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总统普京上周向联邦议会两院议员、内阁成员、地方首长和立法会议代表等发表国情咨文。从吞并克里米亚带来的民族自豪感,到国际制裁,再到卢布暴跌,自去年的演讲以来局势已大所不同,普金总统的演讲自然有许多新内容可讲。

来自卡内基各中心的几位专家从不同的角度,就普京的年度国情咨文对于俄罗斯未来的重要意义及其在国际社会中的作用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您如何评价俄罗斯总统普京对俄罗斯联邦议会发表的国情咨文?您认为国情咨文的内容对于俄罗斯的外交政策以及俄罗斯与您的国家/地区的关系有何启示?

莉娜•哈提卜(Lina Khatib),卡内基中东中心主任

经济问题在普京总统的年度国情咨文中显得格外突出,他还强调俄罗斯拥有追求“合法利益”的权利,以此为俄罗斯的外交政策做辩护。普京认为,俄罗斯作为国际社会的一员,由于其发展得“过于强大、自主”,触动西方国家傲慢的神经,他们会采取制裁来遏制俄罗斯的发展,并将其推向孤立主义。普金指出,俄罗斯一直在抵制这种行为。由此得出,俄罗斯在乌克兰的行动正是其面对美国主导的阴谋所采取的捍卫主权的行为。

普京的这一观点也间接暗示了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固执已见的理由。尽管演讲中没有提及叙利亚问题,但是其“稳定是发展和进步的重要条件”以及“政治归政治,经济归经济”的观点表明,俄罗斯正在加速发展与东方国家的关系,以摆脱西方国家孤立俄罗斯的外交局面,并对其政治议程发起挑战。加强与中国的合作关系将稳定俄罗斯在联合国安理会中的地位,拯救俄罗斯经济,并且支持其重新成为超级大国的政治野心——真可谓一举多得。为了这最后的胜利,俄罗斯面对美国等西方国家施加的压力时必须保持强硬姿态。但是,若俄罗斯和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能够达成一致的话,那么追求“稳定”很可能是俄罗斯用来为其在叙利亚的行动做辩护的万能牌。当然,这样的辩护只有在俄罗斯的超级大国地位被国际认可的情况下才切实有效。

韩实,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驻会研究员

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国情咨文演讲中对于中俄关系、甚至是中俄间的商业关系都几乎只字未提。尽管中国是俄罗斯最大的贸易伙伴,但是普金在他的演讲中几乎没有提到。与西方闹翻之后,普京没有立即投向东方国家,而是寄希望于俄罗斯的国内市场来解决经济问题。

国内市场通常都会在总统演讲中占有重要地位,在危机时期更是如此,但是商业运营往往会削弱国界。全球金融危机后,美国总统曾谈到要重振美国制造业,而中国领导人也声称要将经济增长模式转变为以国内消费为主。但是之后,中国对美国的出口不降反增。美元的强势表现也是原因之一。

目前,俄罗斯卢布已跌至历史新低。卢布贬值对于从中国进口手机配件的俄罗斯公司来说是个坏消息,因为这意味着他们不得不支付更多的卢布来购买同样的配件。但对于向中国消费者出售啤酒的俄罗斯企业来说却是好消息。卢布贬值,俄罗斯的啤酒制造商就有能力降低销售价格,以此冲击百威啤酒和其他国际啤酒品牌在中国的主导地位。

俄罗斯国营公司向中国的国有企业出售大量的石油、天然气、木材和其他资源产品。俄罗斯还向中国推销重型设备,但市场表现不佳。迄今为止,中俄之间的贸易大多集中在政府控制或者有政府背景的上游产业中。现在,来自中国下游的自由消费市场对其他俄罗斯企业和私营部门提出了更多的需求。卢布下跌将让俄罗斯产品受到更多中国普通收入消费者的青睐。

事实上,即使俄罗斯商人能够像新西兰乳制品公司把牛奶卖给中国学生那样把更多的啤酒卖到中国,似乎也很难阻止其经济持续衰退。尽管如此,卢布暴跌可能会让俄罗斯的产品更接近中国消费者,而不会依赖于俄罗斯的国内市场。

