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7日到28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将举行第二次会晤。如何解决朝鲜弃核、朝美关系正常化自然是此次会晤最重要的议题。这不仅关乎朝美两国,更与世界的和平与稳定密切相关。

赵通
赵通的研究重点为战略性国际安全问题,包括核武器政策、军备控制、防扩散、导弹防御、高超音速武器、热点地区核问题以及亚太安全政策等。
More >

尽管目前的朝美关系与2017年时剑拔弩张的状态相比已经大大缓和,但两国互相敌视数十年,彼此之间的战略疑虑和不信任很难通过一两次首脑会晤很快消解。虽然朝鲜和美国是朝核问题与半岛和平的直接相关方,但问题的最终解决也需要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笔者认为,朝鲜半岛实现无核化并最终达成长期的和平与稳定,需要包括朝美在内的国际社会设定比较清晰、明确的近期、中期和远期的战略性目标。

近期目标:尽快把朝鲜的核“冻”起来

从根本上讲,朝鲜发展核武器是因为觉得国家安全遭到严重威胁,源自严重的安全焦虑。形成这种安全焦虑的原因下文将会谈到。这里想指出的是这种不安全感是朝鲜发展核武器的内在动力和最终的根源。近期来看,外界想要化解朝鲜的安全焦虑很难取得显著的效果。根本原因在于外界,尤其是美国在短期内还无法给朝鲜提供切实可信且可持续的安全保障。

安全保障归根结底是一个政治性的承诺。即使美国非常具有诚意地希望能够尽其所能向朝鲜提供安全保障,但是一旦美国领导人变更,或者国内政策圈对朝思维改变,这种政治性的承诺是非常容易逆转的。哪怕美国以缔结具有法律约束性的和平条约的形式来承诺绝不侵犯朝鲜的安全和主权,或采取实际行动,比如减少驻韩美军,或者从朝鲜半岛撤军,甚至对美韩的军事同盟关系做实质性的调整,这种安全保障的可信度对于朝鲜来说也是非常弱的。因为美朝之间缔结和平条约是需要美国国会,尤其是参议院的批准,但是美国要退出和约却不需要国会的批准,白宫自身就可以做出单方面的决定。而美国历史上也确实有多次单方面退出相关军控协议的记录。美军即使撤出朝鲜半岛,也可以在比较短的时间内恢复之前的军事部署。

所以,这些举措都无法给朝鲜提供永远具有可信度的、不可逆转的安全保障。鉴于朝美之间累积数十年的敌意和不信任,朝鲜弃核很难通过一两次美朝领导人会晤很快达成。在获得切实可靠的安全保障之前,朝鲜依然有强烈的动机来继续维持一个独立自主的战略核威慑力量。

最终为朝鲜提供有效的安全保障,并且能使朝鲜领导人感受到安全,还要依赖于朝美两国关系的根本性转变,即两国关系需要能够从长期的敌对状态彻底转变成友好国家的关系。但是,这种双边关系的转变有可能需要至少几十年的时间。我们可以参考此次“金特会”的东道国越南和美国关系转变这个前例。美越之间关系的转变至少用了40年的时间,而且这个进程还是因第三方因素的出现而得到提速的。同样,美朝关系的根本性转变也不可能一蹴而就。

在这个大的背景下,国际社会应该把近期目标聚焦于如何减少朝鲜核能力可能造成的威胁上。这个主要体现在:第一,尽快冻结朝鲜核能力和导弹能力的进一步发展,对朝鲜的核能力、导弹能力进行最大程度的限制,不管是数量的限制还是技术质量方面的限制;第二,切实保证朝鲜不会向第三方输送和扩散敏感的核与导弹的技术和材料等;第三,确保朝鲜不会出现危险的、破坏战略稳定的核政策和核态势,避免一旦形势出现变化,朝鲜可能对外界动态过度反应而带来使用核武器的危险。

