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的中国核惊吓

2015年,一起最近得到披露的关于冷战期间美国一次严重核武器事故的报道在全世界引起震动。与以前大家所熟知的曾发生在世界其它地方的历次核危机和核武器事故不同,这起核事故发生在中国的邻国日本,而且差点给中国带来前所未有的巨大核灾难。1962年10月28日,当美苏正处于由古巴导弹危机引发的严重军事对峙中时,美国驻日本冲绳导弹作战中心的作战指挥官错误地将真实的导弹发射命令代码发给了此导弹基地的发射控制中心,要求冲绳岛上的美空军班组立刻发射32枚载有Mark 28型大当量核弹头的Mace B巡航导弹。Mark 28型核弹头每枚爆炸当量为110万吨TNT,比广岛原子弹的威力强大70多倍。据美当事士兵回忆,发射命令中32枚核导弹的打击目标中相当大一部分是苏联之外的目标。鉴于部署于冲绳的Mace B巡航导弹的预设打击目标包括苏联、中国、朝鲜、北越这些社会主义国家,可以推测,这32枚核导弹中的一部分是以中国为打击目标的。

而就在本月,刚刚解密的美国官方档案也显示,美军在50年代末拟定的核武器打击目标列表包括了位于各个社会主义阵营国家里的众多拟打击目标。其中针对中国的打击目标集中在北京,包括北京市及周边的重要人口、工业设施、军事基地等军事及平民目标。如果这些核导弹的一部分对北京等地进行打击,后果难以估计。而且苏联在自己及自己的盟国遭到核打击后,很难会不进行大规模的核报复打击。一场全面核大战恐是最终结局。

赵通
赵通的研究重点为战略性国际安全问题,包括核武器政策、军备控制、防扩散、导弹防御、太空安全以及亚太安全政策等议题。
More >

1962年这场由一个低级错误而引发的核事故,如果在最后关头不是因为部分美军发射班组对这份要求对苏联和苏联之外的多个敌对国家进行突然核打击的发射命令感到不解因而没有立即执行的话,一场不可估量的核灾难差点就这样无缘无故地降临到苏联、中国、朝鲜、越南人民的头上。这场差点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具灾难性的“躺枪”事故,如果不是几十年后美当事士兵的披露,可能会一直不为世人所知,从而悄无声息地湮没于历史的积尘中,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但对于自觉战争如此遥远的当代中国人来说,猛然之间,竟然发现自己几十年前曾与核灾难如此近地贴面而过却浑然不知。看似稳定的相互核威慑格局下,隐藏着的是各种预料不到的巨大风险。带着这一身冷汗,再回头审视今天的世界核态势和核扩散趋势,也许能对今日的现状和未来的发展有更加深切的认识。

核裁军的停滞与逆转

冷战结束后,国际核裁军一度取得显著进展。美俄两个超级核大国之间的核关系逐渐平稳。奥巴马总统上台后,更提出了积极的核裁军愿景。但在最近一段时间,美俄日益升温的外交对立和军事紧张关系开始对双方的核裁军政策带来令人担忧的消极影响。这个趋势在过去的一年中表现得尤为明显。为了应对北约咄咄逼人的军事压力,俄罗斯总统普京一再强调要重点强化俄罗斯的核武器能力,在财政困难的情况下,依然投入巨资研发和生产新型核武器投送系统。同时,大力恢复和加强与冷战时期类似的战略核武器巡逻任务,提升战略轰炸机和战略核潜艇进行远距离战略巡逻的频率,开展大规模的战略火箭军演习。甚至通过电视节目有意或无意地披露一些“离经叛道”的新型核武器研发项目,比如新型远程核鱼雷。这种现有核武器国家不断研发新型核武器的“纵向核扩散”趋势,在2015年里得到了鲜明体现。

与此同时,美国在经过了激烈的国内辩论后,决定全面更新包括陆基洲际核导弹、战略轰炸机和战略核潜艇在内的“核三位一体”武器系统。而且与奥巴马希望降低核武器在国家安全战略中的地位相悖的是,不少美国知名智库和学者开始要求美国逆转削弱核武器作用的政策,提出要强化核武器的作用。随着奥巴马2016年任期的结束,这种要求提升核武器作用的呼声可能会影响到下一届美国总统的政策。

2015年是美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签约五周年。但双方下一步核裁军的前景并不乐观。依照以往美俄核裁军的惯常做法,双方一般会在现有核裁军条约签署后很快就开始商讨下一份核裁军协议,因为一份协议通常需要经过多年的艰苦谈判才能达成。但在2010年《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签署至今,美俄之间尚未就下一份裁军协议开始进行讨论。相反的是,美俄之间在2015年就《中程导弹条约》的纷争继续延烧。双方均指责对方违反《中程导弹条约》,不但进一步削弱了双方的政治互信,也为此重要军控条约的前景蒙上阴影。

横向核扩散:地区动荡的根源

在横向核扩散方面,与中国关系最密切的东北亚地区核局势没有出现积极转机。在美国的以拖待变政策下,朝鲜在巩固其核武装国家地位方面又进了一步。美、韩军方和情报界开始认为朝鲜可能已拥有核武器小型化技术(虽然还未经过试射检验),朝鲜年内也进行了至少两次潜射导弹的弹射试验并取得部分成功。朝鲜领导人继续展现出决不放弃核武器的强硬态度,并于近日首次提到拥有热核武器(氢弹)。在朝鲜的国内经济形势也出现好转、抗击外界经济制裁的能力上升的情况下,未来国际社会也许应该考虑推动更加现实的政策目标:即说服朝鲜停止进行新的核试验并停止发展更先进的核武能力,同时保证不向其它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体转移核材料和核技术,以换取国际社会加强对朝鲜的外交接触和经贸援助。

