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延迟了一年多之后,特朗普政府的《导弹防御评估》报告终于出台。这是时隔9年来,美国政府首次发布《导弹防御评估》报告。近年来,每位美国新任总统在上台后都要对关乎美国核心安全利益的导弹防御政策进行系统性评估,提出本届政府在该领域的政策纲领。特朗普一上任便要求重新进行导弹防御评估,但由于内部分歧和地缘环境出现新变化而延迟至今。本次报告的发布会,美国总统、副总统、国防部主管悉数到场,显示了美国政府对导弹防御问题的史无前例的重视。

赵通
赵通的研究重点为战略性国际安全问题,包括核武器政策、军备控制、防扩散、导弹防御、高超音速武器、热点地区核问题以及亚太安全政策等。
More >

核大国的导弹防御,有可能削弱对手的核反击能力,使基于相互确保摧毁战略的核稳定关系失衡,从而给大国间的战略稳定构成威胁。中俄因此一向高度关注美国的导弹防御政策发展。特朗普政府的这份报告,在缓解中俄的战略安全关切方面不进反退。报告明确指出,与其区域导弹防御系统不同,美国的国土导弹防御系统针对的是朝鲜、伊朗这样的“无赖”国家,并不发展针对中俄的战略反导能力。这延续了美国之前的政策思路,本身是有益的。然而特朗普总统在发布会上却宣示要阻止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射向美国的任何导弹。报告中也提出要强化针对所有区域性导弹目标的应对能力。在大国互信严重缺乏的情况下,这种具有矛盾性的政策表述可能引发其他核大国的战略疑虑,担心美国内心依然希望削弱中俄的洲际导弹及区域核导弹的反击能力。这将导致其他核大国加大核武器发展投入,客观上激化大国核军备竞赛的风险。

为了维护大国战略稳定,美国的导弹防御政策需要比较明确地区分几种不同的反导系统:比如针对“无赖”国家的洲际导弹的反导系统和针对中俄等大国洲际导弹的反导系统;再如针对洲际导弹的国土反导系统和针对中短程导弹的区域反导系统。然而,特朗普政府的某些新举措,比如要明确测试标准-3型反导系统对洲际导弹目标的拦截能力等,将可能迫使中俄将数量巨大的标准-3型拦截弹算入美国国土反导系统的范畴,从而大大加剧中俄的威胁感知。

新的《导弹防御评估》明确强调发展助推段导弹防御技术、开发可以显著提升反导效率的多目标杀伤器技术、重视在敌方导弹发射前对其进行干扰和阻碍发射的能力、突出可以实现战时反导力量聚集的高机动性反导平台的重要性,这些措施都将进一步强化中俄对自己核威慑可靠性的担忧。

事实上,俄罗斯近年来为了削弱美国导弹防御系统对自己核威慑力的可能影响,已经在着重研发一系列非传统型核武器平台,包括全球射程的核动力核弹头巡航导弹和跨洋远程水下核鱼雷,以突破美导弹防御系统的拦截。但是这些核武器过于标新立异,在安全性、可靠性等方面存在重大风险。这种趋势如果因特朗普政府的导弹防御政策而进一步加剧,将会构成对全球安全的新的重要威胁。

新的《导弹防御评估》也将激化大国在高超音速武器和太空领域的军事竞争。美国在高超音速领域的技术积累事实上最为雄厚,但这份报告明确提出要进一步发展针对中俄高超音速武器的防御能力,将使中美俄之间在此领域的多年“暗斗”升级为“明争”。为了更好地对高超音速飞行器等新型导弹进行探测和追踪,美国提出要部署天基传感器网络,并对天基拦截器进行可行性研究,也将促使其他国家进一步发展自己的太空武器平台乃至反太空军事技术。太空这一高边疆也将面临越来越迫近的军事冲突风险。

出于对自身安全环境恶化的担心,美国这份报告提出了不少颇具挑战性的目标,包括要发展无人机部署的高功率激光反导系统,针对各种弹道导弹、巡航导弹和高超音速武器的全面反导系统,乃至发展助推段拦截能力。这些都具有相当高的技术挑战性,不少相关领域的现有技术并不成熟,未来能否顺利开发出可用的作战系统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此外,民主党控制下的众议院也不会给特朗普政府的所有昂贵军事计划开绿灯。美国正处于三位一体核武器全面更新换代的开始阶段,相关花费已然超出现有军费的承受能力。在此基础上,全盘接纳《导弹防御评估》中提出的各种能力发展项目是不现实的。美国国内对导弹防御问题争论激烈,党派立场彼此对立,未来进行重要调整几乎不可避免。持续的国内博弈和由此带来的政策不确定性,也为国际社会发出积极声音、施压美国的导弹防御政策,使其向着不破坏国际安全和战略稳定的方向发展提供了重要空间。

本文最初发表于人民日报海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