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卡内基欧洲中心“战略欧洲”博客的经典栏目,“朱迪提问”每期由主编朱迪·登普西(Judy Dempsey)提出一个关于外交和安全政策给欧洲转型带来的挑战的问题,并精选领域内的专家和学者做出解答。

 

克里斯·布勒多维斯基(Kris Bledowski)制造业生产力与创新联盟经济研究部主任

答案取决于我们如何定义“稳定”。我们的确可以看到不稳定形势在一些财政高度依赖石油的国家中蔓延。然而,这种影响只局限于地区范围内,而非全球性的,并且多在一些政局已经不稳定的国家,例如委内瑞拉、尼日利亚和中东部分地区。潜在冲突不太可能扩散至国外或其他地区。

#低油价 对经济方面的影响已波及全球。
 
Tweet This

经济方面的影响已波及全球。在美国,采矿业萧条带动了工业产出下滑。而在加拿大,油价暴跌导致其整个经济在2015年陷入衰退。与此同时,消费端所获收益至少部分抵消了收入缩水的负面影响。主要投入和产出的相对价格一直在变化,而世界经济有足够的弹性来吸收这些变化。整体上看,石油及其衍生品在能源支出中只占很小且在不断缩小的份额。

如果全球资本的流动变得更不可预测,货币波动变大,收入变化更为明显,那么其他因素也应被纳入考量,其中包括:货币政策的差异(在美国和欧盟),私人债务水平(在巴西和中国),以及经济治理(在俄罗斯和沙特)。

 

伊恩·伯曼(Ian Bremmer)欧亚集团主席、创始人

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是否扼杀了苏联的稳定?答案是否定的。它们只是加速了早已“冻结”的不稳定情况的融化过程。这正是低油价对中东的影响,其中对逊尼派阿拉伯石油国家及其依赖慷慨补贴来维系统治的政府们的影响尤为明显。

廉价#石油 使这些冲突的扩大变得更尖锐,更快。
 
Tweet This

目前在这些国家,政权的合法性已渐趋式微。美国对于在这些地区继续做“地区警察”意兴阑珊,也没有人愿意拾起指挥棒。通信技术使煽动幻想破灭的年轻人变得更容易。此外,这些地区的政府在社会、经济和政治改革上的努力乏善可陈,所采取的安全措施也无力解决潜在的问题。廉价石油使这些冲突的扩大变得更尖锐,更快。

 

扬·切恩斯基(Jan Cienski)《政治》杂志能源与安全版编辑

不,低廉的石油价格并不会扼杀全球稳定——事实上,还会增强它。当然这并不是说对俄罗斯、沙特阿拉伯、委内瑞拉、安哥拉等将财政建立在石油收入支持上的国家来说不是个坏消息。但这些国家的统治者大多是独断专行的。随着收益缩水,他们将不得不更专注于预防国内民众因为预算缩减而出现动乱和反抗,从而没有精力在国际上寻衅滋事。

低廉的#石油价格 并不会扼杀全球稳定。
 
Tweet This

俄罗斯将会是最先感到经济吃紧的国家,很快沙特也将发现它难以继续维持占其GDP10%的国防预算。委内瑞拉正在为转变成更理性和财政节俭的政府而努力,而沙特与俄罗斯也将紧随其后。

对于世界其他地区而言,低廉的能源价格从过去就一直是经济增长的动力,没有理由来怀疑现在这个关系会被打破。在能源进口国居多的非洲、亚洲,以及欧盟、美国、日本,经济将更高速地增长,而这也意味着一个在大层面上来说更稳定的世界。

 

黛博拉•戈登(Deborah Gordon)卡内基能源与气候项目负责人

全球经济发展离不开石油。但不能轻率地说低(高)油价单独导致了全球不稳定。不过石油市场波动加剧无疑是一个巨大的不稳定因素。如果油价在未来几年依旧疯狂地波动,其很可能会彻底搅乱经济、技术、地缘政治的基础。

不能轻率地说低(高)油价单独导致了全球不稳定。
 
Tweet This

据称,石油与天然气所积聚的主权财富基金(由沙特阿拉伯、俄罗斯及其他石油储量丰富的国家持有的金融投资组合)已达7万亿美元。许多国家依赖于石油利润来维持经济和稳定社会。此外,目前市值超过1万亿美元的全球石油产业还依赖于更多的未开采的石油资源。市场估值的严重损失将会影响政治力量。

