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朝鲜进行第四次核试验之后不到一个月,卫星图片显示朝鲜西部的卫星发射场有进行发射准备活动的迹象。近期曝光的朝鲜照片也出现了一种比朝鲜现有的“银河三号”更大的“银河九号”火箭模型。鉴于金正日生日2月16日即将到来,朝鲜有可能在近期以纪念金正日生日的名义进行新的火箭发射。这种火箭发射将违反联合国的对朝鲜决议,原因是火箭技术和弹道导弹技术具有极强的相关性,朝鲜可以通过进行火箭发射试验来提高其远程弹道导弹技术。

如果朝鲜进行火箭/导弹发射,势必会在国际社会中引起新一轮的广泛谴责和声讨。中国目前正在经受朝鲜第四次核试验之后国际社会要求中国加大对朝制裁的压力,此次试射势必进一步给包括中国在内的周边国家带来新的压力和难题。如果朝鲜进行核、箭连试,美国、韩国、日本等国家必将进一步加强包括导弹防御合作在内的军事和安全合作,客观上将进一步对中国安全利益带来负面影响。朝核问题的解决,究竟路在何方?

赵通
赵通的研究重点为战略性国际安全问题,包括核武器政策、军备控制、防扩散、导弹防御、太空安全以及亚太安全政策等议题。
More >

首先一点,对朝鲜进行全面经济制裁不会有正面效果。对于与朝鲜有相似历史经历的中国来说,这一点不难理解。中国自己的核武器和战略导弹发展项目就是由于在朝鲜战争和台海危机中受到美国的核讹诈而被迫建立的。在苏联与中国反目之后的六、七十年代,中国受到来自西方阵营和苏联的全面经济禁运和制裁,更受到来自双方的军事威胁。但这种极强的外部压力,非但没有迫使中国放弃核武器项目,反而激发中国更快、更专注地研制出了核武器和战略导弹。

当时的中国与现在的朝鲜有比较相似的政治体制,越大的外界压力反而越激发出强烈的追求民族尊严和民族自强的决心。在赫鲁晓夫向毛泽东表示中国没有能力也不必要制造高难度的核潜艇之后,毛泽东奋而立下“核潜艇一万年也要造出来”的誓言。今日犹如往昔。朝鲜在刚刚掌握裂变核武器和陆基导弹技术不久,就马不停蹄地大力发展高难度的氢弹和潜射弹道导弹技术,这自然有军事需求的现实考虑,但难免也透露出其绝不示弱、专啃硬骨头、顽强追求国家荣誉、拼命赢取民族自尊的政治决心。这种情况下,西方国家所提出的禁止对朝能源和粮食出口、禁止进口朝鲜矿产、禁止朝鲜航班越境的釜底抽薪式的全面制裁,绝没有可能逼迫朝鲜就范,反而只会引发朝鲜更拼命的对立。全面经济制裁之下,一个极具对抗性并面临彻底经济困境的朝鲜,只会孤注一掷、变得更加歇斯底里和不可预测,并很有可能以极其暴烈的方式引发一场剧烈的地区动荡。这种结果不会是任何一个周边国家希望看到的。

中国也无法对朝鲜进行全面经济制裁。中国如果掐断了朝鲜的生命线,很有可能将中朝关系变成彻底的敌对关系。冷战期间,中国和苏联就是在短短几年之内从亲密的盟友变成刀兵相见的仇敌;苏联在中国边境附近部署核武器,成为对中国最严峻的安全威胁。如果中朝反目成仇,怎能保证朝鲜的核武器不成为对中国的安全威胁?连拥有世界上最强大核力量的美国都担心朝鲜领导人的“非理性”行为在一定程度上是无法通过核力量进行有效威慑的。中国又怎能轻易把自己置于这种“非理性”的核威胁之下?美国及其盟友不愿意用军事打击的方式解决朝核问题,就是不愿意承担军事行动可能带来的安全风险。但他们却要求中国承担全面对朝经济制裁的重大安全风险,这是一种非常自私的要求。

全面对朝经济制裁也与根本性解决朝核问题的目标背道而驰。中国一直以来认为,根本性解决朝核问题的途径还在于鼓励朝鲜发展开放性的经济,逐渐与国际社会接触、交流和接轨,在这个过程中逐渐适应、调整、改革,并最终回归国际社会,成为一个正常国家。从金正日到金正恩,也显示出了尝试这种路径的意愿和行动。金正恩在执政后就承诺把发展经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放在最重要地位,并采取了一系列扩大开放和对经济进行市场化改革的举措,也取得了较显著的效果。但朝鲜长期以来对美国的威胁感知根深蒂固,难以信任美国提出的消极安全保障,于是最终决定实施“核武与经济并重”的路线,希望通过核武获得彻底的国家安全,并在此基础上全力进行经济建设。在这种情况下,对朝鲜进行全面经济制裁只会与鼓励朝鲜对外开放的努力背道而驰,并断送以稳健方式解决朝核问题的前景。

如果朝鲜有意扩大与国际社会的接触,为何又进行核试验,并进行可能的火箭/导弹发射试验?一方面,上个月的核试验至少部分是由于技术原因推动的。朝鲜虽然成功地进行过核爆炸,但不一定已经掌握核武器小型化技术。朝鲜需要在实现一定的核武器爆炸当量的同时尽量减小其重量和体积,以便能与导弹结合,成为具有真正作战能力的可用的核武器。在实现核武器小型化之前,朝鲜实际上并不具备核打击能力,也就不具备可以保障国家安全的核威慑能力。为此,从技术角度来看,朝鲜需要通过核试验更深入检验其核武器设计并最终实现核弹头小型化。

