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早些时候,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社交媒体推特上表示,他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过电话进行了一次“很好的长谈”。然而,特朗普此番乐观言辞与目前的中美关系现状大相径庭。在竞争日益激烈、近乎于对抗的中美关系中,清醒地面对两国所面临的困难至关重要。

为防止贸易、经济和安全关系进一步恶化,两国领导人必须克服巨大的障碍。当发展两国关系主要通过两国领导人之间的会议或电话时,很难判断是否取得了实际的进展。诚然,两国元首之间的交流可被视为临时的稳定剂,但一次会议不太可能解决议程上的所有问题。特朗普可能“非常尊重习主席”,但同时,其政府认为“中国已经利用美国多年”,这意味着中美关系的前景是具有争议的。

韩磊
韩磊(Paul Haenle)是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的主任,曾在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担任主管中国、台湾和蒙古事务的主任。
More >

美国对中国存在广泛担忧,彭斯副总统已成为这方面主要的发声代表。首先。他在哈德逊研究所的演说强调了美国对中国的不满,而近期在其访问亚洲期间,他针对中方领导人(包括习近平)的言论和行为也进一步印证了这一观点。就在彭斯抵达新加坡参加美国-东盟峰会前,他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表示,他已增加了中美双方达成任何协议所需满足的条件,包括经济关系之外的问题,譬如对西方国家的政治干涉和对国际规则和规范的尊重等。

贸易

美国目前对中国征收的关税总额为2500亿美元。未来几个月,美国还可能对所有从中国进口的产品征收新的关税。特朗普本人也曾威胁说:“如果我们不能达成协议,我还会对另外267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加征关税。”除了降低贸易逆差外,这些关税还旨在解决美国在“301条款”调查中提出的担忧。“301条款”调查的结论是:中国在知识产权、创新和技术方面的政策是不公平的,且伤害美国的利益。

这一系列的关税不太可能在短期内取消,但鉴于股市的疲软,特朗普可能会借20国集团会议(G20)期间与习近平的会面来缓和紧张局势,并设法为美国股市创造收益。具体方案可能是取消原定于2019年1月1日对价值2000亿美元关税的税率从目前的10%增加至25%的决定,或延长对此措施的决策时间。此外,特朗普还可能同意不再征收2670亿美元的关税。上述任何一种调和性协议都有助于短期稳定,并可能促使中方做出微小的让步,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在解决两国关系的问题上取得了实质性进展。同时,这也会违背美国的请求,即中国应坚持其在2013年三中全会上宣布的目标,特别是允许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的作用。

知识产权与经济安全

除非中方表示愿意采取实际行动来直接回应美国在“301条款”报告中对其的指责,否则特朗普不太可能认真考虑取消任何现行的关税。本月早些时候,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在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发表演讲时表示,对特朗普来说,“经济安全就是国家安全”。美方认为,中国的“违规行为(包括强制技术转让、优惠和不公平的许可要求以及知识产权和网络盗窃等)”是经济和安全问题的主要组成部分,上述行为旨在让中国在关键行业领先于美国,其中许多行业属于有争议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范围。

特朗普政府已向中方提出了100多项要求,但美国官方表示,中方尚未给出充分的回应。 此外,就在特朗普和习近平出席G20会议前十天,美国贸易代表(USTR)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发布了一份关于“301条款”调查的最新报告。报告中强调,技术转让和知识产权问题缺乏进展。正如莱特希泽在该报告发表后的声明中所说:“这一最新情况表明,中国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其不公平、不合理且扭曲市场的做法”。

美国政府目前正在采取措施,以便对中方的侵犯行为做出更强有力的回应。今年早些时候,美国商务部将中兴通讯列入其禁令名单,因中兴违反了对朝鲜的制裁。此举体现出美国控制其出口和投资的力度。虽然在与习近平讨论后,特朗普很快改变了这一决定,但美国商务部现在有了新的理由来实施类似的限制,这些理由基于国家安全考虑,使其拥有更广泛的权限来实施此类出口管制。

今年10月,福建省晋华集成电路有限公司成为这一轮更具进攻性打击的首批目标之一。在商务部的配合下,美国司法部还公布了对晋华经济间谍的指控并提起民事诉讼。这些事实都说明,美国升级了对中国技术转让的遏制,为其更全面的打击行动扫清道路。

安全与区域性影响

区域经济和安全关系日益紧张,反映了双边的经济紧张局势。今年7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印度-太平洋商业论坛上发表了关于“美国对印度-太平洋地区的经济愿景”的讲话。这是美国首次对该地区的愿景和政策进行实质性阐述,其内容充斥着对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参与国际事务的负面评论。彭斯副总统在亚太经合组织首脑会议和东盟地区论坛期间的讲话,也进一步表达出美国对该倡议的反对。在反对中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和经济投资的同时,他批评了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并称美国不会提供“收缩的一带或单行的一路”。

尽管两国为加强双边军事合作做出了努力,但今年10月,美国迪凯特号航空母舰与中国南海战舰之间发生 “亲密接触”,突显了双方海军在有争议地区发生冲突的可能性。就在一年前,美国和中国还在密切协调对朝鲜施加最大压力的行动;而如今,双方分歧却越来越大。中方已表示要对朝减轻压力,而美方则坚持制裁应该继续。最近的一次外交与安全对话结果证实,即使涉及到安全问题,双方在主权、航行自由和朝鲜半岛问题上的分歧也很难在近期得到解决。

可能的解决方向

随着G20峰会的临近,达成贸易协议的希望也越来越大。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之间的谈判已经重启,中美贸易谈判代表也将在G20上会面,这些都不令人意外。然而,贸易只是更广泛双边经济关系的一个方面。美国决策者对中国尚未兑现的承诺表示出不耐烦和失望。在G20会议间隙举行一次会议,不足以让特朗普和习近平就如此复杂的一系列问题达成广泛的解决方案。

与雄心勃勃却毫无意义的协议相比,一项有限但有意义的协议更为可取。特朗普和习近平应该利用此次会面机会,在双边关系中创造出更和谐的气氛,并建立起实质性的进展。特朗普总统应该清楚地明确并授权其官员来执行议程,向中方官员表明可以就未来的贸易问题与之进行协调。当前的争议氛围若继续延续下去,将可能阻碍而非推进谈判,特朗普若能意识到这点,也会从中受益。

习近平主席应该认识到,整个美国都一致认为有必要建立中美双边关系的新框架。为了防止双边局势从竞争转向对抗,美国政策制定者们将寻找明确的迹象,表明中国承认自己在推动中美关系发展到今天的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要做到这一点,中方必须同意建立一个务实和现实的框架,通过该框架迅速解决紧迫的结构性问题。

任何即将达成的协议都应与过去的中美协议截然不同,因为它必须实现双方结构性不平等的紧急调整。一项仅达成从中国购买更多美国产品或作出在不明确的时间表下完成某些模糊承诺的协议无法真正解决问题,并且很可能进一步损害未来几年中美关系的发展。

陈彦(Lucas Tcheyan)是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研究中心的研究分析员。

本文英文版最初发表于财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