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20世纪70年代之后,能源问题再一次成为备受瞩目的新闻头条。由于乌克兰持续的动乱,欧洲对俄罗斯天然气的进口受到更加严格的审查。而近来,中国与俄罗斯签订了一份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多年天然气协议,这凸现出中俄这两个邻国日益加强的经济与政治合作。与此同时,美国正处于页岩油气革命的中心,改变着美国国内以及全球的能源市场与政治格局。然而,虽然人们可能没有注意到,但美国与中国都和委内瑞拉存在着基于能源的国家关系(三个国家之间存在着互动),这所产生的地缘政治影响是非常巨大的。

委内瑞拉已探明的石油储量居世界之最,多于沙特阿拉伯的石油储量,甚至多于伊朗与伊拉克两国石油储量之和。美国与中国是世界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和石油进口国,同时也是委内瑞拉最为重要的两大石油伙伴。2013年中美两国从委内瑞拉购买的石油总量超过了其石油出口总量的一半。

陈懋修
陈懋修(Matt Ferchen)主要研究中国与新兴经济体、特别是与发展中国家的政治经济关系。
More >

然而,委内瑞拉的石油有些特殊,是超重原油,这就意味着委内瑞拉的石油富含碳元素,因此其开发过程所带来的金融与环境成本要远高于其他种类的石油。委内瑞拉在其他方面也有特殊之处;尽管委内瑞拉能源资源丰富,但其依然深陷经济与社会问题,这都与其分化的政治体系密切相关。

因此委内瑞拉石油与政治的特点给中美两国带来了巨大的政策挑战。但对于中美两国政府来说,这些挑战同时也是机遇,促进两国通过共同合作减缓委内瑞拉以及其他地区超重石油带来的气候影响。

到目前为止,中美两国政府以及商业领导与委内瑞拉的关系正朝着相反方向发展。由于外交关系转冷,美国从委内瑞拉进口的石油日益减少,而与此同时中国不仅石油进口量与日俱增,对委内瑞拉的供资也在不断增加。

未来,三方关系将会对中美两国政府的互动带来重要考验,两国会各自出台使用超重石油的政策,并与能源丰富但深陷麻烦的邻国进行合作。

委内瑞拉与石油:巨大潜力,诸多麻烦

委内瑞拉是石油输出国家组织(OPEC) 的创始国之一,长期以来一直是主要的石油生产国。然而,直到2011年前总统查韦斯赞助马格纳储量项目(Magna Reserve Project)调查奥里诺科河石油带储量后,委内瑞拉的已探明石油储量才跃居世界第一。奥里诺科河石油储量据估达到了1万亿桶(根据当今技术水平其中有3800-6500亿桶为可开采石油),这使委内瑞拉的已探明石油储量在全球首屈一指。

虽然资源丰富,但委内瑞拉依然面对着严重且日益恶化的生产不足问题。根据国际能源署数据,委内瑞拉的石油生产量仅排世界第十二,石油出口量仅排世界第九,石油产量也从1997年每日350万桶的峰值降低到如今的每日250万桶1,这是OPEC的最低生产水平。

仍有其他因素使委内瑞拉的能源图景进一步复杂化,奥里诺科盆地的石油不是典型的常规原油,不会自动从油井中流淌出来。奥里诺科的石油种类主要是超重石油和沥青,平均API重力(美国石油协会燃油比重度数)值为极低的8.5°(碳含量越高的石油API重力则越低)。这意味着,与世界其他油田相比,开采、运输与提炼奥里诺科石油资源花费会更高,且会造成更大的碳足迹。

对于委内瑞拉来说,石油发展的巨大潜力与麻烦不断的现实之间存在着不小的差距,这不仅标志着委内瑞拉更深层次经济、社会与政治问题,更是这些问题的一种体现。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PDVSA)即使不是世界最杰出的国有石油公司,也是美洲首屈一指的国有石油公司。但时至21世纪初期,情况出现了大逆转,这是由于查韦斯彻底重组了PDVSA。该公司被转变为查韦斯玻利瓦尔社会主义道路的政治工具,公司的管理与生产能力也因此而遭到了削弱。

