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两周来,神秘而扑朔迷离的马航MH370失联事件备受全球媒体关注。整个东南亚地区,特别是马来西亚,留给世人的不再是“风光一片”的美好形象,而是信誉、能力、合作和信任的缺失。

维克拉姆•尼赫鲁
维克拉姆•尼赫鲁(Vikram Nehru)是发展经济学、增长问题、治理机制、东亚国家绩效和前景等问题的专家。
More >

这个总以成就示人的地区,如今却在这场悲剧面前显露了不光彩的一面,着实令人遗憾。风平浪静时,人们只看到光彩的一面;但危机出现时,所有的不足之处便成了众矢之的。

根深蒂固的不信任

平心而论,马来西亚政府自飞机失踪起,就竭力确保信息透明,以免落得被动。尽管最初公布的一些信息偶有延迟、错误和反复,但在混乱复杂的情况下这也在所难免。

不过,公众和媒体对每份通告都倍加怀疑,这却是在意料之外的。他们怀疑马方故意隐瞒真相,就连中国政府也对其官员公布信息的真实性疑信参半。过去两周,无论马来西亚政府表现得多么开诚布公,都无法扭转其深陷信誉危机的事实。

遭遇舆论失真,即使东南亚人——尤其是马来西亚人——对本国政府发布的公告也仅是“勉强相信”。即便当前事态如此严重,人们也无法克服本能反应,听信马来西亚的官方通告。

反对党领袖安华无罪释放的裁决遭到马来西亚上诉法院撤销。第二天,MH370就离奇失踪,人们普遍认为这其中定有政治动机。安华原本计划参加补选,如成功,他本可成为首相的眼中钉,继续与政府对抗。可现在,他可能要面临五年监禁——安华正对此提出上诉。马来西亚声称政府与法院判决毫无干系,但许多马来西亚人并不相信——正如仅时隔一天后,他们同样不相信政府对失联客机所作的解释。

能力不足?还是过分谨慎?

东南亚应该担心的是MH370失联暴露出的防空和雷达系统的薄弱,及该地区的“能力不足”。有关客机飞行路径的最新说法是,飞机是在泰国湾掉头,后飞越马来西亚半岛和马六甲海峡,向南印度洋挺进。马来西亚和泰国的军方雷达的确发现了该架飞机,但直到其失联数天后才透露相关情况。马六甲海峡是世界第二大航运通道,战略地位举足轻重;MH370飞过此地,民用或军用雷达却“均未发现”。

导致这种结果只有两种可能:这架波音777飞机游走在马来西亚、印尼、泰国以及新加坡的雷达系统的边缘地带,确实未被发现;或是有人监测到,但无人愿意承认。第一种可能说明该地区能力不足,而第二种可能则反映出信任沦丧——无论是哪种情况,都令人深为不安。

同样令人不安的还有马来西亚的近邻——印度尼西亚,及其迟到的合作。多国派出飞机,前往马来西亚协助搜索,却无法前往印度洋上空执行任务——印尼直到数天后才开放领空,以供通行。印尼军方称其已是尽快放行,并指责国防、交通和外事等部门不顾形势紧迫,迟迟未予响应。

东盟1972年曾与国际民航组织达成协议,同意为遇险飞机提供搜索和救援支持;作为东盟成员之一,印尼面对水深火热之中的马来西亚却无动于衷,这实在令人费解。如此明显的紧急事态都无法得到积极的合作响应,东盟那些深奥的协议还有何指望?

伤痛中的反思

MH370失联无疑是一起悲剧事件,人们希望寻获黑匣子,解开最后几小时的种种谜团。它的终极之旅有助于人们总结经验教训,改善所有飞机的安全措施;与此同时,该地区各国政府也应从事件中汲取教训,并采取矫正措施。

这些教训是显而易见的。危机当头,信任重于一切;但与所有财富一样,信任也需要时间来积累。各国政府只有通过持久的坦诚和透明,才能建立互信。马来西亚经历的考验表明,关键时刻缺乏信任,将使政府步履维艰。另一个教训是协议并不等同于合作,更重要的是行动。东南亚国家必须停止花言巧语,展开务实合作。最后,它们还必须摒弃相互猜疑,提高处理紧急情况的协作能力。今后若能减少甚至避免此类灾难,MH370才不会白白逝去。

本文最初发表于《日经亚洲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