另一方面,朝鲜领导人也可能希望通过核试验和火箭/导弹试验为自己带来外交谈判的机遇。美国前总统乔治·布什和前驻联合国代表约翰·博尔顿提出的总共六个“邪恶轴心” 国家和“边缘邪恶轴心” 国家(Beyond the Axis of Evil)之中:伊拉克、伊比亚已经变色;叙利亚陷入长期内战和分裂;古巴已与美国实现邦交正常化;伊朗也于近期通过伊核协议的达成而获得重新被西方国家接纳的机会;只有朝鲜是唯一还陷于与西方国家的剧烈对抗和孤立之中的“邪恶”国家。金正恩在朝鲜半岛的一隅眼观世界大势演变,怎能不心急?同时,奥巴马通过几年的外交努力,以实际行动证实了他确实是寻求与敌对国家进行认真对话的美国总统。去年,美国与古巴成功建交;在美国的支持下全面伊核协议也顺利达成并于今年1月16日正式实施。而可能在美国大选中胜出的下一任美国总统,不管是民主党中呼声最高的克林顿,还是更激进的共和党人,都不可能对朝友善。所以,金正恩有可能希望在奥巴马任期的最后一年里抓住机会,奋力一搏,实现与美国关系的突破性进展。而最近几年,美国政府一直对朝鲜实行名为“战略耐心”、实为以拖待变的消极外交政策。因此,不排除金正恩希望通过核试验和火箭/导弹试验迫使美国承认拒绝与朝鲜接触的“战略耐心”政策是失败的,是无法阻碍朝鲜核力量的壮大的,由此逼迫美国重新开始对朝接触、与朝谈判。

从近期朝鲜的外交动作来看,也没有要刻意制造军事挑衅的意图。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核试验前还提出重视发展与韩国的关系。朝鲜在核试验之后立刻声明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政策,并承诺不向其它国家转移核武器和核材料(即不进行进一步核扩散)。这些承诺直接针对国际社会对朝鲜核武器项目的最大担忧,体现了自我约束和自我克制的自卫防御姿态。针对美国和韩国的反制措施,朝鲜也表现得较为冷静和低调。这些都反映出了朝鲜倾向于缓和局势的总体战略意图。

此外,外界怀疑朝鲜夸大了其第四次核试验的技术水平,并没有进行传统意义上的完整的氢弹试验,但却大张旗鼓地宣扬氢弹试验成功。同时,根据对朝鲜公布的试验录像判断,朝鲜于2015年12月进行的潜射导弹发射试验并没有完全成功,导弹在顺利出水后的点火阶段发生爆炸。但朝鲜官方宣称此次试验成功,并发布了拼接过的录像。这些对自身核能力和导弹能力进行夸大宣示的行为,可能是以增大朝鲜未来谈判筹码为目的的。这意味着朝鲜有可能希望尽快进行谈判,并愿意针对自身的核和导弹能力做出一定程度上的利益交换。

当前情况下,要求朝鲜彻底放弃核武器能力是非常不现实的。更为可能的是实现对朝鲜核能力的冷冻并杜绝进一步核扩散。继续不切实际地追求朝鲜彻底弃核的目标只会给朝鲜更多继续增强其核能力的时间。美国关于在朝鲜半岛部署最新军事能力的讨论将激发朝鲜继续发展核能力的决心。而全面经济制裁不但毫无助益,反而会激化态势,带来极具风险的后果。

对于中国来说,可以尝试把朝鲜的核和导弹试验问题与中朝关系的其它领域脱钩。与西方国家相比,中国较为能够理解朝鲜发展战略威慑武器的安全动机,因此不必随着西方的指挥棒起舞。基于前面提到的原因,按照西方的思路也无法有效解决朝核问题。中国仍然可以在其它领域继续发展与朝鲜的正常交往并维护与朝鲜之间的正常国与国关系。但同时也让朝鲜认识到,中国并不赞成朝鲜一味强硬追求核能力的做法。因此,只要朝鲜有违反联合国安理会决议的行为(进行核试验、火箭/导弹试射等),中国就会毫不犹豫地进行公开谴责,并依据联合国安理会决议对朝鲜进行针对性制裁。既然中朝双方无法在核试验问题上达成共识,不如就把这种分歧完全公开,并进行明确,并将这种单一领域内的分歧与总体双边关系分离开来。这样,中国既能维护国际核不扩散原则和国家利益,又能争取维持正常的对朝关系,避免中朝关系陷入无可挽回的僵局。

解决最棘手的问题,有时候需要最简单的思路。童叟皆知的《伊索寓言》中有一则直观但深刻的故事:风神和太阳神打赌,看谁能把一名路人的大衣脱下来。风神把大风挂得越厉害,路人把大衣裹得越紧;而太阳神一出场,路人立刻感受到温热起来,自动脱下了大衣。对于令世人挠头的朝鲜来说,它的“以超强硬对抗强硬”的政策和看起来充满挑衅性、非理性和不计后果的行为方式,正突显了其领导人内心深处的脆弱感和受威胁感。须知,表现出极端的强硬性和非理性行为方式,是弱者在与强者的对抗中获得生存的理性战略。缓解这种行为的正确做法绝非继续对其加大威胁,而是要采取缓解对立、缓和局势的做法。对于在朝核问题中扮演关键角色的美国来说,其下一步对朝政策将深刻影响朝鲜半岛局势的发展。七十年代初,尼克松总统能够飞越太平洋,直接与中国领导人握手,从此彻底扭转中美几十年的严重对立。当下,奥巴马在没有国内政治包袱的最后一年任期中,如果也能针对朝鲜做出同样的战略性选择,相信将为朝鲜半岛的和平稳定做出历史性贡献。

本文最初发表于《凤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