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纳德·特朗普在总统竞选中将对华贸易置于显要地位。他意图将中国列为货币操纵者,并打算对中国出口到美国的产品征收45%的关税都印证了这一点。这番言论虽然逻辑上存在概念性缺陷,但却吸引力十足。中国在美国贸易赤字中占据最大份额,这使得中国为竞争力方面原因而低估人民币的说法显得更具说服力。

但事实上,美国贸易赤字与中国贸易顺差并没有直接联系。此外,鲜有证据表明人民币被低估是造成过去十年间中国贸易顺差的主要因素。中国能够成为世界最大的出口国,这是源于其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也是东亚供应链网络发展的结果。

黄育川
黄育川(Yukon Huang)是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亚洲项目的资深研究员。他的研究聚焦于中国的经济发展及其对亚洲和全球经济的影响。
More >

亚洲国家制造的零部件在中国集中装配为成品运往美国,由此产生的影响给人造成了误解,以致产生疑惑。同时,这也很难确定到底哪个国家应对出口至美国的产品负责。

历史数据清晰地表明,中美贸易差额之间并不存在直接联系。美国整体贸易赤字问题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后期左右就变得极为严重,直至2009年左右才有所缓和。而中国直至2005年左右,才开始出现大量贸易顺差。因此美国的赤字事实上早在中国成为出口大国之前便出现了,中国又怎么可能会是造成美国贸易赤字的原因呢?

贸易赤字的成因通常是过度的政府赤字和/或家庭过度消费——这两点在过去几十年间正是美国经济的特征。在这种情况下,大规模贸易赤字是不可避免的,而哪些国家相应地报告贸易顺差纯属偶然。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美国的双边贸易赤字集中在东亚更为发达的经济体,其中以日本、韩国,以及台湾最为显著。中国于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成为了东亚地区生产共享网络的中心,在此之后,美国的双边贸易赤字才转向了中国。

1990年至2014年间,美国从环太平洋地区诸国进口的制成品始终保持美国进口制成品总量的约45%。但由于中国成为全球生产链的最后一站,所以其在亚洲国家对美出口中所占的份额逐渐上升。由此可见,美国贸易赤字与中国贸易顺差之间存在联系的说法是具有误导性的;事实上,美国贸易赤字是与整个东亚地区普遍联系的,那些具有更高价值的零部件其实是由中国以外的其他东亚国家制造的。

另一个引起局势紧张的因素是,有人认为中国出口之所以强势,是在于中国故意压低人民币汇率,使其出口具有不公平的优势。中国于1994年统一了双重汇率制,将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固定为8.27:1,并且一直钉住美元到2005年。

但直到二十一世纪头十年早期,人们都普遍认为人民币受到了高估,而非低估。而且讽刺地是,在亚洲金融危机期间,美国官员还广泛赞誉了中国没有贬值人民币这一行为,而当时许多亚洲国家的货币币值都崩溃了。

实际上,中国最终形成大量贸易顺差实际上与其汇率并无关系。其贸易顺差激增源自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后更容易进入西方市场。中国的世贸组织成员国身份刺激了其在有利于生产力提升的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升级,从而使得劳动生产率大幅提高。促成中国出口能力提升的主要因素是结构性转变,而非低估的汇率。

当贸易顺差出现时,汇率的提升延缓了顺差的增长。当2005年中国的贸易顺差已增至其国内生产总值的的5%时,中国改变了对美元的钉住汇率制度。名义汇率的提升与消费者物价的增长促使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在截至2015年底时已升值约50%。

虽然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快速升值帮助调节了中国的贸易顺差,但是其效果比期望的要小得多。更重要的是,伴随中国投资激增和进口增长的是美国和欧洲国家经济衰退带来的需求疲软。2008年,中国的经常项目顺差还高达GDP的10%,而至2012年,中国的经常项目顺差已降低至2%到3%,截至2016年也保持在此数字区间。

研究结果显示, 由于生产商越发依赖进口物件进行生产,汇率的调整对贸易差额的影响如今大不如前。因此当汇率提升时,如果进口物品的成本降低,那么出口并不会减少太多。鉴于中国出口西方国家的成品中绝大部分依赖进口物件,这一现象在中国体现得尤为突出。

本文原载于《华尔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