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下旬,美国总统奥巴马将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展开首脑会晤。作为奥巴马三年半以来的首次访日之旅,此次访问的交流重点及范围备受媒体瞩目。日本与中国在尖阁诸岛/钓鱼岛问题上争得不可开交,中国东海可能发生的军事冲突必将成为美日两国领导人的首要话题。

战争不太可能爆发,但也不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倘若发生,美日同盟将面临五十四年来最严峻的考验。顺利通过(甚至避免)这一考验的唯一途径,是美日领导人亲自商定出可协调行动的计划。

詹姆斯•肖夫
詹姆斯•肖夫(James L. Schoff)的研究集中于美日关系及地区性事务、日本政治和私营部门在日本决策中的作用。
More >

此次访问已公开的话题是经济和美日联盟现代化。美日两国都在努力发展经济,同时还要应对挥舞着导弹、反复无常的朝鲜,以及俄罗斯、伊朗和叙利亚境内的潜在不稳定因素。

值得注意的是,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框架下,区域贸易自由化多边会谈进展拖沓。而这一会谈被认为是奥巴马政府“再平衡”战略的关键。这个最为敏感的政治话题对于美国参与亚洲事务至关重要,尤其值得两位首脑关注。两国领导人将在这一问题上投入不少时间,但短期内他们很难取得显著突破。

美日两国正在修改防卫合作指南,这项历史工程的推进和获批需要两国领导人的积极付出,但目前,这项工程的进度仍未过半。本次会晤只能对谈判双方提供宽泛的指导。会晤的其他议题还将包括美军驻日基地调整、能源合作以及协调海外发展援助行动。

其中,一项不容忽视的议题是:中国和日本有一定可能(尽管几率较小)会因尖阁诸岛/钓鱼岛而陷入军事冲突。华盛顿和东京必须就如何面对这一局势进行坦诚的对话。这对有效协调双方行动来说至关重要,并能避免动荡与不安。

约七平方公里的尖阁诸岛/钓鱼岛本身虽小、无人居住,且可开采资源有限,却成了中日在东海角逐的焦点,对美国来说也意义重大。

二战后,美国控制了这些岛屿和冲绳的其余部分,并一度将其布控在美军的火力之内,同时向日方支付了租金。1971年,美国向日本归还冲绳,尖阁诸岛/钓鱼岛的管理权也同时移交;虽然美国官员意识到中国和台湾对此持有异议,但美国并未在这一主权问题上明确站队。

然而,美国正式承认了日本对这些岛屿的唯一管理权,并承诺如果日本受到某种攻击,它将依照双边安全条约“(与东京一道)采取行动,排除危机”。四月初,美国国防部长查克•哈格尔在东京再次重申了这一点。遗憾的是,中国还在不断挑战日本的行政管制权。中日军事冲突的风险进而增加。

中国似乎并不想在岛屿问题上与日本发生真正的军事冲突,而是有意建立中方的管控,从而向日本施压,迫使其承认领土争端,打开双边会谈之门。北京定期派遣中国海警船进入尖阁诸岛/钓鱼岛周围海域,派海军舰艇在边缘巡视,以此施加压力。自2012年年底日本政府从私人手中购得部分岛屿后,这种猫鼠游戏就不停上演。2013年,中国船只进犯尖阁诸岛/钓鱼岛海域近两百次,而2011年只有两次,2010年一次都没有。中国还派侦察机飞临岛屿进行施压,造成日本战机以破纪录的次数(2013年超过三百次)在该地区实施应对。

中日双方都承诺要谨慎行事、避免冲突升级;但当前情况已引发日本的强烈指责,称中国海军的火控雷达已“锁定”日本为目标,暗示中方有意冒险展开进攻。近几个月来,已有日本防务分析家呼吁日本当局要做好准备,在中国军队(或渔民)登岛时,誓死“夺回”岛屿。

