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墨西哥取消了与中国铁建集团(China Railway Construction Company, CRCC)签订的高铁建设合同,成为了中国与墨西哥这两大新兴经济体不稳定关系的最新例证。在邮件采访中,清华大学副教授、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常驻学者陈懋修(Matt Ferchen)探讨了中国与墨西哥的经济关系。

近些年来墨西哥与中国的经济关系有怎样的发展,尤其是在中国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后又有了哪些发展?   

陈懋修:中国-拉美商贸与外交关系的蓬勃发展仅始于十年前,这是由于中国对于拉美商品的需求激增。智利的铜、巴西的铁矿石、阿根廷的大豆和委内瑞拉的石油都涌向了中国,促进中国工业的发展,满足顾客的需求和商业的发展。

然而,所有与中国交好的南美国家都是资源丰富的国家,而墨西哥则是唯一被排除在外的主要拉美国家。这是因为即使早在中国加入WTO前,墨西哥与中国就已经是直接竞争对手,例如两国在针对美国的产品生产与出口方面就存在竞争关系。一直以来,单看墨西哥对中国的巨额贸易逆差就能知道墨西哥没能在这场竞争中获胜。但是,由于中国劳动力成本不断攀升及墨西哥的竞争力有所提升,这些不平衡发展已经在过去的几年中出现了变化。与此同时,在墨西哥总统捏托( Enrique Pena Nieto)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领导下,两国共同深化了中国在墨西哥的投资,包括墨西哥正在改革中的能源行业。  

由于墨西哥已加入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TPP)协定,而中国没有,那么TPP对中国-墨西哥经济关系有何影响?

陈懋修:近期来看,对于中国-墨西哥经济关系来说,TPP的重要性可能远不及墨西哥经济改革成果及墨西哥在太平洋联盟中角色的重要性。在某种意义上,所有这些都反映出墨西哥致力于进一步推动国内以及区域经济自由化与一体化,自20世纪80年代起墨西哥就已开始着手进行这一进程。中国对墨西哥包括汽车产业在内的制造业的投资兴趣不断增加。但是主要的兴趣与合作机会都存在于墨西哥的能源行业,中国的金融与能源公司希望可以参与其中。

从地域角度来说,墨西哥在太平洋联盟(包括智利、秘鲁与哥伦比亚,哥斯达黎也将加入其中)的角色标志着拉美太平洋海岸在贸易与投资方面是最有活力且最为开放的。对于中国而言,墨西哥在此集团中的角色很可能会延续这一趋势,进一步提升国内以及区域开放与一体化程度。

您认为中国将会如何回应墨西哥上周取消与中国铁建集团高铁建设合同的问题?

陈懋修:从墨西哥与中国的外交关系来看,本次取消高铁建设合同的行为属于非常严重的失礼行为,并有碍于中国与墨西哥在过去数年中建立的积极发展的势头。涉及的中国公司与政府部门已明确表示在此次竞标过程中没有任何不当行为。

然而,不论墨西哥最后对于取消合同给出怎样的解释,中国都可以从中吸取两项教训。首先,中国公司,尤其是国有公司,必须付出格外努力以保证这些高调的合同在法律与公共关系方面既符合当地法律又可以得到严格执行。第二点,中国对拉美以及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外交政策都强调基础设施投资与合作的双赢互利性。然而在本次事件中,就像在世界其他更为不稳定的地区一样,墨西哥国内对于政府是否善治的担忧(而导致的毁约)需要中国对于当地政治有更加深刻的了解,这一点更难实现。

本文最初发表于《世界政治评论》(World Politics R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