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中国海外利益增多,中国领导人日益积极参与全球事务处理。在习近平主席的领导下,中国的外交官提出建立新国际开发银行,以及在非洲冲突地区部署军队与维和部队的计划,并承诺同欧美合作共同打击中东恐怖主义。然而,随着中国实行更为积极的外交战略,其要如何继续遵守不介入、不干涉等传统外交准则,我们拭目以待。

兰普顿(David Lampton)与大家分享了他对美国就中国近来外交政策变化的认识与反应的看法。随后,史志钦主持了一场讨论会,赵可金在会上发表了讲话。

讨论重点

  • 中美两国在重要关头的关系:中美两国关系存在很多可能性,既有合作的机会也有可能会出现争端。与会专家认为中美当前的紧张态势比过去由个别事件引发的争端更加敏感、拖延时间也更长。这是因为引发当前两国间紧张态势的是两国短期内不会改变的利益冲突 。与会专家认为虽然中美两国海上争端进入白热化阶段,相关知识产权的问题也未解决,中美两国迅速发展的商品贸易与人员往来为两国建设性参与提供了基础。
     
  • 中美急需建立战略伙伴关系:与会专家强调,中美微妙的双边关系本质凸显出战略眼光与有力领导的必要性。2013年6月具有建设性的中美安纳伯格庄园会晤以及今年11月APEC会议期间的中美峰会为奥巴马总统与习近平主席的关系发展打下了切实的基础。与会专家强调称,中美两国各级政府需要有能力且负责任的领导,以减少双边摩擦并稳定两国关系。
     
  • 美国对中国的不同看法:与会者指出,美国不同社会部门对中国的看法也不尽相同。虽然中美两国在知识产权问题上仍有分歧,但美国商界一直以来都非常支持两国搭建双边互利关系,而美国州政府与市级政府官员也大力支持加深中美双边经济与投资联系。然而,11月美国竞争激烈的中期选举促使美国国会成员开始抨击中国,希望借此表现出在外交政策上的强硬态度。此外,与会专家提出,根据皮尤中心数据,美国普通公民对中国的看法仍有改善空间。
     
  • 不断崛起且多极化发展的中国:中国在经济方面取得的成功与不断增加的国际影响力不仅改变了中国的实力,也改变了中国人对中国全球角色的看法。一位与会者指出,随着中国不断壮大,会有越来越多强势的利益相关者希望影响中国外交与国内政策的制定。因而,更多的国家机构以及民意调查开始切实影响中国的外交政策。举例来说,与会专家注意到很多中国民众认为美国正在衰落,与中国的崛起形成了鲜明对比。这种观点给中国政府采取更为强势的态度造成了压力。
     
  • 培养制度包容性:与会者认为美国与其他一些既有大国应该在具有包容性的多边机构中为中国提供更多空间,以适应中国不断发展的全球角色与利益。中国、美国以及其他国家行为体应该共同努力打造稳定的合作关系。虽然美国最初并不打算将中国纳入早期的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谈判,但与会专家也指出这并没能阻止中国加入其中。此外,一位与会专家认为,新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有能力与既有机构相辅相成,而非一定要与其竞争。与会者强调,中美双方应该共同投资现有多边论坛而不是各自发展排他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