在朝鲜半岛的另一端,韩国和美国于2015年续签了双边民用核合作协议。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没有坚决要求韩国采纳防扩散 “黄金标准”―即彻底放弃发展敏感的铀浓缩和乏燃料后处理能力。美国同意韩国继续对其开发的干法后处理技术(pyroprocessing)进行研究,也没有排除韩国日后进行商业化干法后处理活动的可能性,这为韩国积累敏感的军民两用核技术提供了可能。

在民用核合作协议方面,美国和印度的双边民用核合作在近年也获得突破性进展。两国虽然早在2005年就开始就民用核合作进行接触并很快签署了合作协议,但直到今年才解决掉阻碍双方实质性合作的重要法律问题,美国核能公司向印度出口核电站不必再担心如果发生核事故后需要承担全部责任的问题。美国同时继续推动印度核国家身份的“正常化”,大力支持印度成为“核供应国集团”的正式成员。在印度游离于国际核不扩散机制之外并继续发展核武器的情况下,美国推动印度核身份的“正常化”被视为是对国际核不扩散制度的严重违背和挑战。美国对印度的倾斜态度,直接促使了巴基斯坦更加大力发展自己的核武器已维持与印度的核平衡。因此,南亚地区的负面核军备互动难以在未来短期内出现缓和。

中东是防扩散风险最大的另一地区。近几年来不少中东国家希望通过成立中东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区的方式从根本上防止包括核武器在内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在中东的扩散。但这种努力不断受挫。2015年4月至5月,五年一度的《核不扩散条约》审议大会在联合国总部召开,但埃及等国家提出的尽快召开地区大会、推动中东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区建立的提案虽然被写入了大会最终文件的草案,但在最后时刻还是被与以色列关系密切的美国等国家否决。这也直接导致了整个审议大会没能达成任何最终文件,为未来国际核不扩散机制的发展前景蒙上阴影。

但中东地区也在2015年见证了一项重要的核不扩散成果:即伊朗核问题协议的达成。这份被称作“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的协议,经历了数年的多边博弈及整整两年的艰苦谈判,终于在各方均作出让步的情况下成功达成。由此,伊朗被允许保留一定的铀浓缩能力,但在规模和技术水平上受到严格限制并必须接受史无前例的全面监督和核查。目前协议的执行情况总体顺利,伊朗有希望于明年尽早获得经济制裁的取消。伊核协议的达成,缓解了曾经围绕伊朗核问题的剑拔弩张的紧张军事对立,但无法从根本上解决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对伊朗核项目的未来忧虑。由此引发的防范、对冲和制衡行为将继续影响地区安全的稳定。

非传统核威胁与人类共同命运

2015年,随着伊斯兰国在中东地区攻城略地并在世界各地制造大规模恐怖活动,一种较少被提及的潜在威胁正引起国际社会更多的实质性关注,这就是核恐怖主义。过去五年里在世界各地已经发生了至少四起执法机构成功截获走私犯罪集团试图向恐怖组织贩卖放射性材料的事件。而伊斯兰国就是其中的买家之一。今年2月,走私者曾试图向伊斯兰国买家贩卖大量具有极强放射性的铯。这种放射性材料如果被伊斯兰国这样的极端组织用来制造核“脏弹”,必将带来比传统恐怖袭击更大的社会恐慌。为此,国际社会试图通过加强对核材料和核设施的安保措施来减少核材料和放射性材料落入恐怖分子手中的风险。奥巴马总统本人对此问题给予了空前重视并从2010年开始亲自号召发起了两年一次的世界核安保峰会。2016年将在华盛顿举行最后一次峰会。随着奥巴马任期临近结束,通过举办核安保峰会来推动核材料保护的方式已经显现出边际效应递减的问题。如何在明年最后一次峰会后继续在世界范围内加强核安保交流和合作是防止核材料向非国家行为体扩散将面临的重要课题。

在关系着人类生存问题的核领域,即将逝去的2015年是具有标志意义的一年。这一年是人类首次核爆炸试验之后70周年,也是人类第一次在战场上实际使用核武器之后70周年。20年前,世界各国成功地谈判达成了《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试图阻止核武器的进一步扩散。同一年,国际法院发表了具有历史性的咨询意见,认为对别国使用核武器或威胁使用核武器的行为是不合法的。但直到今天,防止核扩散的努力举步维艰。《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至今尚未生效。而冷战以来在核裁军和降低核武器作用方面所取得的积极进展也有停滞甚至后退的趋势。面对核武器所带来的种种直接或者潜在风险,国际社会开始强力推动重视核武器的人道主义后果的运动,提出应该达成一项从根本上禁止使用核武器的国际公约。这项倡议与我国长期以来的“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政策和一直寻求的“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的核裁军目标是一致的。但国际社会究竟是否有能力在此问题上达成共识,从而构建一个更加远离核威胁的未来,还取决于所有国家的积极努力和广大公众的共同关注。

本文最初发表于《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