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洲对话:秘鲁外贸与旅游部部长爱德华多·费雷罗斯2月6日维护了中国作为南美洲国家优秀的贸易伙伴的角色。在此数日前,美国前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在一次演讲中表示“获得中国提供的帮助总是有代价的”,并警告拉美国家不要依赖“只想为自己人民赚取利益的新帝国主义列强”。拉美国家是否过度依赖于中国?这些国家与中国在经济、政治上的联结又将为它们带来何种利益与弱势?哪些因素带来了中国在拉美地区增长的投资与影响力?中国与拉丁美洲的接触交流又与美国有何不同?

陈懋修:国务卿蒂勒森关于对拉美国家需要谨慎面对中国在该区域角色的警告,可以最好地理解为特朗普政府感知到中国重商主义经济模式在全球范围内对美国的威胁而采取的反击手段的一部分。但他发言的时机与内容都不恰当。由于特朗普总统对墨西哥以及拉美裔移民表现出的不友好,拉美邻国对美国的信任感都跌入低谷。与此同时,声称中国在拉丁美洲采用重商主义手段也完全错误。除了在某些南美国家,对华贸易加深了他们对商品依赖的担忧,在大部分的情况中,拉美国家与中国的贸易只是简单地被比较优势所主宰。无论任何时候,美国高高在上地指点拉美国家如何实施外交政策都是弄巧成拙。究根诘底,是特朗普政府的政策与态度为中国在拉美地区打开了一个言辞入口,而且是在中国与本地区的政治、经济关系都面临着重要挑战的时候。在后商品繁荣时代,“双赢”的贸易童话不再那么容易取信于拉美民众,而中国投资与基础建设项目的承诺也常达不到舆论期许。而一如既往的是,委内瑞拉对中国而言仍然是最难以攻克的经济和政治挑战,也正是在这一点上,中美在外交上的互相嘲讽最显无益。联合委内瑞拉的拉美邻国一起,中美在帮助委内瑞拉脱离自我导致的经济贫困的共同利益应当产生,而非排除,一个创造性外交的开端。

 本文英文版最先发表于拉美顾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