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概要

非核武器与核武器及其支持力量的交缠正在加剧意外升级的风险。但迄今为止,参与该意外升级风险严重性的讨论几乎仅限于美方。鉴于此,卡内基的俄罗斯和中方专家也着手研究此问题,并致力于解答两个疑问:交缠引起的升级风险有多严重?作者的观点与其所在国家战略界的观点有何不同?

交缠的定义

交缠有多重体现,包括核弹头和非核弹头通用运载系统;核力量和非核力量及其支持架构的交错;以及非核武器对核武器及其指挥、控制、通信和信息(C3I)系统构成的威胁。目前,技术的发展使得非核武器与核武器及其支持力量的交缠日益增加。

阿列克谢·阿尔巴托夫(Alexey Arbatov)、弗拉基米尔·德沃尔金(Vladimir Dvorkin)和彼得·托皮契卡诺夫(Petr Topychkanov)的俄罗斯观点

美俄科技和政策的发展推动形成了交缠的局面,即使局部的非核冲突也可能在无意间迅速升级成为全球核战争。然而,包括俄罗斯在内的政客和军事专家都根深蒂固地认为升级核战争一定是深思熟虑的结果,不会经由意外发生,因此没有恰当地对意外升级危险进行评估。

俄罗斯政策与交缠

“空天战争”是俄罗斯当代战略思想的核心,但其定义并不明确。俄罗斯战略家设想的似乎是相对持久的冲突,如,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北约组织,NATO)对俄罗斯发起非核空袭和导弹攻击。由于俄罗斯抵抗攻击的能力有限,因此它可能不得不借助核武器迫使美国及其盟国撤退。这样的冲突涉及核作战和非核作战、防御能力和进攻能力、弹道武器和飞航武器,而这样的情形下必定发生交缠。

非核战略武器的影响

由非核高精度武器引发的大规模解除武装打击的威胁一直以来都是俄罗斯领导人的心腹大患。美国如果在非核冲突中发起袭击,可能会在无意中引发俄罗斯方面对美国是否会开展解除武装打击的担忧。比如,原本针对常规海军舰艇和飞机展开的打击,也可能无意中摧毁同一基地的战略潜艇和轰炸机。

即便如此,假如美国在导弹防御支持下,尝试用常规巡航导弹——以及将来研发的高超音速助推滑翔武器——展开解除武装打击,能取得怎样的效果也非常令人怀疑。事实上,俄罗斯已经投入资金发展这种能力建设,为其核力量的生存保驾护航。

这或许会让俄罗斯领导人的担忧显得不那么必要,但其担忧实则源于对大规模核反击威胁能否阻止敌人以常规武器进行先发制人打击的疑虑。不过,俄罗斯政府实际可能会采用范围有限的战略核打击,甚至可能在发现美国海军和空军准备或已经发起大规模空天袭击时,率先选用战略核武器粉碎美方计划。

俄罗斯核力量和常规军事力量共用军事基地的现象早在苏联时期就已存在,一直是出于经济和行政方面的考虑,并非试图通过核升级危险,以阻止美国对俄常规军事力量展开非核打击。

现在,俄对美战略基地发起非核打击的能力还十分有限,但其可以通过购买高超音速武器加强该能力建设。不过,选择性打击不列颠、格陵兰、阿拉斯加等地的雷达既可以干扰导弹袭击预警,又能破坏弹道导弹防御作战,此举可能带来常规战争升级为核战的风险。

反太空武器与交缠

美俄两国似乎都有非专用但潜在的强大反卫星能力。据俄方人士介绍,北约组织的高级高精度远程非核武器需要依赖太空系统的支持,如此明显的弱点,俄罗斯即便在非核战争中也不可能忽略。当然,俄罗斯也担心自己的卫星受到威胁。

非核冲突所打击的卫星可能同时也服务于美国或俄国的战略核系统,这也会引发交缠。由于战略力量很可能属于最高警戒状态,所以即使在局部武装冲突中摧毁战略核系统预警卫星,也可能会立即升级为核战争。

通信卫星也可能成为打击目标,因为部分卫星对海上导弹艇和巡逻轰炸机的指挥控制非常重要。而袭击预警卫星则更加危险。虽然非核战争的反卫星作战不太可能影响到预警卫星,但很难对此做出保证。特别是对于必须冲破对方导弹防御的选择性核战略打击或常规战略打击而言,可能首要做法就是让对方的预警卫星失效。

而俄罗斯的预警卫星一旦失效,便可以视作反击前兆,促使俄政府启动洲际弹道导弹(ICBM)发射行动,不过根据标准程序,实际发射可能需等候地面预警雷达给予攻击确认或确信这些雷达已被毁坏。

赵通和李彬的中国观点

交缠引起的意外升级风险真实存在并且与日俱增。但由于中国的政策选择,实际风险没有很多外国专家认为的那般严重。

中国关于升级的战略思想

意外升级一直不是中国传统军事思想所考虑的要素。此外,中国基本没有直接经历过严重核危机,这与深受其害的苏联和美国不同。

近年来,中国开始逐渐重视意外升级,但由于体制内部的分化而在一定程度上导致进展受阻。大部分(若非全部)中国专家坚信中国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承诺,并认为此承诺对于避免升级有很大帮助。很多专家都认为,军事技术本身不会改变升级的可能性,反而是具体的军事技术部署和使用策略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另外,中国专家怀疑,美国之所以强调升级风险,其实意在破坏中国正当的军事现代化工作。

