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特朗普政府组建成形并准备接任,关于如何处理对华安全、贸易、以及经济关系(包括如何处理台湾问题)的各种建议也纷至沓来。好的建议包括维持良好的美国联盟关系、保障充足的军力前沿部署、以及制定可靠的国内经济改革日程以应对来自中国的日渐强大的压力。所有这些都需要协作与磋商,以保障其有效实施。

包道格
包道格曾任摩根大通国际副总裁,并作为美国非官方代表出任美国在台湾协会台北办事处处长。
More >

但更为重要的是特朗普团队确立怎样的基调。乔治·布什(George W. Bush)起初采取了对抗立场,称中国为战略竞争对手。这一立场到9/11时就瓦解了。奥巴马曾热切盼望与中国合作,结果却迎来一个咄咄逼人的中国。

这一次最好能表现出美国的自信。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接听台湾领导人来电这一举动——这是近乎四十年间的双方首次通话——就已经表现出了自信。从积极方面来看,美国会欢迎中方在我们共同面临的严峻问题上的合作。但如果中方推行竞争,美国也不会退缩。不管中国选择哪条道路,美国都将会推进并保护其在亚太地区的切身利益。

尽管中国的实力和影响力在不断增强,但特朗普不应表现出为此忧心忡忡,这样才能增加自身力量。不执念于带有不公平迹象的经济交易,这样他才能保有筹码。更确切地说,他可以坚持认为,无论中国实力如何发展,都无法取代美国的位置。在出现贸易的反常现象时下,我们应在重建美国经济的过程中去寻求恰当有效的补救措施。我们可以和平共存,不让关系恶化陷入冲突。到目前为止,中国不断表明其希望避免冲突的想法,因此美国立场就成为一种考验,亦或是机遇。

中国可能希望通过混合手段(这些手段不会升级至武装冲突)或经济利诱迫使美国离开西太平洋地区。但是特朗普可以向友国及潜在敌国保证,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美国在亚洲的同盟关系非常强大,在中国的压力下,其只会变得更加强大。自信的美国领导阶层能够处理自身事务(包括巡航自由),不用像奥巴马团队那样大喊大叫,用言辞代替行动,而是真正用行动确保稳定。

为了强化自信的讯息,特朗普政府可以放弃奥巴马的抵制亚洲和全球金融架构创新的脚本。美国在反对中国提议创设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阵线上形单影只。 美国要求菲律宾在南海与中国对抗,但却未能提供援助以帮助菲律宾阻止基础设施恶化,改善其贫困人口的处境。在中国240亿美元诱惑之前,难怪罗德里戈·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总统对华伸出求助之手。

特朗普及其财政部长若能召开新的布雷顿森林会议,运用美国式的智力与体制领导去塑造未来,他们或将表现出色。与由罗斯福召集的那次重塑二战后国际环境的会议不同,这次会议不应仅包括联合国安理会的五个常任理事国,也不应仅包括G7,而是包括G20,甚至更多。

现代亚洲的发展是美国成功故事的重要部分,美国应利用这一地区旺盛的精力和活力,可以将世界增长中心的丰富资源放在菲律宾这样的地方。中国的亚洲邻国将会欢迎美国以积极投入的姿态出现,像以往一样制衡中国。中国的未来并不明确,如果美国能不被其吓倒,自信地前进,那将更受欢迎。

此外,中国领导人正寻求在该地区建立新的安全架构。该地区抵制这一架构,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一地区各国之间存在巨大差异,安全问题上存在诸多利益冲突。亚洲与欧洲不同。中国的邻国不愿抛开顾虑,他们无法不去怀疑中国获取主导权的动机。这正为美国提供了机会,使其可以广泛征求意见,从而为中国的邻国提供了一个塑造未来的安全格局的机会。

在具体细节上尚有许多可以着墨,但确定正确的基调将会成为一个良好的开端。

本文原载于《外交官》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