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谈判取得实质性进展的标志是什么?

韩磊(Paul Haenle):“实质性”是这一问题的关键词。特朗普需要通过河内峰会取得实质性的成果。2018年6月在新加坡举行的第一次峰会上取得的那些模棱两可的成果显然是不够的。

韩磊
韩磊(Paul Haenle)在位于北京的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任莫里斯•格林伯格荣誉主任。他曾供职于美国前总统乔治•布什和巴拉克•奥巴马治下的美国政府,在国家安全委员会担任主管中国大陆、台湾和蒙古事务的主任。
More >

美国朝鲜问题特别代表斯蒂芬·比根(Stephen Biegun)在其声明中指出,“实质性成果”应该包含谈判的详细路线图以及对朝鲜核库存和核能力的全面评估。这些成果必须与朝方的独立可核查的承诺相匹配。实现这些目标将意味着谈判取得进展,但此类进展本应是新加坡峰会的目标,晚了至少6个月。

2019年1月,比根在斯坦福大学发表演讲时承认,美国和朝鲜政府仍未就无核化问题取得“明确和一致的概念”。金正恩的祖父和父亲,朝鲜前领导人金日成和金正日,都曾借助模糊的概念拖延和削弱谈判。金正恩可能也会这么做。就无核化的实际内涵达成共识将验证美朝两国希望达成的长期结果是否是相同的。

特朗普在峰会期间应规避哪些“陷阱”?

韩磊:特朗普在新加坡峰会后发表推文称:“朝鲜不再构成核威慑。”这种说法显然是错误的。朝鲜仍拥有核武器、运载系统和核威慑力。尽管朝鲜一年多来没有进行核试验或导弹试验,但有报道称,朝鲜政府仍在扩充其核库存。特朗普不能怀揣着对其推文的执念前往河内谈判,否则将再次陷入得不偿失的困局。

美国仍有谈判筹码。金正恩希望同美国建立积极关系,确保朝鲜不会过度依赖或者受制于中国。他也需要美方放松制裁力度,以推动本国经济的发展。

特朗普应谨慎行事,不应在未事先征得韩国和日本意见的情况下擅作主张,做出有损这两国利益的让步。他在新加坡的即席讲话(叫停同韩国的联合军演,并质疑美军在韩国的军事存在)已损害了美方的信誉。金正恩已展现出巧妙利用美国与其盟国及中国等其它合作伙伴之间的隔阂为己牟利的能力。特朗普若能克制自己,不在未进行充分沟通前做出承诺,就能避免再次陷入该陷阱。

中国为何对核峰会持矛盾态度?

赵通:中国对即将召开的美朝核峰会感到喜忧参半。中方担心朝鲜同美国走得过近,从而削弱中国在朝鲜乃至整个朝鲜半岛的特殊影响力。随着金正恩近期出访中国表达敬意(留下其正与中国领导人就下步打算进行充分磋商的印象),中方的上述担忧才有所缓解。

赵通
赵通的研究重点为战略性国际安全问题,包括核武器政策、军备控制、防扩散、导弹防御、高超音速武器、热点地区核问题以及亚太安全政策等。

中国的另一个担忧是,特朗普可能会接受一项仅回应美国安全关切,而不涉及其它国家担忧的协议。例如,如果特朗普关心的只是消除朝鲜洲际弹道导弹的能力,而保留朝鲜所有短程导弹,那么该地区的安全环境不一定会得到改善。鉴于特朗普“美国优先”政策以及中美之间日益激烈的竞争关系,中方不相信在河内的这次重要会议上,美国总统会顾及中国的利益。

另一方面,中国也担心峰会存在失败的风险。会议前,金正恩和特朗普似乎都在关键问题上坚持己见。朝鲜似乎并不愿意采取可能削弱其现有核威慑能力的措施;而美国似乎坚持其所有现行制裁,除非朝方有意撤销(而非暂停)其核计划和导弹项目。中国担心,如果在这些关键问题上无法取得真正进展,可能会错失实现朝鲜无核化和改善地区安全的历史性机遇。

中方认为,美国与朝鲜关系的正常化以及朝鲜经济的发展,对降低朝鲜对核武器的依赖至关重要。但如果特朗普和金正恩的第二次峰会无法达成实质性成果,中国推进与朝鲜更深入的接触将会变得更难。中国政府倡导的双轨并行的(朝核问题解决)思路也可能会走进死胡同。

有关韩国和朝鲜对于此次峰会的看法,西方观察家们忽略了什么?

李正民(Chung Min Lee):对韩国和文在寅政府而言,第二次特金会是成败的关键。

李正民
李正民是卡内基亚洲项目的资深研究员。他是韩国和东北亚安全、国防、情报和危机管理方面的专家。
More >

文在寅将其所有政治资本都押在与金正恩的持续接触上。他相信自己能够终结1953年朝鲜战争结束以来,两国间持续的小规模冷战。文在寅希望通过推动朝韩和平和提高其政党在下次议会选举中获胜的机率,分散韩国民众对国内低迷经济和持续增长的失业率的关注。

然而,无论峰会达成什么协议,金正恩都已赢得了宣传战。尽管金正恩统治着一个极权主义国家,但文在寅和特朗普都选择将其描述为一个一再承诺放弃核武器的潜在改革者。

外界没有真正看到的是,中国、朝鲜和韩国的战略利益是一致的,包括事实上承认朝鲜是一个核大国。几十年来,朝鲜和中国一直呼吁美国从韩国乃至整个东亚撤军。尽管美军仍旧部署在韩国和日本,其在亚洲的未来很难得到保证,尤其是在现任美国总统认为维持驻军没有多大意义的情况下。更重要的是,特朗普正在帮助巩固中、朝、韩之间的三角关系。在上任两年多来没有取得任何真正外交成就的情况下,特朗普迫切需要在外交政策上取得重大胜利。

特朗普对自己的谈判能力非常自信。但他在政治上的短视将削弱美韩军事联盟,并导致美日联盟的长久恶化。

诚然,特朗普能坐到谈判桌前,这本身就是一件令历任总统望尘莫及的成就。但特朗普赋予金正恩合法性以及淡化无核化的重要性的做法将严重破坏维系美韩坚实同盟关系的基础,是一场付出了极大代价换来的胜利。这些才是即将召开的特金会的真正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