乌尔里希•施佩克(Ulrich Speck),卡内基欧洲中心访问学者

对我的祖国(德国)来说,普京总统在12月4日的年度国情咨文演讲中没有提及俄罗斯的外交政策将有所变化。他所呈现的是完全相反的画面,他的演讲描绘了一幅俄罗斯正在遭受西方攻击的图景,而从西方的角度来看这着实奇怪,因为是俄罗斯对乌克兰动用了军事力量。

德国和其他西方国家会把这次演讲看作是俄罗斯刺激国内消费所用的话语,但其实这是非常危险的举动。因为尽管普金指出俄罗斯本身不会选择“自我孤立、排外主义、处处猜疑和寻找敌人的道路”,此次演讲却恰恰能起到相反的作用。

此外,普京很明显觉得有必要为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攻击及其对抗西方国家的行动做出辩解,他采用了三种方式。首先,普京在演讲开始时就宣称,吞并克里米亚是合法的,是有着历史、民族和宗教渊源的。其次,他声称欧盟忽略了俄罗斯在乌克兰的“合法利益”。(事实是,欧盟已经多次对俄罗斯发出会谈的倡议,但拒绝俄罗斯同乌克兰举行双边谈判)最后,普京将西方国家刻画成支持分裂主义而意欲摧毁俄罗斯的敌人。

普京在演讲中几乎完全回避了乌克兰东部的局势情况。他没有提及分裂分子,也没有提及明斯克停战协议,或者克里姆林宫最近重新启用的“新俄罗斯”(Novorossiya,历史上曾属于俄罗斯的一部分)这一概念。与之形成对比的是,他谈及了乌克兰目前困难的经济形势,并且质疑西方为乌克兰提供援助不怀好意。

这些情况都证实了一个观点,俄罗斯在短期内不会为乌克兰东部叛军争取更多的领土。相反,俄罗斯似乎希望乌克兰的新政府垮台,期待推选一位亲俄的领导人上台。

普京并没有反对当前的世界秩序。相反,他反复辩称俄罗斯的行为符合国际法。他提到了亚洲合作伙伴,但他没有提到俄罗斯已经准备好将重心转移至亚洲,或者与巴西、印度、中国和南非等其他金砖国家进行更深层次的合作。

关于欧亚经济联盟,普京主要向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以及亚美尼亚等潜在成员国发出信号,暗示他们加入EEU不会威胁到国家的主权,除此以外并未传递更多信息。

同时,普京多次强调,俄罗斯要想生存,主权是“必不可少的条件”。然而,这个观点同在后苏联时代建立一个类似于欧盟的组织的理念形成了鲜明对比,这是一个成员国通过交易部分主权来换取系统化、制度化的合作的集团组织。普京对欧盟国家发表了批评性言论,指出对这些国家来说,“民族自豪感或早已被遗忘,而主权也早已成为承受不起的奢侈品”。

王韬,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驻会研究员

由于经济困难和持续的西方制裁,普京振兴俄罗斯经济和吸引更多外国直接投资的希望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俄罗斯是否能够成功融入亚洲,尤其是中国的市场。在其演讲中,普京呼吁创建一个更加自由和公平的投资环境,以消除国内和国际资本间的差异,即便是面对国家垄断的石油和能源行业也不例外。此言可以看做是俄罗斯意欲加强与亚洲国家,尤其是中国之间的能源合作的信号。这也意味着俄罗斯有意全方位拓展与中国国有石油公司能源合作模式的信号。

普京演讲的重点是国内经济,对外交问题的关注甚少。由于俄罗斯政府近50%的预算收入都来自于能源行业,普京的演讲暗示其要向中国等贸易伙伴开放俄罗斯的经济和能源产业,特别是在能源贸易和投资领域进行更多合作。鉴于目前已经和中国签订了大型天然气和石油交易合同,俄罗斯和中国在未来短期内不太可能达成新的贸易协议,但俄罗斯肯定会受益于中国在能源领域的投资。这些措施是否符合普京发展俄罗斯自主技术和设备的愿望还有待观察,但俄罗斯目前取得的发展成果一定会为中国国有石油企业在俄罗斯进一步投资和合作创造新的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