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和地方政府的债务水平居高不下,不免令人担心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很快就会发生信用危机。举例来说,信用评级机构标准普尔的报告显示,中国截至2013年底企业债务14.2万亿美元,规模世界第一。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信贷条件放宽以及随之而来的建设繁荣和资产价格暴涨引起了人们进一步担忧。人们认为中国正在经历房地产泡沫期,泡沫的破灭可能会带来灾难性后果。

尽管如此,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经济学家和中国问题专家黄育川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仍然表示,由于其负债的公司和银行都是国家所有的,中国并不是典型的注定要遭受西方式债务危机的国家。

黄育川
黄育川(Yukon Huang)是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亚洲项目的资深研究员。他的研究聚焦于中国的经济发展及其对亚洲和全球经济的影响。
More >

德国之声:许多分析师认为,中国很可能会招致债务危机。目前是否有迹象表明即将有大量中国企业丧失偿债能力?

黄育川:许多人都认为,中国很可能会招致债务危机。我认为,中国确实面临着困难局面,但并不是典型的注定要发生债务危机的国家。中国的确在企业债务方面存在问题。企业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比率已达世界最高水平。

但在政府或家庭债务方面,并不存在任何问题。

即使是在企业部门,中国的大多数企业也没有任何问题。其薄弱环节主要存在于一小部分大型国有企业中,这些企业过度举债并因此积累了大量债务。

然而,这些债务问题与西方不同;因为这些公司不仅全部归地方政府或中央政府所有,而且都有这些政府在背后支撑,这就意味着国家最终会为这些债务负责。为什么这些大型国企不会像西方企业那样引发类似的连锁债务问题?原因就在于此:西方国家的私营公司面临偿债问题。

那么,地方政府的债务问题呢?

虽然地方政府在过去八年借了不少钱,但是债务审计结果表明,这并非普遍问题。至于那些确实存在问题的地方,无论是省级政府还是中央政府都会帮助其摆脱困境。

关键问题在于,中央政府是否有足够的财力解决某些企业和地方政府的债务问题?答案是肯定的。中国拥有将近4万亿美元的储备,并且其政府债务总水平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占比较低。

实际上,中国的储蓄超过了投资,中国是少数几个储蓄率比投资率更高的国家之一。此外,该国仍然保持着大规模的收支盈余状态。因此,中国并不具有将发生金融危机的国家的典型特征。

中国目前财政问题的根源在哪里?

中国的问题在于财政体系薄弱。因此,地方政府只得从银行系统借款,为道路、发电厂、卫生和教育等一系列领域的投资提供资金支持。这样一来,银行就介入了基础设施建设融资,而这反过来又增加了金融风险。在西方经济体中如果出现金融危机,我们就会认为问题出在银行系统;但在中国,真正的问题却存在于财政体系。

您认为扭曲的激励措施同时促进了中国的影子银行和房地产的繁荣局面,这些因素对中国的经济有何影响?

首先,每个国家都有一个影子银行部门,但中国的情况比较有趣,那就是该国的影子银行部门只是在过去七年中才显现出来。自那时起到现在,该部门已经变得相当重要,占了新增信贷的一半左右。

但是与其他国家影子银行的规模相比,中国影子银行的整体规模就是小巫见大巫了。一般而言,我们认为西方的影子银行不存在什么问题。例如在纽约和伦敦,金融体系基本上都是由影子银行组成的,对冲基金、投资银行和信托公司等都在其中。

但是,有必要弄清楚该部门为何只是在几年前才出现。答案就是,影子银行中的很大部分都是与房地产开发联系在一起的,而在十年前中国还不存在私人房地产市场。

当私人房地产市场出现时,市场开始围绕资产及房地产开发运行,大量的信贷融资就此产生。这在大多数国家中是一件好事,因为离了它国家就无法发展资本市场。

但是由于人们并不熟悉这一市场,因此存在新的风险,从而需要更多的监管审查。但相比于西方的情形,在中国,影子银行的相关风险相对较小。

这些问题将对近年来增长减慢的中国经济产生怎样的影响?

问题在于,中国正在着手处理房地产行业的过度建设问题。因此,当局若要让市场力量发挥作用的话,就必须停止房地产建设一到两年,让需求赶上供应的步伐。我的观点是,为了实现可持续发展,中国经济的增速应进一步下降,大概接近6—6.5%。

到那时,如果中国政府再推出适当的改革措施的话,在这十年剩下的时间里以及未来或许可以加快增长速度,使其回升至7%,甚至是7.5%。但是,这就意味着实施十八届三中全会上所概述的基础结构性改革。

普遍认为,中国经济需要以接近7.5%的速度增长,才能创造足够的就业机会。在这种情况下,增速下降到6—6.5%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这是一种奇谈怪论。只有极个别国家能实现6%的经济增速,而且在大多数以4%的速度增长的经济体中,失业根本算不上大问题。因此,一个有趣的问题就是,为什么中国需要以6%或7%或8%的速度增长才能避免出现失业问题呢?答案是:根本就不需要。

事实上,中国存在劳动力短缺的问题;十几年来,工资一直在以每年10%的速度增长。因此,认为中国必须为了避免失业而高速发展的看法是夸大其词的。包括政府在内的人都持有这种观点。

当今中国的情况与十几年前大不相同。当年国有企业正在进行减员增效,与此同时许多人迁移到城市。这样一来,劳动力以每年4%的速度增长,因此经济不得不以每年9%的速度增长,以便吸纳日益增加的工人。

但今天,由于劳动力不断减少,再没有必要追求高增长率了。5—6%的增速即可防止出现失业率过高的问题,同时亦不会妨碍工资的大幅增加。

本文最初发表于《德国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