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迅速崛起正在重塑国际秩序,也在促使大国与小国重新评估如何与其他国家相互交往。戴维•莱克(David Lake)在他的著作《国际关系中的等级制》中表示,国家的治国方略不仅是随着各自国家的实力而改变的,也受到大国以及邻国之间的等级关系影响。莱克提出,国际体制是在自愿协议的基础上建立的,而强国通过这些自愿协议提供安全和治理等公共物品,以换取其他国家对国际规范的遵从。

讨论会由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的庞珣主持,戴维•莱克就国际秩序的未来以及从二十世纪美国在安全及经济领域中的领导经历中可吸取的经验等话题进行了探讨。其中的一些见解揭示了中国作为一个全球大国的崛起,将如何塑造现有的国际秩序,以及中国如何被现有国际秩序影响。

讨论重点

  • 现实主义和国际等级:研讨专家指出,所有国家都必须主要依靠其自身努力来寻求安全与繁荣的这一假设并不能说明所有国家的情况。他们解释说,强国与弱国会形成国际等级,前提是这样的等级秩序对彼此都是有益。通过这种关系,各国可以协调政策,制定激励措施,增进共同安全,促进贸易,并专注于具有经济比较优势的领域。
     
  • 大国和稳定性:研讨专家称,新兴大国的崛起和由此导致转向两极或多极国际体系本身并不意味着世界将变得较难预测和不稳定。他们认为,当大国结成战略合作伙伴的竞争群体时,稳定性就会成为需要关注的问题,尤其是在这些群体在经济上相互排斥的情况下,例如冷战时期的美苏关系。
     
  • 法律和关系权威:与会者指出,许多研究国际关系的学者都注重国家之间正式的法律和制度安排的权威,包括参与多边组织,如联合国(UN)和世界贸易组织(WTO)。但是,他们认为,各国之间的等级相互作用,因为涉及双边谈判,所以有显著的关系成分。他们的结论是,国家之间正式的法律制度权威和国家间的等级秩序这两种类型的参与都会影响国际秩序。
     
  • 权威的成本效益:研讨专家解释说,大国通过与其他支持国家进行协调,从而最有效地行使权力。他们认为,当大国能够向其他合作国家展示合作的益处时,它会对这些国家的决策产生更大的影响。促进全球治理、战略稳定和政治秩序是大国能说服其他国家效仿他们的主要方式。
     
  • 中美关系和区域性合作关系:研讨专家称,随着中国的崛起,它自然会想要加强与其他国家的紧密合作关系。同中国一样,美国也期待建立和增强与其他国家的合作伙伴关系,特别是亚洲国家,奥巴马政府曾表示美国要“重返亚洲”。与会者强调,开展透明且相互尊重的外交互动对于建立战略互信与保持稳定至关重要。

戴维•莱克

戴维•莱克是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政治学系的教授,同时他也是Yankelovich Center的主任。

庞珣

庞珣是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的副主任及驻会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是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