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学通是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他在最新著作《世界权力的转移——政治领导与战略竞争》中主张中国应该采取更加自信的外交政策,中国官方新闻媒体对此书给予了好评。阎学通认为,随着崛起的中国对美国的世界领导地位发起挑战,中国要采取“道义现实主义”的做法。这种做法更深入地强调了对外开展军事合作,对内建设更人道的社会。

阎学通现年64岁,拥有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政治学博士学位。2008年被《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杂志列为世界百大公共知识分子。在采访中,他解释了为什么中国现在应该削减对其他国家的经济援助,为什么朝鲜不是中国的盟友,以及为什么他认为中美处于竞争但不会开战:

问:你说中国应像美国一样建立军事联盟。中国已经为缅甸、老挝、柬埔寨,以及上海合作组织的一些成员国提供了军事援助,而且正在建设吉布提海军基地。中国应该在这些国家设立军事基地吗?

答:中国为了自身利益,应该考虑在它认为是盟友的国家设立军事基地。不幸的是,中国政府坚持不结盟的原则。中国将在哪里建立军事基地还言之过早,因为中国现在只有一个真正的盟友——巴基斯坦。

问:1961年中朝签署了同盟条约,但你说朝鲜不是盟友,为什么?

答:2013年,中国公开否认与朝鲜结盟,并宣布这两国根本上只是“正常关系”,两国领导人多年没有会面,这都不是盟友做法。中朝关系还不如中韩关系,而韩国还是美国的盟友。

问:中国为什么不结盟呢?

答:有些人认为是因为缺乏军事实力,但我认为,这是因为中国没有做到实事求是。中国政府在1982年决定采取不结盟原则,这在当时是正确的,因为那时中国的力量非常薄弱,这个原则在接下来20年里符合中国的利益。但后来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国,不结盟原则不再符合中国的利益。中国放弃这个原则的主要障碍是,多年来,政府在宣传工作中一直把结盟批评为一种冷战思维。

问:中国怎样获得更多的盟友呢?提供更多的经济和军事援助?

答:仅仅提供经济援助或贷款,不可能改变中国同其他国家关系的性质的。因此,我不认为中国的“一带一路”欧亚大陆经济发展倡议可以从根本上改变关系的性质。

问:您最近说过中国应该减少对其他国家的经济援助。为什么?

答:我认为中国应该将对包括直接援助和贷款在内的对外经济援助减少至占每年外汇储备1%的水平,这在2015年大约为350亿美元。以中国的能力,目前的数字过高了。在大部分情况下,给予发展中国家的贷款最终会被勾销,不会偿还。

我们相应减少经济援助,增加军事援助。应该向友好国家提供军事援助,以提高战略合作水平,获得政治支持。但中国应该小心谨慎,避免参与中东的军事冲突。中国应该从俄罗斯军事介入叙利亚的行动中得到教训。

问:如果中国放弃不结盟政策,中美之间的态势会发生什么变化?

答:改变只会是积极的。中国结交的盟友越多,这种关系就越协调、稳定。中国越回避结盟,华盛顿方面就越可能遏制中国,因此会导致关系不稳定。

双方不会爆发直接战争,因为两国都拥有核武器。目前的问题是,两国不愿承认它们存在竞争。它们仍旧假装是朋友。

2011年美国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访华期间,习近平提出了中美“良性竞争”的想法,这获得了拜登的认可。当双方将这种关系性质定义为竞争,而不是合作时,他们已经降低了对对方友好行为的期待,提升了对对方敌对行动的容忍度。因此,双方都将小心谨慎,避免激怒对方,避免使冲突升级为灾难。

遗憾的是,“良性竞争”后来被“新型大国关系”替代(习近平提出的以合作及避免对抗为基础的平等关系),稳定双边关系的机会已经消失。

问:近些年来,由于中国变得更加强硬,特别是在南海问题上,中国的一些邻国似乎感觉没那么安全了。中国的这种方式是不是适得其反?

答:只有菲律宾和越南与中国在南海问题上产生争端,中国有30多个邻国,这只是其中两个。近些年来,美国在亚洲的两个长期盟友新加坡和泰国,与中国的关系更近了。

中国的南海政策只是为了维护自身利益,所以我觉得并没有过于强硬,而只是之前的政策不够有力。

南海争端只是中国强国之路上的一个阻碍,而中国的这一前景是美国不愿接受的。这是中美竞争的结果,而不是起因。但是是否要为了菲律宾和越南与中国开战,由美国说了算。这不是由中国决定的。美国最近支持日本参与南海事宜,这说明美国尚未决定在南海直接与中国对抗。

问:你说过道义现实主义指的是在以王道这种中国古代哲学为基础的领导方式下,在国内建设更好的社会。这具体是指什么?

答:道义现实主义包含以身作则,这意味着中国需要在国内外践行它向世界宣扬的道德原则。道德现实主义提及的核心原则是公平、正义、文明。平等、民主、自由也是道义现实主义倡导的重要原则。

道义现实主义指出,对于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国家来说,民主的实质应该是一样的,尽管形式不同。实质就是政治领导应由人民批评纠正。

在中国古代,谏官可以直接向皇帝禀报,而免受惩罚。对于王道来说,言论自由是必不可少的,但谏官制度更为重要,因为与言论自由相比,该制度可以更有效地纠正策略的错误。

问:王道会依照普遍认同的对错标准领导世界吗?例如,中国应该就朝鲜最近的核试验对其施加制裁吗?

答:这是西方的霸权主义的想法。王道是一视同仁的。如果朝鲜无权拥有核武器,那中国和美国就应该保护朝鲜的安全,换来它的去核化。这就是我们所说的以身作则和公平。只有西方国家在没有考虑公平解决方案的情况下就要求制裁,世界上共有195个国家,而西方国家只占了大约20%。

本文最初发表于纽约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