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已经将朝鲜确定为一个危及所有人安全的紧迫威胁。但是最大限度地施加压力并说服朝鲜政府放弃核武器计划的努力一直以来都胜算微小。终止朝鲜对核计划的痴迷的唯一机会就是美国、韩国、日本和中国集体向朝鲜政府施加足够的压力,说服金正恩必须达成相关协议。一旦朝鲜政府来到谈判桌前,所有四个国家届时都必须做好准备采取断然行动,结合安全和经济激励措施,使无核化成为朝鲜领导人的合理选择。

这个计划的关键部分是让中国真正开始施加并保持对朝鲜的压力。事实上,特朗普最近(过早地)赞扬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处理朝鲜问题上的帮助,甚至拒绝与台湾领导人蔡英文通话,以期保持中国在朝鲜问题上的合作。不幸的是,这一行动总是建立在虚幻的期望之上。 

为了自身安全,中国不太可能对朝鲜施加足够压力,以说服朝鲜政府放弃所谓其视为政权终极保险的核计划,因为这样做会产生导致朝鲜崩溃的风险。的确,中国政府方面最近确认,已邀请朝鲜参与一场重要的经济峰会,中国驻美国大使也撰文表示中国已竭尽全力把朝鲜带回谈判桌。既然中国的态度这样,我们下一步要怎么走呢?

不管中国如何行动,任何美国针对朝鲜的战略的真正中心是(并且一直以来都是)与盟国(特别是韩国)的密切协调。但这个任务随着韩国新总统文在寅的当选变得困难许多。韩国民众选举文在寅是希望他能够扫除导致其前任黯然下台的腐败,并且复兴增长正在放缓的经济。然而,文在寅的竞选纲领中的一个关键部分是重启与朝鲜的接触政策。这一政策建立在和解和共同经济发展的努力之上。这种接触将立即与美国政府日益加深的挤压和孤立朝鲜的愿望相抵触。

如果不能立即着手协调美韩立场,所有希望针对朝鲜形成统一战线的希望都将会丧失,同时这给美韩联盟造成的破坏可能无法弥补。

如果没有显著的努力来改变现在的走势,美韩关系将陷入困境,而特朗普最近的行动更加剧了纷扰。他表示韩国必须向美国支付部署战区高空区域导弹防御系统(THAAD)的费用,并威胁要退出美韩双边自由贸易协定,这些使特朗普与文在寅的关系处于糟糕状况。他们之间的第一通电话似乎情况不错,但为保持整体关系稳步前行还需付出认真努力。特朗普邀请文在寅来到华盛顿特区就针对朝鲜的联盟战略进行协商是很好的第一步。针对中国,特朗普政府已经展现出能够确定共同利益,并且制定雄心勃勃的双边议程来实现共同目标的能力。如果美国能够与中国—— 一个非民主的潜在对手——这样做,美国一定能够针对美国最紧迫的国家安全挑战同韩国这样一个关键盟友一道做更多的事情。

美韩之间磋商的议程将会相当直截了当——确定共同目标,就争取将朝鲜带回谈判桌的战略达成共识,并制定一个共同的谈判计划,以确保两国的步调一致。没有一个共同的战略,朝鲜和中国就能轻易地在美韩两国之间制造隔阂,并削弱和平解决朝鲜核问题的任何努力。这样的结果可能会在关键时刻严重危害美韩这一关键联盟。除了推进核计划,破除美韩联盟已经是(并仍然是)朝鲜政府的重中之重。

此外,特朗普总统和文在寅总统应该同意采取措施加强对韩国的保障。朝鲜日益增强的威胁自然地引起了韩国国内对美国保卫韩国的意愿和能力的担忧,因而两国政府应共同商定相应措施以维持韩国对美国承诺的信心。这些措施可能包括增强(但是是暂时且可逆的)在韩国的美国常规军事力量部署,以及加强韩国自卫能力的努力。与美国(可能还有日本)的可见的联合军事演习,以及对首尔的定期高级别政治和军事访问都是恰当的。

一个需要讨论的关键议题是向朝鲜提供援助的战略。文在寅支持接触,但这一策略可能直接破坏美国对朝鲜施加最大化压力的努力。然而,在这一议题上有向前推进的途径:美韩政府都有半岛无核化的目标,韩国的援助可在谈判中用于诱使朝鲜在无核化上采取积极行动。对于特朗普政府,关键将是确保文在寅只能在商定的联盟谈判战略的背景下提供援助。除人道主义援助外,朝鲜不应毫无动作就得到援助。

与文在寅讨论的最后一个议题是在加强与日本在内的三边安全合作方面继续取得进展。美日韩三国对朝鲜威胁都深感担忧,在奥巴马总统,朴槿惠总统和安倍总理的领导下,三国在加强安全合作方面取得了巨大进展。继续在这一领域的进展将对有关各方的安全都大有助益,而且这种合作也向中国明确表示:即使中国对朝鲜的核武器的忧心程度不足以让中国主动去冒一些风险,毫无行动的后果(包括美国在该地区的军事能力增强)应该激发他们做更多的工作。

对朝鲜施加真正的压力,以及保护美国和盟国安全所需采取的许多其他步骤,需要在有着各种不同的优先事项和政治考量的国家之间经营联盟关系和协调政策决定。这一直是对美国领导人的要求。而且如果特朗普政府现在意图在其前任们没有取得成功的朝鲜问题上取得成功,那这就更加重要。

本文原载于《外交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