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到2030年中国与印度在全球能源需求中所占比例将超过30%。中印两国均主要依靠进口来满足国内能源需求。其中,到2020年中国国内66%的石油消费将依靠进口来满足,到2017年印度将会成为世界最大的煤炭进口国。

马六甲海峡是亚洲重要的石油运输咽喉,2011年每天有1500万桶石油运输通过该海峡,中国82%的进口石油必须途径此处。无论是中国的能源进口还是更广泛的贸易往来,马六甲海峡都是非常重要的海运枢纽。而站在另一个角度,印度正非常急切地向东看,期望可以从美国获得新的石油和天然气供应。中国与印度这两大在地理上相邻的新兴经济体,再加上对中国南海到印度洋海洋航线的共同依赖,使得人们不禁担心这是否会导致中印两国在该区域的能源与海上安全问题上进行面对面竞争。

王韬
作为气候与能源领域的专家,王韬在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负责中国气候与能源政策项目,尤其关注非常规石油与天然气、交通政策、电动汽车领域。
More >

去年10月,中国主席习近平在首访东南亚期间正式提出了“海上丝绸之路”,旨在促进中国与东盟国家的经济合作。而这条海上丝绸之路也会一路向西延伸穿过印度洋直通非洲,与15世纪郑和下西洋时如出一辙。

中国在印度洋不断增加的活动是显而易见的。中国积极投资航线沿岸国家的基础设施,促进当地经济发展,在巴基斯坦建设深水港,以及在斯里兰卡、孟加拉以及缅甸建设海军基地。与此同时,印度承诺与越南在有争议的中国南海合作进行石油勘探,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惹恼了中国。

中印两国对于能源供给与日俱增的需求不应成为造成两国关系紧张的原因。中印两国政府完全有理由在能源安全战略方面进行合作,而不是寻求单独行动,而且在两国能源领域的合作已经有所进展。

2014年3月第三次中印经济战略对话在京举行,中国总理李克强强调了中印两国发展条件的相似性。他提议两国扩大全方位合作,尤其是要在能源领域进行合作。中印两国不仅仅是世界最大的能源消费国,更是世界最大碳排放国。由于这些共性,两国更应进行合作而非竞争。

目前中印两国已在中缅天然气管道项目中达成合作,参与该项目的还有韩国与缅甸。这是一个是极好的例子,证明了在主要能源基础设施建设领域进行国际合作将有利于参与各方的发展。上述四国都需要对管道建设负责,此外各方共同参与项目投资也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地缘政治紧张状况及相关的风险。这并不是中印合作的唯一案例,中印两国的国有石油公司甚至早在2005年就在叙利亚合资开办了石油企业。

2013年5月,中国与印度均在北极理事会中获得了非北极国家观察员国身份。尽管在北极进行资源开采会遇到很多困难,但不可否认的是与其他国家一样,中印两国对于北极潜在的自然资源以及天然气资源都十分感兴趣。两国的国有石油公司目前都在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与俄罗斯石油公司进行洽谈,希望可以对近北极地区的石油与天然气进行投资。考虑到项目相关的风险,两国应该像在中缅天然气管道项目一样,联合起来与俄罗斯公司谈判。

中印两国都拥有大量的高灰份煤,而且都在国际市场上大量进口石油与天然气,这一状况促使两国在国际气候变化谈判上更加紧密团结。中国与印度都面对着同样的两难处境,一方面要为十数亿的人民持续提高经济发展水平,另一方面又要应对国际社会减少化石燃料燃烧带来的碳排放的强大压力。以发展经济与应对气候变化为基础进行合作有助于两国更有效的保护各自的正当利益,同时也可避免互相以对方的损失为代价的利己决定。

世界能源的版图正在从传统资源与技术转向新资源与技术。在这一新背景下,中印两国在与新能源供应方合作,满足本国能源供给方面有着共同的目标,这包括了美国的页岩气,以及非洲、南美的新油气田。尽管中印两国政治、经济体系均不相同,但作为中印两大新兴国家可以从彼此的成功中互相学习,在确保重要共同的海洋航线与能源供给安全方面的合作也会让双方都收获更多。

英文最初发表于《外交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