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几个月的油价下跌激起了一系列报道:谁是赢家?谁是输家?俄罗斯、伊朗等国虽受到不小影响,然而委内瑞拉才是最大的输家。鉴于石油出口占委内瑞拉全国出口收入的95%以上、政府收入的近50%,全球油价的下跌(从今年夏天的每桶110美元到如今的每桶70美元)使人们纷纷猜测委内瑞拉可能会出现主权债务违约甚至是政府倒台。

而另一边中国与美国却成为了石油价格下跌的受益者。中美两国是世界两大石油进口国,同时也是委内瑞拉最为重要的石油贸易与投资伙伴。尽管美国不断减少了对委内瑞拉石油的依靠,中国却与这一石油国家贸易金融纽带日益稳固。中美两国最近提出要共同应对气候变化,委内瑞拉日益加剧的危机给两国领导人提供了合作机会,借此契机制定积极协作的发展议程。两国有责任这样做,共同应对委内瑞拉超重原油对气候的影响,同时帮助委内瑞拉找到更为稳定的经济、环境发展方式。

陈懋修
陈懋修(Matt Ferchen)主要研究中国与新兴经济体、特别是与发展中国家的政治经济关系。
More >

委内瑞拉已探明的石油储量居世界之最,其中绝大多数是位于奥里诺科河石油带(Orinoco Basin)的超重石油,意味着开采、运输与提炼奥里诺科石油的经济和环境成本都特别高。尽管该国拥有极其丰富的石油资源,并且自进入21世纪以来油价一路走高,但委内瑞拉的经济、社会和政治都变得越来越动荡、极化。

在1999年到2013年总统乌戈•查韦斯(Hugo  Chavez)任职期间,他不断管控国家的石油资源,并利用这一收入促进委国国内政治和社会的重组,并且在安第斯山脉和加勒比地区建立一个在意识形态上与美国对抗的联盟。去年查韦斯因罹患癌症去世。在此很久之前,由于国家石油公司(PDVSA)的政治化与经营不善,他的“石油民粹主义”导致了原油产量的持续下滑。查韦斯去世后,新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as Maduro)领导不力,查韦斯主义石油热潮的余波愈演愈烈。最近全球油价的下跌将该国石油推动型经济早已存在的深层次运行不良和失衡问题暴露无遗。

在查韦斯石油激进主义的鼎盛时期,委内瑞拉与中美两国的石油、政治联系都在弱化。虽然美国仍然是委内瑞拉最大的石油出口国,但随着美国石油巨头埃克森美孚(Exxon)和康诺克(Conoco)等在两国商业和外交交恶的氛围中,纷纷停止了在委内瑞拉的投资项目,2000年左右委对美的石油出口量就日益减少。美委关系冷却之时,中国与委内瑞拉的关系却日渐升温。中委两国签订了一系列国家间贸易与金融协议,大幅拉动两国间石油贸易量,两国吹捧这一关系为互利的南南合作的具体实例。虽然中委之间石油和信贷的流动在过去十年稳步上升,石油贸易和投资额却远远低于委内瑞拉官方发布的数字以及中国政府与公司此前的预期。

比起该国的经济困难,委内瑞拉石油在全球范围的使用对环境造成的影响没有受到太多关注。和简单提炼轻质原油(比如美国提取油页岩)相比,委内瑞拉出产的石油需要更加复杂的焦化精炼,会对气候产生更为严重的影响。如果亚洲和欧洲等石油进口主要区域的炼油厂效仿美国,进行改进以精炼超重原油,那么可以说这是对限制碳排放量的公然挑战。要知道,炼制超重原油的碳排放量是传统石油的两倍。

尽管中美与委内瑞拉的石油关系走向不同,推动力也不同,但有理由认为委内瑞拉危机的加剧可以被视为制定积极议程的机会,以实现委石油及其自身更为可持续化的发展模式。长远来看,委内瑞拉超重原油和加拿大亚伯达油砂仍然会是美国、中国及其他国家今后主要的能源来源。鉴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奥巴马最近达成共识治理碳排放问题,超重原油的使用政策不仅应在达成这些目标上扮演重要角色,更应在全球最佳操作标准的制定上发挥作用。中美应与委内瑞拉的政府、商界和公民社会共同合作,为委内瑞拉及全世界找到一条石油的可持续发展之路,那么如今的危机便可创造出一个新的开始。

英文最初发表于《外交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