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总统重新制定的美国外交政策对缓解中东冲突几乎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尽管他声称伊斯兰国已被击败,但这一组织仍对该地区的稳定构成威胁。此外,美国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主权的做法打破了国际共识,进一步加深了局势的不确定性,而伊朗和沙特阿拉伯则继续通过在也门的代理人战争争夺地区主导权。与此同时,中国正开始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加深与中东的交流,并越来越依赖该地区的能源进口。在美国退出《关于伊朗核计划的全面协议》之后,中国意识到其需要与欧洲合作来维护该协议。中国不断增加的地区参与度将如何影响美国及其他地区参与者的利益?

清华–卡内基中心主任韩磊主持了一场研讨会,与来自卡内基和北京大学的学者们就中东地区的动态变化及其对中美两国地区外交的影响等问题进行了探讨。

作为卡内基2018-2019全球对话系列的第四个研讨会,此次会议由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合作举办。  

观众:向公众开放

媒体:本次会议内容不得公开发表

语言:中英文,提供同声传译

讨论要点

  • 中东地区转型:一位与会嘉宾表示,在两大冲击——即被称为“阿拉伯之春”的革命浪潮和油价下跌的影响下,中东正处于转型过程中。与会者表示,政府与人民之间社会契约的失败导致了“阿拉伯之春”的爆发。许多国家虽然经受住了来自叛乱的压力,却无法应对2014年油价的下跌。讨论者警告称,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之间局势不断升级,可能演变成另一场冲击,影响该地区的稳定。有与会者指出,中国可以通过经济援助和基础设施建设帮助一些地区国家维护稳定。然而,仅靠经济改革无法解决中东的所有问题。
  • 美国在该地区的作用:与会者指出,美国目前正在调整其在中东的优先事项;而且美国民众也对政府介入中东地区事务感到厌倦。然而,美国并未退出中东,而是在努力调整目标,缩小其与现实之间的差距。与会者一致认为,中国在中东地区影响力的提升也会影响美国的战略。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当中国避开冲突,只参与经济领域时,美国政府是否会继续为该地区提供安全保障。
  • 中美在中东的合作:与会学者研究了美国与中国在处理该地区事务时的不同之处。美国卷入了各种军事冲突,而中国则强调经济合作,并将其与伊朗和沙特阿拉伯的关系提升至全面合作伙伴关系,以美国无法或不愿复制的方式跨越地区分歧。尽管方式不同,美国在中东存在长远利益,不会完全退出中东。虽然尚不清楚美国未来对中东事务的投入力度,但是它可能会协助重建和反恐,中国也可能在这两方面提供帮助。
  • 中国“不干涉”立场的可持续性:与会者一致认为,中国对中东的日益介入是其“一带一路”倡议的结果,也是由其对该地区能源进口依赖加深所致。虽然持续不断的冲突可能会损害中国的利益,但是它尚未转变 “不干涉、无附带条件投资”的对外政策,包括不介入冲突、不干涉他国内政。与会者表示,随着中国越来越多地参与该地区事务,不确定其能否保持中立立场,在伊朗和沙特阿拉伯问题上尤其如此。

发言人

马尔旺• 马沙尔

马尔旺• 马沙尔(Marwan Muasher)是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研究副院长,主管卡内基华盛顿和贝鲁特两个中心的中东研究工作。

王锁劳

王锁劳是北京大学区域与国别研究院副院长,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

布雷特·麦格克

布雷特·麦格克(Brett McGurk)是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中东项目的非驻会资深研究员。他此前担任美国国务院反“伊斯兰国” 全球联盟总统特使。

王宇

王宇是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北京大学以色列和犹太文化研究所所长。

主持人

韩磊

韩磊(Paul Haenle)在位于北京的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担任莫里斯•格林伯格荣誉主任。他的研究领域主要包括中国的外交政策及中美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