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束访美之旅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本周访问英国,他将是10年来首度到英国访问的中国国家主席(上一次是前国家主席胡锦涛2005年对英国进行的国事访问)。在筹备本次访问活动的过程中,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和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分别以“黄金年”和“黄金时代”描述当前的中英关系。在上个月的五天中国之行中,英国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e)曾指出,“中英合作正位于黄金十年的起点。”习近平主席访英后,中英双边关系将如何发展?中英关系的黄金时代又将怎样呈现? 

中英经济合作的黄金时代

经济合作是当前中英关系中首要及最重要的部份。这是两国经济的相互依赖性日益加深和卡梅伦政府的务实外交政策的结果。2012年5月卡梅伦会见达赖喇嘛后,中英关系在2012年和2013年进入了一个低潮。英国对中国人权问题提出的批评及香港主权回归后的自治状况也是双边关系的摩擦点。如今,卡梅伦政府变得更加务实,将目光更多的投向了两国关系积极的方面——英国不顾美国的反对加入亚投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就是很好的证明。目前,中英两国政府都希望能够弥补过去几年失去的机会,尤其是英国意识到其对华关系的发展已落后于中德关系时。

史志钦
作为欧洲问题专家,史志钦教授在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主管中欧关系项目。
More >

关於两国的经济依赖性,英国是中国在欧盟内第二大的贸易伙伴(仅次于德国),而中国也是英国在欧盟外的第二大贸易伙伴。英国是欧盟成员国中最吸引中国直接投资的目的地,同时也是中国在欧盟内的第二大投资来源国。

总而言之,当前中英关系的“黄金”交流(商品和资本流动)非常明显。由重要商界人士组成的代表团随同习近平主席出访英国,中英双方將达成大笔商贸协议。中方有意推动其铁路、能源、航空和电信企业打入英国市场,而英方则对中国金融市场很感兴趣,并希望能吸引更大量的中国资金。其中,作為世界性金融贸易中心的伦敦希望能提高中国投资,尤其是商业投资(而非房地产投资)的总额和质量。

英国经济近期的表现相对强劲,但这一增长势头并不稳定,例如:英国央行近几个月来的决定还是继续维持历史最低水平的利率(0.5%)。作为一个开放型经济体,英国对国际市场很敏感。此外,卡梅伦及其所在的保守党刚刚获得了对新政府的控制权,为了保持选民的支持率,保守党必须进一步促进英国的经济复苏。因此,拥有13亿人口庞大市场和超过3.5万亿美元外汇储备的中国无疑是英国至关重要的经济伙伴。

笔者最近的一个研究在伦敦采访了十四位英国社会精英人士,受访者都将中国看为“巨大的市场”和“庞大的资金来源”。他们希望伦敦能成为人民币交易的欧洲中心,同时还希望中国能对英国金融业开放金融服务和资本市场。

核工业和高铁行业是中国现阶段最热衷与英国合作的行业。获得英国的合同标志着西方经济体对中国自主研发尖端技术的认可,也意味着中国工业已成功实现了从生产低技术产品的世界工厂向先进技术生产商的转型。

此外,中方将说明近来的人民币贬值情况和中国股市的波动,以确保英方看到中国经济继续改革的信心。伦敦是世界领先的金融中心,英国政府已将人民币纳入其外汇储备货币之中,对中国来说,英国是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合作伙伴。中英两国已同意就上海和伦敦股票市场的互联互通展开研究,这显示双方都非常希望两国关系能更上一层楼。

中英政治合作的黄金时代

习近平主席此行只专访英国一个国家,由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在白金汉宫招待,英方还安排了多场英国皇室成员跟习主席的会晤,这彰显了双方进一步发展两国战略伙伴关系(始于2004年)的渴望。中国外交部表示,习近平主席的此次访英之旅将标志着中英关系“黄金时代”的开端。

进入这一黄金时代意味着中英双方已将主要关注的目标转向建设性合作和共赢的利益。事实上,这一趋势从英国申请加入亚投行开始就已现端倪。英国是第一个加入亚投行的西方国家,并引发了其他西方发达国家随后的申请。中国很看重卡梅伦首相的务实主义以及双边关系逐步转向新型大国关系的良好势头。中国的人权问题、香港的政治体制改革以及网络黑客行为等具有争议性的话题会退出双边关系的焦点。

卡梅伦首相目前的另一当务之急就是在“英国的欧盟成员国身份”谈判中为英国争取最大利益。习近平主席在2014年访问欧洲大陆时拜访了四个欧盟成员国,而本次专程出访英国一个国家,中国对英国的高度重视有助后者提升其国际地位,增加英国与欧盟谈判的议价能力。巩固与中国等全球主要大国的密切关系可帮助卡梅伦政府消除有关英国国际地位下降的担忧,从而加强英国民众对政府的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习近平主席本次访英之旅若要真正开启中英关系的黄金时代,必须先让中国和英国意识到其目标的一致性。一方面,中国一直支持一体化的欧盟成为多极世界的重要一极,因此,中国希望英国继续留在欧盟。但另一方面,中国也知道欧盟内部有不同的意见。英国对欧盟近年加速的一体化不无担忧,而众多欧盟成员国都有各不相同的观点和利益,中国政府对此表示理解。英国退欧会带来很大的风险,留在欧盟並与布鲁塞尔保持一定的距离仍然是英国保留更多的独立性的选择。

关键的是,英国与美国的特殊双边关系才是对英国至关重要的。英国也不太可能放弃跟其他西方伙伴一同建立並一致认同的价值观和规范体系。从上文中提到的“黄金时代”可以看出,中国和英国有意淡化两国在意识形态上的差异。然而,双方在政治文化和社会价值观上的差异依然存在。成熟的伙伴关系需要双方尊重彼此的分歧。虽然冲突是国际关系的一部分,但高度全球化和相互依存才是当今世界的主旋律。中国和英国等成熟的合作伙伴应该向对方及整个国际社会释放出积极的信息:关注共同利益是发展的关键。

受访的英国精英人士中大部分均表示,中英两国之间的紧密伙伴关系需要双方进一步加深了解。对话(而非任一方的自说自话)和开诚布公的意见交流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促进两国的文化和人文交流(如中英高级别人文交流机制和最近提出的历史文物交换计划)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也是构建全面伙伴关系必不可少的因素。建立信任需要漫长的时间,而习近平主席与卡梅伦首相的会晤就标志着这一历程的起点。适逢今年是中英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第二个十年的开局之年,两国领导人积极推动两国关系“黄金时代”的到来,使中英关系成为其他国家的典范。

本文英文版最初发表于《外交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