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近一轮在维也纳举行的伊朗核谈过后,关于德黑兰核项目的谈判被延期至2015年6月底。美国、中国、伊朗和其他P5+1国家会继续寻求在削弱该项目的军事潜力的同时,不侵犯其将核能用于能源生产领域的正当权利的办法。谈判各方利益的分歧以及近期东欧地区地缘政治的变化使得谈判的过程进一步复杂化,而谈判结果将会对中东地区安全、中伊关系等产生广泛影响。
 
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的阿里尔•莱维特(Ariel Levite)详尽展示了此次谈判中不同利益方面的战略考虑,并且站在以色列决策制定者的角度就伊朗核问题为我们提供了非官方的观点。军事科学院的赵蔚彬大校做了点评。之后,赵通主持了讨论会环节。

讨论重点

  • 美伊国内的紧张局势:美伊两国国内民众都对核谈持怀疑态度,这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核谈协议达成的可能。一些美国国会成员基于1979年伊朗革命及随后的人质危机事件,一直对伊朗保持着不信任态度。伊朗共和国卫队和其他强硬保守派担心同美国关系的正常化会对德黑兰造成政治上的不稳定。
     
  • 核心目标的异同:与会者指出,伊朗似乎依然试图寻求在西方结束对其制裁的同时保留核权利,以此保存其制造核武器的能力。除开德黑兰以外,参与谈判的所有方面在确保伊朗无法拥有核武器方面都有着共同利益。但除此之外,目前每个国家也有着自己各自的算盘。中国必须平衡在伊朗的石油利益与国家的能源安全以及北京对单边制裁的厌恶态度。莫斯科方面则担心美伊的双边关系过于友好。而对华盛顿来说,解决核问题可能成为一个寻求与伊朗合作共同解决伊斯兰国问题的契机。
     
  • 谈判进程:与会者提到,谈判进程集中在四个主要问题上。第一个问题是,谈判协议以及国际监督是仅针对于核燃料循环还是也针对于伊朗可能进行的核武器化行为。伊朗认为,对武器化的监督已经超出了国际原子能机构的职权范围。第二个问题是,如何执行对透明度的认证以保证国际原子能机构的监督保障得到有力的支持。第三个问题是,如何设置激励机制对伊朗遵守协议的行为进行鼓励与奖励,同时确保德黑兰不会违反协议。第四个问题是,如何分阶段实施协议,来满足伊朗减少制裁的意愿以及其他利益相关方面对伊朗长期遵守协议这一坚决主张得到落实。
     
  • 核谈中额外的难题:与会者预测,核谈的延期可能会导致华盛顿和德黑兰的强硬派破坏协议的达成。为避免这种情况,各方在巩固联合行动中的共识的同时,应妥善处理目前多方相互斗争。目前的首要问题是,如何以一种适合德黑兰的方式构建起国际原子能机构职权,以监管伊朗整体的核项目。与会者推测,目前有迹象表明德黑兰已经决意储备多于其民用核电站所需数量的核材料。
     
  • 为潜在核扩散国开创先例:与会者认为,这些谈判的影响将不仅局限于伊朗和P5+1国家。P5+1国家应该在确保核不扩散条约可行性的同时打造一个更为强有力的规范性基础准则,使各国服从条约。一位与会者指出,一个不严格的协议有可能鼓励沙特阿拉伯这样的国家寻求自己的核计划。与会者总结道,伊朗在此发挥的作用就更为重要,因为迄今为止,全球所有核扩散案例并未能帮助我们总结出一个有效地解决未来其他国家的核野心的办法。

主讲人

阿里尔•莱维特(Ariel Levite)是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核政策项目的非常驻资深研究员。在加入卡内基以前,Levite于2002至2007年间就职于以色列原子能委员会,任常务副主任。他也曾为以色列国防部国际安全与军备控制办公室工作,担任负责国防政策的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

主持人

赵通是卡内基核政策项目驻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的研究员。他的研究重点为战略性国际安全问题,包括核军控、防扩散、导弹防御、战略稳定、以及中国安全与外交政策等议题。

点评人

赵蔚彬大校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中美防务关系研究中心的研究员。对中美关系、中国国家安全政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防扩散等问题有深入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