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初中国政府提出朝鲜暂停核导活动、美韩暂停大规模军演的“双暂停”主张,在今年成为半岛无核化与和平进程的实打实的第一步,并在朝美已举行的首脑会晤中得到反映。中国政府还提出了“双轨并行”倡议,也即按照同步对等原则,并行推动半岛实现无核化和建立和平机制,最终予以一并解决。中国政府的这一倡议是可行的思路,现在是细化它的时候了。我们有必要以该倡议为基础,设计出一张公平合理、政治上可持续、技术上可落实、确保各方长远获益的“路线图”。

朝美各自所提初步“路线图”的缺陷

李彬
作为核裁军领域的专家和物理学家,李彬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中国的核政策、军备控制政策以及中美核关系等方面。
More >

目前,朝鲜和美国都透露了一些他们关于朝鲜半岛无核化与和平进程线路图的想法。

从朝中社7月援引的朝鲜外务省发言人谈话看,朝鲜提出了初步的“路线图”。在无核化初期阶段,朝方承诺:作为去核步骤的一部分,暂停洲际导弹的生产,而作为这一步的最先实际行动,将大功率发动机的地面试验场炸掉;尽快启动发掘美军遗骸的工作(7月底,朝方已归还55具美军遗骸)。朝方希望得到:为改善朝美关系开启多边接触;在7月27日朝鲜停战协定签署65周年之际发表终战宣言(这一时间点现已错过)。朝方的初步“路线图”符合中方提出的同步对等原则,但其内容明显偏向美方关切。换句话说,朝鲜愿采取的初步无核化步骤实际上是冲着美国最关切的洲际弹道导弹问题去的,而对朝鲜邻国影响更为直接的核设施安全问题只字不提。仅举一例,宁边5兆瓦核反应堆的冷却塔已在十年前六方会谈取得进展的时候炸掉,此后朝鲜提取核燃料一直采用河水冷却,这就产生了反应堆运行状况不稳定的问题,存在安全隐患。

根据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6月提出的想法,美国要求朝鲜在一年内拆卸掉核武器项目。但博尔顿的这一想法在技术上无法做到。朝鲜固然可以很快关闭其核设施,但要安全地拆卸包含高放射性物质的核材料,一年时间远远不够。作为朝鲜的邻国,中国希望看到的是,在拆卸或转型朝鲜核设施的过程中,必须切实保障有关工作的安全性,不能有任何核事故风险。同时,博尔顿未对推进半岛和平进程做出任何许诺,这种单一线条的去核“路图线”显然不符合中国提出的同步对等原则,不具政治上的可行性。

提出技术上不可行的“路线图”,只有特朗普政府才会干出这样的事。传统上,美国政府依靠其强大的人力资源和各专业智库的竞争性支持,通常会在重要谈判之前规划好详细的“路线图”,下出先手棋,使得其他方不得不以之为蓝本做进一步谈判。目前的特殊性在于,特朗普在竞选总统期间,就遭到美国战略学界一大批颇具专业水准的共和党背景对外政策研究人员联名反对,他们拒绝为特朗普工作。特朗普至今没有与这些专家实现和解,也就难以从他们那里得到专业性的帮助。而美国现在提出“路线图”设想的大学与智库大都没有鲜明的共和党背景,要游说特朗普政府接受它们的主张比较费力。因此,不能想当然地认为特朗普政府拿得出技术上靠谱的“路线图”,更不能指望其“路线图”会考虑中方利益和关切。

中国、韩国都积极鼓励朝鲜与美谈判,朝方的压力主要来自美国。在这种情况下,朝鲜在“路线图”中做出的许诺自然而然会主要考虑美方关切,忽略邻国的关切。中方有必要尽快将“双轨并行”倡议具体化,将半岛无核化与和平进程引向公平合理的方向。

在参与军控外交的初期,中国由于缺乏经验,往往只能提出原则,待其他国家抛出技术“路线图”后再根据自己的利益进行修订,因而多费很多力气。经过近些年的历练,我国军控外交人才库全面成长,已能在军控外交领域越来越多地提出建设性的具体倡议。一个显著例子是,在伊朗核协议谈判过程中,围绕浓缩铀问题的拉扯旷日持久、几经周折,钚问题的谈判却快刀斩乱麻、皆大欢喜,其中原因就在于,中国代表团就伊朗阿拉克反应堆的堆型设计提出了好的建议,各方一致赞同。协议达成后,中国顺理成章成为钚问题落实的共同主持方。这一案例说明,在设计“路线图”方面,中国并不缺乏专业资源,现在需要把它们放进外交主动性的“快车”。