多功能与模糊性

冲突期间可能成为打击目标的某些武器和军事装备,可能因其多种用途而引起意外升级。比如,有中国专家指出,常规战争期间,中国会考虑摧毁美国的预警卫星,确保中国常规导弹可以有效打击区域性目标。美国则可能认为中方此举具有特别的挑衅性,旨在蓄意破坏美国的战略防御能力,使之无法拦截中国向美国本土发射的洲际弹道导弹。

部署或使用可以同时威胁核目标和常规目标的进攻性武器,同样会引起误解。比如,有些水下无人潜航器可以同时威胁敌人的弹道导弹核潜艇和攻击型潜艇。即使美国只想威胁中国的攻击型潜艇而非弹道导弹核潜艇,中国仍有可能怀疑其海上核威慑能力面临危险,这样的风险确实存在。

中国不是为了保护非核力量而将核力量与非核力量交缠部署。但在中方发现核力量与非核力量的交缠可能有助于对其非核力量的保护的情况下,中国可能没有特别的意愿对二者进行分离部署。

关于武器部署和使用的不同观点

对部署特定武器的目的和影响或武器使用倾向的不同观点可能引起误解。比如,美国可能会高估中国在冲突期间使用反卫星武器的可能性,一旦发现中方可能采取此类行动的模糊迹象,便容易反应过度,对中国反卫星资产和设施发动先发制人的打击。

同时,美国称部署到韩国的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萨德,THAAD),只在于防御朝鲜导弹。但中国专家却得出美国其实意在中国的结论,并称中国应当在中美军事冲突时做好攻击萨德系统的准备。如果中方真的打击萨德系统,那么中美双方会对中国的意图产生截然不同的理解。中国会认为自己的打击行为完全可以理解而且十分正当,不应当激起美国的过度反应。反之,美国决策者则可能解读出极度挑衅的意味。

交缠与风险承担

某些非核技术的开发和部署可能影响一国在危机期间承担风险的倾向性,从而增加或减少危机升级的可能性。例如,中国专家根据美国官员和媒体报道的说法,认为美国政府正探索使用网络武器,在发生危机时破坏潜在敌人的战略导弹和核C3I系统。美国要想开发这种网络能力,需要在和平时期对敌人的网络基础设施进行不断的渗透和探测,以发现潜在漏洞。敌人可能偶尔发现美方的网络探测行动,从而担心其核威慑体系可能受到网络攻击。危机期间,高度的漏洞意识可能让国家更加不愿承担风险,从而倾向于在冲突早期使用核武器。

加重战争迷雾

某些非核技术的引进可能减弱、也可能加重战争迷雾,从而影响意外核升级风险。有的中国分析人士,尤其是赞同在中美局部战争中使用反卫星武器的分析人士,往往将由该打击导致的战争迷雾看作是中国的战术军事优势。但这带来的另一个后果是,美国可能将中国军演、调动导弹部队等军事演练行动误解为中国准备使用核武器,因而可能对中国核力量或设施启动先发制人的打击。战争迷雾也会阻碍一方与敌方之间有效的信息沟通。美国不断加强使用无人水下潜航器等可能破坏中国核能力的无人军事系统,增加了这方面的风险。

詹姆斯·阿克顿(James Acton)提供的美国对政策影响的看法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越是认为意外升级不可能发生,反而越会增加此类事件发生的可能性,持有此种观点的政治和军事领导人在和平时期不太会采取措施降低风险,在战争时期却会按最糟糕的情况来解读模糊事件。虽然没有太多证据表明美国对此已给与了足够重视,美国政府仍应优先考虑降低此类风险。

单边措施

由于中美、美俄政治关系恶劣,且关于哪个国家是造成升级风险的罪魁祸首说法不一,现在单边措施是降低风险最实际的方法。危机期间加强战略决策者对意外升级风险的意识、并在制定政策和规划战争时考虑到此风险,会有很大助益。理想情况下,中美俄三国都应当依此行事,无论其他两国有何举动。

政府间对话

中美、美俄政府间对话的开展更具难度。政府间对话最初的主要目的很简单:深入了解潜在敌人的观点,更准确地评估升级风险。先进常规武器、太空核C3I资产的生存能力以及网络武器与核C3I系统的相互作用都可以是讨论的初步话题。

合作措施

长期看来,建立信任措施甚至正式控制军备对于降低风险都有重要作用,不过眼下此类操作前景黯淡。尽管如此,政府可以也应当启动制定和评估提案的工作。美国和俄罗斯应当评估制定透明度协议,阻止向对方“战略目标”范围发射巡航导弹的空射和潜艇平台“秘密集结”,协商禁止测试、部署专用反卫星武器,同时洲际助推滑翔系统不得超过《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后续条约规定的限度。

多边合作面临重重挑战,但无论美俄、美中存在怎样严重的分歧,没有哪个国家希望其降低意外升级风险的努力在出现了严重的核战争风险之后才起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