不过石油不会永远那么便宜。市场运行机制决定了上升的终会下降,反之亦然。眼下石油市场正经历转型。这或许是施行碳税的好时机。当市场重新自我调整时,气候变化(更大的全球不稳定因素)的影响也反将映到油价中。

 

克里斯蒂娜·考施(Kristina Kausch)卡内基欧洲中心非常驻研究员

未来数年,低油价很可能会加剧中东,尤其是海湾地区的动荡。

#低油价 很可能会加剧中东地区的动荡。
 
Tweet This

人们都知道这些石油国家独裁者的统治是建立在可以取悦公民的各种补贴、低税收和其他经济特权之上的。在油价暴跌的打击下,那些高度依赖烃类资源的经济体如阿联酋、沙特阿拉伯、巴林、阿曼和卡塔尔在过去几个月都开始削减补贴,基本食品和燃料价格也上涨了60%。面对着未来要继续“勒紧裤腰带”的情况,那些习惯了政府慷慨施舍的海湾国家的国民可能不会安静地接受这样的损失。

也许更重要的是,正是由于意识到权力正在衰落,海湾地区的政权或许将更加意识到其正面临着危险和威胁,进而采取一些更激进的地区行为。值得注意的是,沙特阿拉伯的狂热时常会引发激进主义,例如也门战争和最近利雅得与德黑兰之间被迫不断升级的对抗。这使人联想到一头受伤的狮子的暴怒,也让沙特阿拉伯看起来不像西方的盟友而更像捣乱者。

尽管收入损失惨重,沙特阿拉伯仍然坚持增加产量,以保证他们的石油充斥市场,压制潜在的伊朗石油出口,并保护其市场份额。这表明,在利雅得的风险评估中,地区性威胁显然比国内的危机更受重视,然而这种平衡可能很快就会被打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在当前的消费水平下,海湾国家截止到2020年将用完其所有的资金储备。当利雅得变得焦虑时,西方国家也应该感到紧张。

 

大卫·利文斯通(David Livingston)卡内基能源和气候项目研究员

想法的转变真迅速!仅仅在一年半以前,油价的下跌还被广泛解读成一个对全球系统的有利现象,财富从挥金如土的石油生产国转移到主要的石油净进口国如欧盟、印度和菲律宾的消费者手中。

而如今,许多人却开始质疑低油价红利的观点。在欧洲,大宗商品价格下跌所产生的通货紧缩担忧,压倒了被推定的低油价的财富效应。在中东地区,石油美元的蒸发正在倒逼必要的改革,但也正在使充满焦虑和敌意的地区环境恶化。廉价石油也使得必要的远离以化石能源为基础的经济转型变得更漫长、更艰苦。错失气候目标的风险随之上升。

#石油 市场打个喷嚏,整个世界便会得一场严重的感冒。
 
Tweet This

最重要的是,根据经济行家们的新观点,油价断崖式的下跌(在一年半的时间超过70%的跌幅)很可能会不成比例地侵蚀全球资产价格,带来流动性陷阱的风险,并由此引发一场痛苦的去杠杆化过程。

欢迎来到新的非线性世界。石油市场打个喷嚏,整个世界便会得一场严重的感冒。

 

迈克尔·吕勒(Michael Rühle)北约新兴安全挑战部能源安全负责人

低油价可能不会破坏全球稳定,但会使国际关系变得更加难以预测。

#低油价 会使国际关系更难以预测。
 
Tweet This

如果油价继续保持当前的低位水平,俄罗斯以及中东、北非地区的一些石油生产国将遭受更大的经济损失。对习惯于用大量补贴来稳定民众的国家来说,全球石油持续过剩的预期可能会成为这些国家出现国内不稳定形势的诱因,再加上某些中东石油生产国之间不断加剧的地缘政治冲突,你可能会看到一场爆发在北约家门口的猛烈风暴。而此刻,伊朗还未重返石油市场。