倘若冲突爆发——不管有意还是无意、或大或小,日本将不得不承担起保护自身和岛屿的责任;但事件定会立刻引发美日联盟展开磋商,讨论美国该如何以恰当的方式参与进来。日本希望仰仗美国的火力支持,希望美国及早出手进行威慑;但美国官员担心,如果这样做,一方面北京会做出局势升级的判断,另一方面日本也会过度自信,提出更高的要求。但如果华盛顿过于谨慎,始终模棱两可,又可能使中国误以为日本的盟友不愿或无法捍卫其主张,进而引起北京贸然夺岛或其他严重的军事冲突。

最坏的局面将是美国出面阻止日本的自卫行动,或敦促其做出让步;这无疑会严重损害美日同盟的“基石”,影响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安全政策。如果这样,日本对美国安全承诺的信心就会直线下降,同时也会影响到首尔和马尼拉的信心。

显然,在这样的危机中,日本需要美国在政治上和行动上给予支持。但美国总统和日本首相必须在冲动与克制间寻找合适的平衡点,而这只能通过理解和沟通来实现。任何高层之间的误解都可能对联盟带来严重的后果。

2010年,当朝鲜炮击韩国延坪岛造成四死十九伤时,美国就曾面临类似处境。双方交火不断:首尔威胁,若朝鲜继续,它将施以“猛烈报复”;朝鲜官员回应称,若韩国升级冲突,他们则可能使用核武器。在这期间,美国和韩国政府密切协作,保持公开言论一致;美国给予适当的军事支持,并为冲突升级做了一些隐蔽准备。

尽管这次事件总体上得到了妥善处理,但对已准备好并肩作战的美韩联盟来说,这一过程也绝不轻松。这一事件促使首尔和华盛顿进一步加强联盟,正式通过“反挑衅计划”来明确回应条件、责任和沟通渠道。

相比之下,美日同盟几乎没有共同应对军事危机的经验。更重要的是,美日与中国的政治、外交、经济利害关系要比朝鲜更多、更复杂。此外,日本在今年年初新成立了国家安全委员会,并建立新的危机管理架构,这一变化也需要双方研究出新的危机沟通和协调决策模式。日中之间的任何军事冲突都会对当前的美日同盟构成考验。

着眼于未来,首要任务是寻求可行办法,以缓释日中因岛屿之争酿成的紧张关系。这必是奥巴马和安倍晋三会晤的一项内容。此外,奥巴马还会向安倍施压,布道其战略价值观,敦促日本内阁收敛历史修正言论,同时敦促其正视日本帝国主义曾加诸本地区的苦难。中国将民族主义情绪作为一种政治挑衅,认为北京应就岛屿问题一争高低,但这会破坏美日联盟在地区安全合作方面做出的努力。不过奥巴马应清楚,美国的承诺不应受到历史争论或中国反日活动的影响。军事挑衅与政治挑衅不能划等号。

奥巴马与安倍的私下会谈将会谈及如何应对中国的军事挑衅。问题的关键不在于要像对待朝鲜一般对待中国,也不是在这个时候正式提出“反挑衅计划”,而是需要两国领导人勾勒一个基本的框架和原则,指导双方在涉中危机方面的反应与合作。理想的局面是,日本坚决战斗在防守尖阁诸岛/钓鱼岛的最前线,并相应地承担主要风险;这样,美国政府就永远不用面对“为一堆石头与中国兵戎相见”的问题。在早期阶段,美国可大张旗鼓地为日本提供监视、侦察和后勤支援。这种军事协助也会向北京传递一种信息:中国如若升级危机,日本将能得到美国的援助。

与此同时,东京和华盛顿需要明确双方的高层沟通渠道,以确保危机出现时公开意见和战略沟通能够保持一致。只要不违背“日本管控”这一主要原则,双方应努力使危机降级。

奥巴马的东京之行可扩大美日联盟的合作范围,明确区域和全球合作中日益多样化的双边议程。然而,两国领导人还须忠于联盟几十年来维护的核心原则——民主、自由与法治。

这种合作关系在美日两国之间以及亚太地区一直运作良好。重申在尖阁诸岛/钓鱼岛问题上的合作,将能促进持久的和平与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