具体而言,可以参照“分阶段,同步走”的原则来实现朝鲜弃核的近期目标。上月底,美朝之间据称也开始了“补偿萨拉米”磋商,即在韩、日、欧盟等相关方与美国协商之后,将数十亿美元的现金预存至第三国的账户中,每当朝鲜拿出具有实质性的无核化举措时,便从账户中取出一定金额的现金作为应对措施和补偿金。这类措施如能成功,可以为朝鲜最大限度地冻结和限制自己的战略军事能力提供重要动力。

中期目标:避免朝核与地区安全环境负面互动

中期目标则应该重点关注在朝鲜短期内尚无法完成弃核的情况下,如何缓解这一情形对东北亚地区周边安全环境的负面影响。朝鲜在未彻底弃核前,其拥核的现状和本地区的周边安全环境之间存在着重要的互动关系。

在朝鲜拥核的现状未改变、东北亚和平尚未有切实保障之前,相关地区和国家的军方很可能基于目前现状来采取相关的应对措施。韩国军方目前依然在大力发展和改善他们的导弹防御能力;日本在大力发展导弹防御技术的同时,也在积极考虑发展远程进攻性的军事打击能力,其针对的主要目标是朝鲜境内对日本构成直接威慑能力的重要核设施、导弹设施等;美国在这方面的举措也是非常实质性的,最近美方发布的《导弹防御评估报告》明确指出美国要针对朝鲜等目标国继续大力投入导弹防御的发展和部署。

虽然这些国家在东北亚地区继续发展相关的进攻性和防御性的军事能力的主要目标是应对朝鲜继续拥核的现状,但这不可避免地会使本地区的其他大国感受到威胁,会担心自己的战略威慑能力受到美国、日本和韩国的导弹防御等其他军事部署的越来越严重的影响。这可能会导致地区大国之间的战略军事竞争,恶化已经存在的安全困境。反过来,如果大国之间的战略竞争加剧,也会为未来的朝核外交谈判增添更多复杂因素。

因此,国际社会应共同努力减少朝鲜继续拥核与周边安全环境互动可能产生的负面影响。首先要确保在朝鲜继续拥核的客观情况下大国之间的安全困境不会因此进一步加深、其战略安全关系不会显著恶化;其次,避免大国之间的安全战略竞争对未来朝鲜弃核的外交谈判产生阻碍。这是周边国家应该重点关注的中期战略性问题。

远期目标:帮助朝鲜融入国际社会

长远来看,朝鲜拥核的“病根”还是在于朝鲜的安全焦虑,形成这种安全焦虑的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朝鲜长期受到国际社会孤立,与外部世界缺乏必要充分的交流,未能形成对国际社会比较客观的、理性的看法。这也是为什么多年来朝鲜对外部威胁感知处于一个偏激和夸大状态的重要原因。因此长期目标要缓解这个根本问题,确保朝鲜可以全方面地与国际社会接触,从而逐渐更正其威胁感知和对国际社会的偏颇认知。从这点上来看,国际社会不但不应该继续孤立朝鲜,阻止朝鲜与国际社会的接触,反而应该大力鼓励朝鲜与国际社会的接触和交往。

朝鲜领导人也作出了集中精力发展国内经济建设的重大战略转型决策。所以,国际社会面临一个历史性的机遇来加大与朝鲜的接触和交流,推动朝鲜进一步向外界开放,推动朝鲜与外界在信息、经济、社会文化等领域的全面接触和交流。长期来看,这可以帮助化解朝鲜的安全焦虑感,帮助朝鲜发展出一个比较客观的对国际社会的认知。所以国际社会对朝交往的一个长期的目标应该是:帮助朝鲜改革、开放,帮助朝鲜最终发展成为一个能够融入国际社会的国家。

如果这个目标能够实现,朝鲜的安全焦虑感将大幅降低。它的思考方式与国际社会更加接近和一致,才能从根子上解决半岛无核化与长期和平难以实现的症结。

本文最初发表于澎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