内基莫斯科中心“俄罗斯在亚太地区”课题项目负责人及资深研究员。

主持人

韩磊

韩磊是设立于北京的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的莫里斯•格林伯格荣誉主任。他的研究领域主要包括中国的外交政策及中美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