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6日,克里米亚地区举行了全民公投,97%的民众投票支持脱离乌克兰,以共和国身份加入俄罗斯。西方国家认为此次公投有违法律,不承认其结果。而与此同时,俄罗斯则发表声明称将会尊重克里米亚的决定,为其加入俄罗斯联邦铺平道路。

随着事件不断发展,联合国进行了两次重要投票。在克里米亚公投前一日,联合国安理会对一份决议草案进行了表决,该决议预先声明克里米亚公投结果不具备法律效力。西方成员国一致投赞成票,但俄罗斯对该草案动用了否决权,中国则在此次表决中投弃权票。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刘结一阐释了中国所坚持的立场,认为克里米亚问题矛盾错综复杂,牵涉历史与现实因素,通过这项决议只能使问题更加复杂。在2014年3月下旬,联合国大会对另一项决议进行了投票,该项决议要求国际社会拒绝承认克里米亚的任何国际地位变化。投票结果与上一次相同,西方国家投赞成票,俄罗斯投反对票,而中国投弃权票。

张利华
张利华在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主要研究中国的传统文化及核心价值如何影响中国的外交及其政策。
More >

中国为何在两次投票中都选择弃权?我认为,中国的决策是基于以下三点考虑:首先,西方国家在类似公投事件上采用双重标准;其次,中国一贯坚持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原则;第三,克里米亚地区本身历史因素复杂。

质疑欧美的双重标准

2014年3月,在克里米亚公投问题上西方国家坚持反对立场,与其对待以前的苏联加盟共和国类似公投的态度截然不同。例如,1991年苏联剧变,美国与西欧国家支持并迅速承认了乌克兰与格鲁吉亚的独立公投。20世纪90年代初,西方国家还积极支持了爱沙尼亚、拉脱维亚以及立陶宛这些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独立。通过这些行为,美国与其欧洲盟国有可能加速了苏联的解体。2008年,在科索沃宣布脱离塞尔维亚独立时,西方国家又为其提供了巨大帮助。

这些历史实例似乎显示出对于是否支持或反对苏联领土范围内的此类独立公投,美国与欧洲采取的是双重标准,仅以是否符合自身利益为依据。

对中国来说,美国与欧洲国家之所以反对克里米亚公投,似乎更多地是为了保证自身在东欧获得更大影响力,而非出于乌克兰的国家利益。因此,中国并没有赞成美国所提出的联合国决议草案。

坚持不干涉原则

中国外交一向以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为基础:“互相尊重主权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在这五条原则中,“不干涉内政”的原则长期以来都是中国外交政策的一个尤为重要的特征。

在中国看来,大国强国干涉他国内政会事与愿违,因为这通常会加剧他国的既有矛盾,从而火上浇油。当强国试图通过介入较弱国家的内政来扩大自身利益时,情况更是如此。自冷战结束后,美国乐于介入他国事务,甚至不惜投身战争的行为加剧了东欧以及中东地区的紧张态势与冲突。

克里米亚公投属于乌克兰内政问题。以中国的“不干涉内政”原则为指导,其他国家不应过分干涉其决定。西方国家对于克里米亚公投的非难可以被解读为一种干涉。

与此同时,俄罗斯对于克里米亚公投的支持以及接纳克里米亚地区的行为加剧了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冲突,并引发了一场武装冲突危机,造成长期动荡。俄罗斯在克里米亚地区的行动使人联想起1945年苏联对于蒙古独立的支持,该行为促使外蒙从中国独立出去。

基于以上考虑,中国也不支持俄罗斯的做法。因为中国既不站在俄罗斯一边也不站在西方国家一边,所以中国在2014年3月的联合国决议投票过程中投下弃权票。

俄罗斯与乌克兰:历史背景复杂

中国传统阴阳哲学认为,世间万物都具有阴阳两种元素。“一阴一阳之谓道”就体现了这一思想,这意味着阴阳两方面必须要达到平衡,且都需要纳入考虑。无论阴阳哪一方面,事件发生都有具体原因而且会带来特定后果,多重相互关联的因素会影响其结果。

同样,所处情况不同的各国也会有不同观点,而其观点又包含了很多不同的动机与利益。要检视这些事件不仅需要全面地看问题,还要了解影响事件发展方向、各国应对方式以及事件变化条件的因素。

这些思想为理解克里米亚问题提供了清晰明了的思路。刘结一大使强调,我们需要通过一个平衡的方式来解决当前的问题,既要尊重各方“合法权利与利益”,又要慎重考虑事件的复杂历史背景。

俄乌关系历史复杂。截至1991年,俄罗斯与乌克兰同属于苏联。1954年以前克里米亚地区属俄罗斯共和国所有,1954年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将其划归乌克兰。从俄罗斯的角度来看,克里米亚传统上是俄罗斯的一部分。虽然随着苏联解体乌克兰独立,克里米亚成为独立国家乌克兰的一部分,但俄罗斯与乌克兰依然为克里米亚的归属问题争执不休。

2001年乌克兰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俄罗斯族人口占克里米亚人口的58%。而乌克兰人本身属于东斯拉夫族群,与俄罗斯人具有密切的血缘关系。俄罗斯民族一直与乌克兰有某种特殊的联系,因为基辅是俄罗斯民族的发源地。今天,乌克兰在地理上还是欧盟与俄罗斯的之间的交汇点。

鉴于以上提到的历史关系以及乌克兰的战略位置,不难理解俄罗斯为何一直将乌克兰视为其势力范围的一部分和其与欧盟之间的防守区。2013年,俄罗斯将乌克兰的亲西方政策看作是对俄罗斯核心利益与安全的重大威胁。因此,当克里米亚提出脱乌入俄之后,俄罗斯竭尽全力为其提供支持。

中国在克里米亚问题上的态度

俄罗斯支持克里米亚脱离乌克兰,而西方国家与乌克兰将此行为视作分裂。然而,美国与西欧在该地区事务上似乎采取的是双重标准,1991年他们曾积极支持乌克兰的独立公投。这样的行为有违中国“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原则。

就克里米亚问题而言,中国既不站在俄罗斯一边也不站在美国和欧盟一边。因此,在2014年3月的联合国决议投票中中国投了弃权票。在乌克兰危机进入第二年之际,中国政府呼吁乌克兰、俄罗斯、美国以及欧盟国家进行外交谈判,避免武装冲突,通过政治手段解决问题。

本文系“中国观▪观中国”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