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周前自封为委内瑞拉临时总统的国民议会主席胡安·瓜伊多于本周末敦促中方放弃对委内瑞拉现任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的支持。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委内瑞拉的几个拉美邻国以及欧洲一些国家早已承认瓜伊多为委内瑞拉的合法民主代表。

陈懋修
陈懋修(Matt Ferchen)主要研究中国与新兴经济体、特别是与发展中国家的政治经济关系。
More >

但是有两个国家——中国和俄罗斯——坚持反对外部干涉委内瑞拉,并支持马杜罗政府治下的现状。

中委关系问题丛生

委内瑞拉正在缓慢陷入危机,对此北京长期以来一直在担心自己受到影响。马杜罗和瓜伊多的合法国家领导人之争陷入僵局,再次引发了人们对中国如何卷入与委内瑞拉的失衡关系的质疑。这背后还有一个更大的,关于中国努力将自己塑造为国际发展和南南关系领导者的故事。

简单来说,中国与委内瑞拉的关系陷入困境,是由于中国对大规模贷款换石油交易的经济和政治风险的误判所导致的,而此后中国也不愿承认最初的判断失误并从中吸取教训。

以下是中国希望委内瑞拉能保持稳定并对其主权提供支持的原因:

1.中国迅速扩大了与拉丁美洲的商品贸易

中国与拉丁美洲从21世纪初开始强化商业关系。中国对南美丰富的矿产、农业和能源商品的需求迅速增长,由此迅速成为许多拉美国家的第一或第二大贸易伙伴。铁矿石、铜和大豆产品是中国与巴西、智利和阿根廷等国的主要贸易种类。对于中国和委内瑞拉来说,双边关系蓬勃发展的核心动力是石油。

到21世纪初,中国已经成为世界最大的石油进口国之一,且在不断寻求扩大和多样化其供应源。1999年乌戈·查韦斯担任总统之后,委内瑞拉越来越强调对石油贸易关系多样化的注重,且表示不愿过度依赖美国,中国和印度等亚洲合作伙伴得到青睐。委内瑞拉是南美洲最大的石油生产国。2011年行业分析人士认为,委内瑞拉拥有世界最大的石油储量,甚至超过了沙特阿拉伯。

中国和委内瑞拉日益发展着国家层面的以贷款换石油的模式。中国方面的主要机构是在2007年至2016年间对委内瑞拉贷款超过550亿美元的国家开发银行(CDB)。委内瑞拉方面的主要合作伙伴是查韦斯和国有石油公司PDVSA,他们同意向中国运送确保的石油来抵押偿还贷款。

查韦斯2013年患癌离世,第二年油价崩溃,但当时已有迹象显示中委关系陷入了困境。比如,委内瑞拉每年出口至中国的石油很少接近双方政治家们承诺的数字;中国的国有石油公司希望优先获得对委内瑞拉奥里诺科重油带的上游投资机会,却屡屡碰壁。

2.北京错估了政治风险

随着查韦斯离世以及2014年开始的油价大跌,一些质疑开始出现。委内瑞拉能否继续偿还对中债务?中国既然心存顾虑,为何仍要支持马杜罗政府?答案在于对中委关系的稳定性存在着一种错误的估计,以及一种冒险心理——支持委内瑞拉保留现状的风险比公开支持其他经济或政治变革的风险要小。

正如我在2011年撰写的一篇文章中所表示的那样,中国外交官和研究者一致认为,中方与南美洲扩大以商品为基础的纽带是“互补”和“互利”的,因此这一关系实现稳定和自我强化是水到渠成的。就中委关系而言,中国官员和智库学者一直依靠发展与稳定之间所谓的良性循环,来解释这种关系的内在稳健性。

3.中方官员坚持相信互补发展

具体而言,他们认为中国存在巨大的石油进口需求,而委内瑞拉的石油供应能力巨大,两国关系建立在坚实的商业互补基础之上,比委内瑞拉日益加深的经济危机更持久。即使委内瑞拉的局势已变得动荡不安,中国却仍在宣扬这一比较优势观点。

就委内瑞拉而言,中国这种假设的先决条件是相信两国关系的政治基础坚如磐石。查韦斯深受民众拥护,对委内瑞拉政局的掌控游刃有余,而且非常支持“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这让中方感到一切正常。

查韦斯的离世,再加上此后不久石油价格暴跌和生产陷入困境,加速了委内瑞拉陷入危机的进程。然而,中国却拒绝承认情况有变。中国虽已从2016年左右开始缩减对委贷款,但在危机逐步加深的过程中,做出的官方回应都是希望委内瑞拉保持“稳定”和继续“发展”。

4.北京是在冒险

即使委内瑞拉的政治危机已在上月进入最新阶段,中国基于一些考虑仍不愿加入支持政治变革的阵营,甚至不愿公开承认中委关系已陷入困境。对于美国及其他一些国家已承认瓜伊多是委内瑞拉的合法领导人,中国官方回应称中国一贯奉行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

中国可能希望继续对委内瑞拉提供财政和外交支持,最终为未来的石油贸易和投资铺平道路。美国和俄罗斯就委内瑞拉未来的政治领导层相互攻击,而中国保持中立,可能是希望扮演委内瑞拉务实合作伙伴的角色,由此在未来获得更多的石油资源。中国希望把对查韦斯和马杜罗的长期财政和政治支持限定为纯粹的实用主义,而不涉及意识形态,对于委内瑞拉如此分化的国家来说,实施起来可能较难。

 

本文最初发表于《华盛顿邮报》Monkey Cage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