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公司对于非洲棉花、纺织与服装部门的投资对非洲相关产业有双重影响。一方面,亚洲服装与棉花制造商进驻非洲后为非洲企业带来了现代化的生产技术与先进的管理理念,促进非洲当地生产企业的发展。而另一方面,当地生产商则要面对亚洲低价棉花所带来的竞争。

清华-卡内基中心为探讨非洲棉花-纺织-服装生产链的发展组织了专家座谈会,清华-卡内基中心的唐晓阳在最新一篇论文《亚洲投资对非洲纺织工业的影响》中就对该问题进行了分析。在唐晓阳展示过研究结果后,北京大学的刘海方与清华-卡内基中心的庞珣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Danwei网站负责人金玉米 (Jeremy Goldkorn)主持了本次讨论会。

讨论重点

  • 雁行模式:与会者探讨了纺织业在19世纪英国工业化中以及在日本与亚太地区国家工业化过程中的推动作用。与会者解释称雁行理论是工业化的一个阶段,发展中国家从劳动密集型产业(如棉花与纺织生产)开始向资本密集型发展。通过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发展中国家获得了财富、知识和技术,这使它们可以逐渐转向更为复杂的工业产业。与此同时,劳动力密集型生产会转移到其他发展中国家。与会者肯定了雁行模式的作用,这检验了非洲的工业化以及纺织生产的重要性。然而,与会专家推测说,如果发展出因地制宜的非洲模式可能会有更好的效果。
     
  • 《多种纤维协议》到期:自1974年至2004年年底,世界纺织市场一直遵循着严格的配额体系,对于进口发展中国家纺织品的数量有严格控制。与会者表示,世界纺织品价格保持在高位,这促进了非洲纺织业的蓬勃发展。非洲纺织业主要将产品出口到西方国家。然而在该协议到期后,世界市场不再受配额影响,中国与其他亚洲国家纺织品出口量得以增长,世界纺织品价格也因此而有所下降。与会者解释了亚洲纺织品是如何在国际市场与国内市场上对非洲同类商品形成压倒性优势的。
     
  • 棉花-纺织-服装生产链:在亚洲同类商品带来的竞争压力下,非洲的棉花、纺织与服装生产在2005后开始出现大幅收缩。与会者对上述三个产业都进行了深入分析,并对这些行业当前所处的经济环境进行了探讨。有多个非洲国家已扩大了棉花出口规模,其中部分国家的出口规模甚至超过了2005年前的水平。此外,非洲的棉花生产设施都得到了改善。虽然纺织与服装产业的市场竞争更为激烈,但各个企业仍得以在缝隙市场中生存。与会者探讨了非洲企业小规模经营的灵活性,这既可以适应时尚趋势也可以满足对于传统商品的需求。然而,在很大程度上纺织品生产是非洲发展的薄弱点。大部分非洲国家的纺织业都不能与亚洲国家相竞争,这是由于前期投资与生产维护费用偏高,且外国生产商带来了激烈竞争。与会者解释称,当前的形式是,非洲国家向亚洲出口棉花,同时从中国进口服装。但是,与会专家对于非洲的工业化持乐观态度。
     
  • 亚洲对非洲工业化的投资:由于亚洲生产成本(尤其是劳动力成本)攀升,制造商希望重新为工厂选址,在成本更低的国家进行生产,以保持竞争力。非洲自然资源丰富,劳动力成本低,对于亚洲投资者具有很大吸引力。与会者表示,很多亚洲投资者都可以担负建设大规模工业生产设施的高额预付费用。与会者认为,这些产业可以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促进知识、财富和技术的交流,是非洲现代化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然而,与会专家对于外国投资的效率问题并没有达成一致。
     
  • 对非洲国家的政策建议:如果非洲国家可以充分调动外国投资,大量的外国资本将进入本地市场。与会者深入讨论了外国投资者当前所面对的挑战,尤其是非洲国家整治的动荡与基础设施不足。此外,与会者还指出非洲国家可以通过采取一些政策增加对投资者的吸引力。就短期发展而言,与会者建议非洲采取补贴与税收鼓励等政策。非洲国家的长期发展目标应该包括改善基础设施和积极与外国进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