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1年,联合国将每年的9月21日定为世界和平日,旨在推动世界和平的理念。而在此几十年前,安德鲁·卡内基建立了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坚信通过加强国际合作和强化相关机构可以消除战争。

去年,清华–卡内基中心举办了首届世界和平日活动,重点探讨了如何维护朝鲜半岛的和平。在此后的一年里,通过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与韩国总统文在寅、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会晤,正式外交努力得到恢复,但解决朝鲜问题的方法尚不明晰。在预期中的第五次韩朝峰会,也是金正恩与文在寅的第三次会晤结束一天后,清华–卡内基中心主任韩磊(Paul Haenle)主持了一场专题研讨会,与国内外专家共同探讨了实现朝鲜半岛持久和平的接续步骤。

观众:向公众开放

媒体:本次会议内容不得公开发表

语言:英语

讨论要点

  • 不稳定的朝核局势:与会嘉宾一致认为,朝核问题在过去的一年中既取得了积极的进展,也有负面的新变化。在特朗普“火与怒”的威胁后,尽管朝鲜依旧在2017年夏天进行了更多核试验,但金正恩最终同意结束朝鲜的洲际弹道导弹计划(ICBM)。与会嘉宾也将美朝之间增多的接触看做两国关系改善的信号。与此同时,关于如何妥善处理朝鲜问题的国际共识已经破裂。国际社会对高压政策的支持已经渐微,使得美国、韩国、俄罗斯、中国和日本各自推行自己的对朝战略。
  • 不断变化的地缘政治格局:与会嘉宾分析了自新加坡峰会以来东北亚地缘政治的变化,并指出半岛问题的进展得益于相关大国间的合作。中国被认为是朝鲜经济稳定的关键,似乎在一旁起着被动却支持的作用。俄罗斯虽然不是最强大的国家,但由于该地区的经济利益,其角色不容忽视。俄对朝的政策主要取决于其与美国的关系,而韩国则试图扮演中间人的角色以弥合美国与朝鲜之间的分歧。嘉宾们也表示,韩国可能需要与美国保持距离以换取朝鲜的信任。
  • 对于无核化的定义分歧:几位与会嘉宾指出,朝鲜期望通过自身实现无核化,让其他国家也自愿放弃核武器。然而,在没有实现朝鲜全面、可验证且不可逆的无核化之前,美国将不会与朝鲜签署和平宣言。这些定义上的分歧使得朝鲜无核化变得很难实现。嘉宾们还讨论了特朗普政府内部程序上的混乱如何限制了美国外交方面可选的方案。
  • 对持久和平的愿景:与会嘉宾指出,今年年底可能举行的第二次“特金会”或许能推动无核化取得一定进展,并促成和平协议的签订。尽管第二次峰会可以带来共识,但鉴于新加坡峰会的结果,与会嘉宾仍对此持怀疑态度。很多与会专家认为,变化中的地缘政治格局和对无核化定义的分歧所带来的挑战可能使朝鲜半岛实现永久和平变得不太可能。最后,学者们指出,如果朝鲜不对施行全面、可验证且不可逆的无核化采取具体措施,美国有可能实施新一轮制裁。

主持人

韩磊(Paul Haenle) 

韩磊是设立于北京的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的莫里斯•格林伯格荣誉主任。他的研究领域主要包括中国的外交政策及中美关系。

发言人

陈寒士(Alexander Gabuev)

陈寒士是卡内基莫斯科中心“俄罗斯在亚太地区”课题项目负责人及资深研究员。

成晓河

成晓河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政治系副教授。

欧哲瑞(Jomart Ormonbekov)

欧哲瑞是联合国政治事务部驻北京办公室政务联络官员。

杨文静

杨文静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的研究员及美国外交政策的研究负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