从北约的角度看,俄罗斯是最重要的一环。俄罗斯最近积极的军事现代化进程与其因低油价承受的巨大经济损失形成了强烈反差。由于石油和天然气出口占到俄罗斯财政预算的一半以上,俄罗斯经济正在走向衰退。这会让俄罗斯变成一个更温和的伙伴吗?还是俄罗斯政府会走向冒险主义的外交政策,将其经济问题归咎于西方?俄罗斯的选择对欧洲乃至全球稳定都至关重要。

作者言论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乌利齐·斯派克(Ulrich Speck)大西洋学院高级研究员

从外交政策的角度而言,低廉的石油和天然气价格会带来稳定的影响,而非不稳定的。因为像俄罗斯,伊朗,沙特这样的石油国家在多数情况下都会是境外不稳定因素,而非稳定因素的制造者。

从外交政策的角度而言,低廉的#石油 和天然气价格会带来稳定的影响。
 
Tweet This

这与这些国家政权的性质有关。大多数石油国家都被精英集团掌控,其政权建立在两大支柱上,一是通过补贴收买民众的支持,二是用财政资助扩张主义甚至侵略性的外交政策,以维持政权的合理性并抵御民主化的压力。

和那些需要同时进口和出口商品与服务的国家不同,过分依赖石油和天然气出口的国家相对较少地接受资本主义的商业伦理及其文明,他们在对外关系中也往往不在意寻求双赢的解决方案。

石油和天然气价格下跌削弱了俄罗斯、伊朗和沙特干预其邻国的能力,如果只从长期来看,这将提升全球稳定性。但从短期来看,由于权力基础受到威胁,这些国家可能变得更激进。

 

德米特里•特列宁(Dmitri Trenin)卡内基莫斯科中心主任

油价持续下跌并没有给全球造成新的不稳定,但对已有的不稳定却起到了巨大的推波助澜的作用。那些财政依靠石油收入的国家正面临着来自国内的严重制掣以及潜在的社会和政治动荡的可能。现在正在遭受这种痛苦的国家是海湾那些仍然富裕的产出石油的君主制国家,而不是那些较贫穷的阿拉伯国家。

#油价 的巨幅跳水对已有的不稳定起到了巨大的推波助澜的作用。
 
Tweet This

对俄罗斯来说,油价的巨幅跳水对其过去15年来都赖以生存的经济模式造成了致命一击,进而削弱了维系该国的各种政治和社会关系。俄罗斯不仅身处这样严重的危机之中,它也遭遇了国内的信任危机以及方向感的缺失。这一切都发生在俄罗斯异常积极的外交政策时期,正如俄罗斯政府已经打破了冷战后由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并武力干涉了乌克兰和叙利亚所表现的一样。贫困正在严重限制俄罗斯政府对外作为的能力,但它不太可能就此罢手。

原则上,油价下跌会使俄罗斯重回经济和政治现实主义,促使其推动经济多元化,发展技术和投资人力资源。但目前这些愿望还没有实现。现在的权贵们坐享既得利益,因此墨守成规,不求改变。相反地,他们希望油价很快就会回升到让他们舒服的水平,而对于改变和转型的兴趣微不足道。随着俄罗斯复兴的推迟,正加速到来的是衰退。

 

王韬 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非常驻学者

出乎意料的是,作为全球最大的石油进口国,中国发现自己无法对目前的低油价拍手叫好。诚然,低油价意味着中国在进口石油上将节约很大一笔支出,但国内油品定价并不透明,当调价和国际趋势脱钩的时候,就会引发公众的不满。

#低油价 将影响#中国 发展可再生能源的积极性。
 
Tweet This

低油价也使得中国巨额的海外石油投资项目失去了经济性,比如中国的石油公司最近签订的油气进口合同。在中国投资了数十亿美元而手握数百亿美元未偿还贷款的委内瑞拉,其政权和中国在该国资产所面临的风险正以令人担忧的速度加剧。

长期看来,化石燃料价格走低也会影响国内发展可再生能源及追求经济转型的积极性,这会给中国和世界带来更多的污染和更大幅的经济波动。无论对生产者和消费者来说,盛宴在现实中都不是会持续下去的。

 

本文最初发表于卡内基欧洲中心“战略欧洲”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