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概要

中国正努力于2030年成为世界核电技术部署领域的先锋。如果成功的话,中国将在核技术发展、工业能力和核能管理方面处于全球领导地位。由此产生的影响将具有广泛的战略意义,这将影响核安全、核安保、核不扩散、能源生产、国际贸易和减缓气候变化。特别重要的是,中国能否实现工业化转型,从现有核技术转向以快中子反应堆(简称“快堆”)为核心的、回收大量钚燃料的先进系统。

中国电力政策面临的挑战

过去的一个世纪,中国的电力消耗很少。如今,中国14亿人口消耗的电力超过了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尽管人均消费仍仅为西方国家的三分之一,但在政府提倡城市化、扶持更清洁的家电和汽车工业的政策推动下,中国的电力需求将继续增长。如果未来电力需求以自现代化以来历史增长率一半的速度增长,那么中国巨大的电力消耗也将在二十年后翻一番。

为此,中国力求实现电力供应多元化,摆脱以煤炭作为电力生产主要来源的状况。中国政府已经承诺,到本世纪30年代,不断扩大的特大城市的空气将得到净化;但是,中国的煤炭生态平衡却令人遗憾。尽管中国将采取多种不依赖煤碳发电的措施,但中国政府认为,核能是一种重要的基本负荷电力资源,可以利用,并且经济可靠。

中国核电发展的不确定性

中国的核电投入并不一定有高回报。目前为止,在国家政策的激励下,中国的核电行业已经得到了飞速发展,然而这些激励措施在将来可能会遇到压力。电力系统改革正朝着监督和定价更加透明的方向发展,这可能会给核电投资造成不利影响。虽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支持对战略性经济部门实行国家控制,但他也主张进行市场改革,这些改革导致西方核电行业出现了危机。

核工业必须经受住习主席新常态的考验。中国经济逐渐放缓,特点是生产资料投资回报逐渐下降,并转化为债务上升和产能过剩。人口、电力负荷状况变化,技术创新,包括全国统一大电网的连通,实现全国性大量电力调配,都可能影响核能投资。

此外还有政治风险。中国公众对核电的支持度摇摆不定,可能支持率较低。自日本福岛核电厂事故以来,民众的担忧促使中国政府放弃了将来在内陆地区建设中国大部分核电厂的长远规划。如果到本世纪20年代这一政策保持不变,那么中国核电建设部门的发展前景将会暗淡;继续不加限制地在东部沿海地区(中国几乎所有的核电都来自那里)进行核电建设,将会遭遇经济、产能和政治上的阻力。

在习主席的领导下,中国的全球化进程仍将持续,但国家背负的责任越来越大。面对加大核电投资所带来的风险,政治决策和公众文化可能都不支持核电投资无限增加。福岛核事故前,一些可能来自官方的预测称,中国到2050年将拥有400多座核电厂,但现在这个数目已经削减了一半。中国政府所做的风险评估也表示,如果发生严重的核事故,共产党和国家将受到人民的谴责。一位中国规划专家在2016年表示,对于一个在工业安全方面既往表现欠佳的国家,“我们拥有的反应堆越多,我们的责任就越大”。

先进技术的机遇与风险

到目前为止,虽然中国的核发展令人瞩目,但它的发展一直依赖于半个世纪前其他国家发明的技术,中国只是技术复制。在本世纪,中国的目标是使用先进系统取代轻水核电厂,这一系统虽由其他国家开发,但从投入使用,无法令人信服核电厂。

  • 如今,中国已准备进行这方面的投资,但所选择的一些技术缺乏扎实的专业领域知识积累;要想成功,就必须实现从研发向商业化部署的过渡。
  • 在本世纪30年代之前,一些系统可能还没做好商业部署的准备,因此,中国目前必须继续维持庞大的核研发投资,才能取得成功。
  • 中国核工业的技术转型必须依靠国家;中国政府必须做出技术选择,并决定能否根据市场做出经济决策。

无论中国成功还是失败,对全球的影响都将是重大的。

  • 如果中国只是照搬其他国家过去共同的经验,那么人们会更加相信,快堆及其燃料循环太危险、太复杂、费用太高,无法用于大规模电力生产。
  • 相反,如果中国成功实现了这一宏伟目标,那么在进入22世纪之前,中国的核电态势可能会显著好转。
  • 如果是这样的话,中国将会深刻影响全球对管理核电系统相关风险的认识及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