将“双轨并行”倡议细化成可供操作的“路线图”,要考虑政治上的合理性和可持续性、技术上的可行性,推动各方以合作性的手段实现半岛长治久安。政治上的合理性是指确保各方都能受益,而不是只按某一方或某几方的意图行事;政治上的可持续性是要避免某一方单方面获益之后违约退出进程;技术上的可行性是要遵从技术规律以及国际上业已建立的核安全、核安保和核不扩散规则,避免鲁莽行事;合作性手段则旨在减少成本、提高效率和可靠性。

中国可以提出什么样的“路线图”

一个好的“路线图”包含很多复杂细节,需要政治、军事、法律、技术等各领域专业人员的共同努力。在半岛无核化过程中,合理的步骤顺序应是,首先拆除朝鲜核武器的发展潜力,然后拆除其核武器实力。朝鲜核武器的发展潜力包括其武器用裂变材料(钚和高浓铀)的生产能力、核弹头研制和生产能力,以及核导弹生产能力;核武器实力就是朝鲜已经生产出的核弹头与导弹。

这样做既有技术原因,也有政治原因。从技术上讲,拆卸具有放射性的生产设施会耗费较长时间,应尽早启动。这些设施的停产、关闭、拆卸、清污以及核废料处置需要严格遵守国际规范,消除事故隐患。这些设施所涉及的核材料总量衡算也会比较复杂,耗时费力。相对的,核弹头的拆卸以及核查所经历的周期要短一些。从政治上来讲,如果朝鲜一边拆卸核弹头、一边生产核弹头,则其去核过程更难取得真正进展。站在朝方角度看,首先拆除核武器发展潜力,然后解除核武器实力,有利于朝方建立信心,不至于过分担心对手在其弃核过程中撤出合作,发动突然袭击。

在建立半岛和平机制过程中,美国对朝鲜去核步骤作出回应的合理顺序应是:首先主要给予政治回报,然后给予安全保障,最后做出经济回报。政治回报可包括各方签署终战宣言、美朝关系正常化等;安全保障包括不进行大型的有针对性的军事演习、撤出“萨德”反导系统以及其他具有明显威胁性的和进攻性的军事部署;经济回报包括解除制裁、鼓励经济合作等。这样的顺序有助于朝建立政治和安全上的信心,又不致让朝在半途重启发展核武器的资源。这样的顺序有助于美国解除对地区核扩散的担忧,并缓解冷战后地区军备过度扩张造成的疲态。这样的顺序也不会伤害其他地区邻国的安全,中、韩、俄等国有必要敦促美方按照这一顺序参与半岛和平机制建设。

尽管半岛无核化和建立半岛和平机制是分步骤的,但这些步骤之间应该是相互衔接的。对于无核化而言,后续步骤的核查工作可能需要延后,但其申报应该在早期完成,这样有助于总体核查的可靠性以及各方树立信心。同样的,在建立半岛和平机制的过程中,美方也应在每个步骤开始实施前承诺下一个步骤,这样才能避免重演1994年《朝美核框架协议》未能得到落实的情况。

朝鲜半岛无核化进程需要朝方积极配合。如果弃核过程中朝鲜交出其核武器生产日志,核查难度会大为减小,核查精度则会明显提高。南非在1989年弃核过程中销毁了生产日志,导致此后的核查工作花费了17年之久。十年前朝鲜就曾按照《去功能化协议》提交了其钚生产日志。因此,需要精心设计尊重朝鲜主权的核查安排,并对朝鲜弃核给予合理的对等回报。

朝鲜弃核过程将面临一个“军转民”的问题,即,很多训练有素的科学家、工程师将失去工作。可以让他们接受培训,学会民用技术,转型为经济发展的骨干。

将中国的“双轨并行”倡议细化成操作线路图是一项繁复的工作,但又刻不容缓。设计一个好的“路线图”并不意味着半岛无核化与半岛和平机制能够自动实现,但没有一个好的“路线图”肯定无法实现上述目标。

本文最初发表于《世界知识》杂志2018年1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