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很多发达经济体中,强烈的反建制主义情绪在加剧不确定性与不稳定性。反建制主义的根源在于经济。因此,如果经济问题得不到及时解决,即便是全球治理体系也无法完全缓冲反建制主义对社会和谐造成的冲击。而在国际发展和全球治理领域,中国与欧盟在亚欧大陆展开了紧密合作,这种合作完全可以成为维护贸易开放和贸易体系稳定的中流砥柱。

经济失灵致社会不稳定

当研究者回顾并分析导致西方发达国家民粹主义爆发的根源时,有三个全球性趋势浮出水面:第一,劳动收入份额下降,收入不平等加剧;第二,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贻害深远,人们对于国际机制的信任从此削弱;第三,经济移民和难民流动超乎寻常,不仅深刻影响了世界上最大的市场——欧盟,同时也对美国的国内政治产生了影响。

这些破坏性的趋势背后是非常明显的经济根源。首先,技能型技术的进步,使得资本产出可以取代大部分中等和较低技能的劳动力产出。因此,技术变革创造了“赢者通吃”的酬劳局面并导致规模经济盛行开来。此外,全球化也导致了生产性经济活动的离岸外包。由于国家税务机关无法监控资本的日益国际化,收入不平等现象进一步加剧。

同时,由于宏观审慎监管不足,金融市场的全球一体化放任跨境资本流动,任其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前急剧增加。而当金融危机到来,国外资本停止流入本国时,很多国家突遭“骤停”的重创,进而导致国民对政治机构产生信任危机。

导致社会不满的第三重原因是经济移民,它对欧盟的影响尤为突出。欧洲外围国家经济缓慢增长与快速增加的人口之间的矛盾愈演愈烈,贫困程度日益严重,机会也越来越少。同时,地缘政治的不稳定也加剧了这一问题,由于许多发展中国家受到内战、恐怖主义和外部直接干涉的威胁,国内的居民被迫到欧盟寻求安全的避风港,因此,解决“民粹主义困境”的根本方法是主要在全球范围、次之在区域和局部范围内,最大可能地进行多边协调。

中欧合作促解全球难题

全球政策协调对于宏观审慎监管、遏制全球变暖、消除贸易和投资壁垒以及汇率政策等至关重要。实现全球政策协调,决不能单打独斗或者扰乱全球治理,而应当在多边论坛和组织内进行。

因此,加强有效的经济发展合作非常必要。解决经济移民问题的最佳方法是让人人都可以在自己的家乡富裕起来。这一改革议程能否成功,关键在于中国与欧盟之间的合作。例如,大部分流入欧盟的人口都来自于“一带一路”倡议的目标区域。实现这些地区的政治稳定和经济发展,对于解决大量涌入欧盟的移民问题、消除仇视欧盟的民粹主义者来说至关重要。长期以来,中国政府始终支持一个繁荣、稳定和统一的欧洲。

作为“一带一路”倡议沿线地区的关键力量,中国可以在欧盟遏制移民浪潮的努力中发挥补充作用。欧盟可以推动欧洲投资银行与新成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即亚投行)建立有效的伙伴关系,为可持续投资项目提供融资。欧洲投资银行成功的实践经验及专业知识可以激发亚投行的活力,致力于欧亚一体化的宏伟愿景,进而获得积极的经济与社会回报。

欧盟可以同中国协作,推行保障宏观经济稳定、增强开放市场和为发展提供支持的全球规范。在共同应对全球问题时,欧盟和中国应该利用世贸组织解决争端机制的作用来化解双方的贸易摩擦,抵制任何削弱世贸组织职能的行为。

最后一个要点是,在“16+1”峰会期间,中国与民粹主义盛行的东欧进行接触,展现了中国正以增强欧洲内部的经济融合为途径,为欧洲经济提供支持。东欧就业以及机会的增加将促进欧亚一体化,并削弱反对全球化的煽动性说辞。

目前,欧盟和其他发达经济体面临的反建制情绪并非凭空出现。它源于人们对政府未能达成预期的失望,以及政府在面对大量人口流入时所表现出的无能。政策制定者需要采取果断行动,纠正系统性经济失灵,并最终改善人民的福祉。

 

普卢塔科斯·萨克拉里斯为欧洲投资银行的荣誉副行长、雅典金融与商业大学教授。

本文最初发表于参考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