虽然PDVSA的生成力有所下降,但21世纪头十年全球盘居高位的石油价格依然给查韦斯提供了前所未有的资源,使其得以进行彻底的国内政治重组,并构建反美的联合安第斯山脉与加勒比地区的左派外交政策。然而,即使是在2011年公开查韦斯罹患癌症之前,委内瑞拉就已经出现了通胀率上升、暴力犯罪增加以及消费产品不足等问题,此外社会与政治分化现象也在不断恶化。虽然全球油价依然保持在高位,但自2013年年初查韦斯去世后所有这些问题都进一步加剧。石油出口依然占委内瑞拉出口收入的近95% 、政府收入的近50%,石油业依然是委内瑞拉经济的问题基础。而销往美国的石油一直以来都是维持委内瑞拉这一结构的关键因素。

日益衰退的美国-委内瑞拉石油关系

在过去的数十年中,美国与委内瑞拉虽然时常出现冲突,但石油联系却根深蒂固。自大约一百年前委内瑞拉第一次成为主要石油生产国与出口国后,美国一直都是其最为重要的石油贸易与投资伙伴。时至20世纪90年代中期,委内瑞拉成为了美国石油进口的最大源头,占石油进口总量的近20%(约210万桶每天)。与此同时,对美国的出口也是委内瑞拉石油出口总量的主要组成部分。

美国位于路易斯安那州与德克萨斯州的墨西哥湾沿岸地区的炼油厂已经具备了处理委内瑞拉(以及墨西哥)重油与酸性油的技术能力。这些炼油厂对于委内瑞拉超重石油的提炼会产生一种重要的副产品——石油焦(petroleum coke或称petcoke),这是一种碳含量很高的煤炭替代品,随着美国能源的不断升级石油焦很少在本土使用。石油焦在燃烧时会释放大量温室气体,与煤炭相差无几,但其燃烧所产生的灰尘与有毒物质则要多于煤炭。如今美国的炼油厂将越来越多的石油焦向亚洲出口,包括中国,用于亚洲国家的火力发电与工业生产。

与此同时,PDVSA的美国商业子公司雪铁戈(Citgo)一直以来确保了委内瑞拉在美国石油市场的炼油与汽油零售份额,这不仅在西半球是首屈一指,在世界也是数一数二的。

自从1976年委内瑞拉石油产业经历国有化之后,大部分国际石油公司都被禁止投资委内瑞拉。但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也就是1999年查韦斯就任总统前的几年中,由于石油开放,主要的石油公司,如艾克森石油公司、雪佛龙公司以及美国康诺克石油公司,都向委内瑞拉提供了大量投资。

在20世纪90年代达到峰值之后,委内瑞拉与美国之间的石油贸易与投资都大幅降温,更不用提两国的政治关系。2013年,委内瑞拉依旧是美国第四大原油来源与石油产品进口源头,然而由于对美石油出口已不足每日80万桶,美国石油进口中委内瑞拉的份额已降至总量的10%(参见下图)。

导致美国从委内瑞拉进口石油量减少的主要原因包括国内经济环境、庞大的市场力量以及公司具体决策。造成这一趋势的原因之一是美国当前的经济衰退,这引发了汽油需求的下降与石油进口的减少。而造成这一趋势的另一原因可能是美国国内页岩油资源快速的发展,但国内供给的增加主要减少了美国从非洲进口较轻原油的总量,并非是较重石油。导致进口量下降的原因还包括委内瑞拉石油生产的减少,以及美国炼油厂改用加拿大亚伯达油砂(如今加拿大是美国第一大石油进口源头)。 

很多美国石油巨头(除雪佛龙公司)都减少或放弃了20世纪90年代对委内瑞拉的投资。在查韦斯颁布了新规则,规定PDVSA在奥里诺科油田所有合资公司中的份额至少要为60%后,包括艾克森美孚与康诺克飞利浦在内的公司都大幅减少了在委内瑞拉的业务。美国石油公司与委内瑞拉政府之间的法律争端已经闹到了国际法庭,这很有可能会使委内瑞拉已经很危险的债务进一步恶化。

与此同时,雪铁戈公司在美国对委内瑞拉石油的提炼和销售量都有所减少,这既是因为公司内部出现了财政困难,也是因为美国政府对查韦斯与其继任者马杜洛(Nicolás Maduro)日益不满。确实,委内瑞拉当局已对出售雪铁戈的可能性进行了讨论,这可能意味着美国的委内瑞拉石油进口量会进一步减少。

情况反转的另一迹象是2013年盛产石油的委内瑞拉从美国进口了大量精炼石油产品,这是史无前例的。这一状况突显了美国国内石油行业的蓬勃发展与委内瑞拉石油行业的不断衰微。

在查韦斯与马杜洛的领导下,委内瑞拉通过公共关系展示出它在努力摆脱对于美国的出口依赖,同时不断增加亚洲的合作伙伴(主要是中国和印度)。尽管如此,在2013年委内瑞拉依旧将其出口石油的40%出售给了美国。因此,即使美国不再依赖委内瑞拉石油,委内瑞拉仍可以继续依靠美国,将其作为委内瑞拉最有价值商品的最大单独出口市场。

中国与委内瑞拉勉强维持的战略伙伴关系

中国与委内瑞拉于1974年正式建立了外交关系,而美国与委内瑞拉联系远比中国要久远得多。就像与其他拉美国家的关系一样,中国与委内瑞拉的关系发展也受到中国国内对于自然资源需求激增的影响。20世纪90年代初期,中国成为了石油净进口国,此后不久中国开始在委内瑞拉石油部门中寻求贸易与投资机会。

然而在查韦斯就任总统之后,中国-委内瑞拉关系才开始繁荣发展,形成一种特殊的双边关系,2014年夏天中国将委内瑞拉定位为“综合战略合作伙伴”。在很短的时间内,中国在委内瑞拉的石油利益便具有了一定形式、规模与重要性,这是中国与其他拉美国家能源与国家间关系所不能相提并论的。此外中国所进口的委内瑞拉超重石油或煤炭类产品,如奥里油或石油焦,无疑会对气候产生不利影响。

理论上,委内瑞拉无与伦比的石油供给能力与中国巨大的能源需求是一对完美组合。虽然委内瑞拉对美国的石油出口量已经有所减少,但对中国的出口量却在不断增加(参见上图)。在本世纪头十年的中期,委内瑞拉对中国的原油出口不足每日5万桶,而据估计2013年委内瑞拉向中国出口原油的总量增长到了30万桶每天(委内瑞拉成为中国第七大石油进口源)。2013年中国从委内瑞拉进口石油的总量占中国全部原油进口量的5.5% ,占委内瑞拉全部原油出口量的15%。

此外,自2007年中国就通过贷款换石油协议成为了委内瑞拉主要的外国融资来源,这些协议价值高达500亿美元,主要由中国国家开发银行提供。这些贷款意味着中国可以长期从委内瑞拉获得特惠原油与石油产品(尤其是燃油)。反过来,委内瑞拉则在无法获得其他国际融资的情况下,还是有机会获得来自中国的大量资金支持。

与此同时,中国的国有石油公司,包括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CNPC)与中国石化,已经成为了委内瑞拉不断扩张的奥里诺科勘探与生产过程中关键的参与者。

虽然中国-委内瑞拉关系特殊,但中国政府与企业领导长久以来都认为委内瑞拉是个令人沮丧的合作伙伴。总体来说,中国的期望没有得到满足。虽然双方都宣扬石油贸易与投资关系得到了大幅提升,但与此同时中国也看到了PDVSA的运行异常阻碍扩张与委内瑞拉经济萎靡状况的不断恶化。

年复一年,委内瑞拉与中国官员都会郑重声明,两国的贸易额将很快达到其最高值的两倍,甚至三倍。例如,PDVSA日前遭到解雇的总裁拉米雷斯(Rafael Ramírez)就常常将目标定为1百万桶每天。然而,这些目标从未有过会被实现的迹象。

虽然中石油与中石化加入了很多从事奥里诺科石油勘探与生产的合资企业,但实际的生产与投资量都还远低于两国的预期。这两个国家在努力的过程中都遇到了非常现实的困难,尤其是在升级改善投资与合作方面。早前的一个例子就体现了这些挑战,PDVSA放弃了与中国共同开发奥里油的大规模合作项目,中国甚至为了这种主要成分为沥青的专利燃料已经对发电厂进行了改装。但在没有与中国合作伙伴进行充分商议的情况下,PDVSA认定该计划在经济层面上不具备可行性,并单边做出决定为本国的超重原油寻找其他市场。

委内瑞拉的政治两极化与不断恶化的经济、社会问题在中国看来都是非常明显的警示标志,标志着委内瑞拉是个日益动荡且不可靠的合作伙伴。最初,中国国有银行、石油公司与委内瑞拉进行交易所采取的方式是为了避免合作过程中的政治经济风险。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国有石油公司、智库分析师以及一些外国观察员都认同,贷款换石油结构(更不用提国家间关系的不断发展与加深)是对委内瑞拉可能出现的违约行为甚至是两国整体贸易投资关系恶化的有力对冲。但尤其是在查韦斯去世后中国国内外观察员都开始变得不那么乐观了。

政策建议

美国由市场导向,从委内瑞拉进口的石油总量减少,而中国由国家导向,与委内瑞拉石油产业的合作有所扩张,这体现出两大能源进口国正向着不同方向发展,但美国与中国都有理由重新考虑其针对委内瑞拉以及超重石油资源的短期与长期政策。

对于中国而言,重组合作战略的原因是非常清晰的。国家开发银行的贷款换石油项目以及其他国家间承诺都没能带来期盼中的石油贸易与投资机会。相反,中国政府、国有银行以及石油公司现在都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在加拉加斯开设了新的支行,以更加小心的监管中国的贷款与投资。然而,对于中国来说真正的挑战是如何实现与委内瑞拉石油关系的显著改善,这一目标的实现要依靠委内瑞拉经济治理与政治健康的整体提高。但中国长期以来所坚持的不干涉他国内政政策日渐显得不切实际,使解决这些问题变得非常困难。

从美国的角度来看,对于委内瑞拉石油进口的减少主要受公司决策影响,这限制了美国与意识形态上存在敌意的能源供应国的接触。两国之间的外交关系在查韦斯担任总统后就非常紧张了,即使在查韦斯去世后也没有明显好转。美国增加了从(有时)更加友好的加拿大进口更重石油的总量,甚至超过了从委内瑞拉(与墨西哥)进口减少的总量。但美国对于委内瑞拉石油依赖的减少并没有带来针对委内瑞拉有效且经过深思熟虑的外交战略,或是针对目前美国仍在消耗或加工大量委内瑞拉原油与石油产品的有效的能源与气候政策。

作为世界最大的石油消耗国与进口国,中国与美国有机会也有必要共同合作来减少委内瑞拉超重石油所带来的气候影响。这样的合作应该作为中美全球能源治理与安全日程的一部分,包含市场机制设置,如碳价以及针对源自超重石油加工的高碳含量产品(如石油焦)的技术合作。关于如何管控对于委内瑞拉以及其他超重石油(尤其是加拿大超重石油)的使用,中美两国所作出的决定将会成为世界其他国家的范例。但无法通过合作建立标准、进行最佳实践就意味着两国之间要有一国将主动权让给另一国或是更多其他普通市场力量。

与此同时,委内瑞拉与其巨大的能源资源也向中美两国提出了挑战,中美两国在努力构建习近平主席所提的“新型大国关系”,而这一关系需要两国的合作而非对抗。确实,委内瑞拉与包括缅甸在内的东南亚国家一样,就像是一次重要的测试,检验中美两国的“后院外交”是否将会变成对于影响力的一种零和追逐,或是两国是否可以通过合作找到新的区域平衡,造福所有区域内国家。委内瑞拉位于美国传统的地缘政治影响范围,而中国也日渐视东南亚为后院以及合法的势力范围。

中国同委内瑞拉能源与政治关系日益紧密的时期正值委内瑞拉与美国关系日渐敌对的时期。在同一时期,美国也再次决定优先发展与东亚以及东南亚国家的关系。

在可预见的未来,能源将是这些动态平衡的核心。尽管中美两国不可避免会承受压力进行竞争(甚至有可能出现对抗),但找到新方式进行能源与气候问题合作是中美两国决策者的当务之急。

1注:关于委内瑞拉的石油统计数据很不一致。例如:2013年,PDVSA的原油产量官方数据约为2.9万桶,然而美国能源信息署的数据为2.5万桶。尽管很难得到关于委内瑞拉石油的可靠一致的数据,但其总体产量下降、向美国出口量减少,以及向中国出口量增加的趋势确实显而易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