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蒙大拿州参议员马克斯•鲍克斯(Max Baucus)将替代骆家辉(Gary Locke)出任美国驻华大使。很多人注意到提名鲍克斯的原因主要出于美国政府的国内政治考量及其在中美贸易领域的相关工作经验。但鲍克斯的另一项优势也不容忽视:他曾在美国国会工作了35年。鲍克斯拥有极大的优势帮助增进美国国会与中国之间的相互了解与信任,这有利于制定更为有效的中美决策。

中国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奥巴马一致认为当前的重要任务是加强个人关系并深化对彼此国家国内外重要事务的理解。但中方官员依然需要更好地了解美国政府如何在行政机关与立法机关之间运作。与此同时,美国国会也需要加深对中国的了解并倾注更多精力。

美国众议院议员是最亲民的公职人员,在中国问题和外交政策问题上也会是选民重要的教育者。然而,由于众议院议员当选主要是顾及当地选民的利益,并不一定要在外交政策方面有所专长,美国国会一直以来对中国不太熟悉,也缺乏持续的关注。此外,近来美国的国内事务占据了国会的主要议程,因为美国政府陷入了政治僵局,且众议院人员更替频繁(新议员通常不关注外交政策)。

韩磊
韩磊(Paul Haenle)在位于北京的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任莫里斯•格林伯格荣誉主任。他曾供职于美国前总统乔治•布什和巴拉克•奥巴马治下的美国政府,在国家安全委员会担任主管中国大陆、台湾和蒙古事务的主任。
More >
美国国会众议院美中工作小组旨在增加对中国的认识与关注。该工作小组成立于2005年,由国会议员里克•拉森(Rick Larsen)与查尔斯•布斯坦尼(Charles Boustany)共同领导。该工作小组已经颇为成功地向国会成员与工作人员灌输有关中国情况。然而,就像美国前任驻华大使洪博培(Jon Hunstman)日前所说的那样,有像鲍克斯一样备受尊重的前国会议员掌舵中美关系,“国会议员们会再度关注21世纪最为重要的双边关系。”

确实如此,中美两国的主要接触将会继续由行政机构来制定。然而任命鲍克斯与这可能带来的国会对中国认识的增加都很重要,因为未来国会将在有关中美关系的诸多关键问题上扮演重要角色。为制定推近美国利益和政策的有效立法,国会需要掌握大量中国当前发展的准确信息,并更为了解历史、地理和文化如何影响中国人的观念与行为。

鲍克斯连任六届参议员并担任参议院财务委员会主席,他完全具备向国会成员与工作人员介绍中国情况的能力。如果鲍克斯利用其在国会中的关系网,唤起国会对迫切的中国事务的关注,将有助于美国在面对崛起的亚洲势力时做出更为明智且有效的决策。

摆在眼前的一个问题即是网络安全问题,这一问题在2013年2月美国网络安全公司Mandiant发布相关报告之后尤为突显。该报告透露,自2006年起,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个部门从超过100家美国公司与政府机构中盗取数据。2013年,美国众议院成员针对网络安全问题提出了9项议案。今年,国会将探讨新立法,争取在网络安全法方面取得关键进展,包括开启有关网络威胁的信息共享,以及更好地保护国家安全、商业基础设施以及消费者。

在有关中国问题的讨论中,鲍克斯能够起到重要作用,帮助美国辨清传统形式的间谍活动(旨在刺探政治与军事机密)与商贸网络袭击(威胁美国安全与经济繁荣)之间的差别。

国会也将决定今年是否授予奥巴马贸易促进权。(国会授予总统与其他贸易伙伴国谈判并签署新贸易协定的权利,国会不能修改协定内容,且协定的实施速度也会加快。)如果没有这项权利,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的通过会遇到严重问题。TPP是奥巴马政府亚洲再平衡战略中重要的经贸部分,旨在充分利用该地区的经济活力。当前有12个国家参与TPP谈判,其GDP总值占全球GDP的近40%,贸易量占世界贸易1/3,并且中国也表示有兴趣加入该协定。作为亚太地区经济一体化的平台,TPP能够促进美国的出口,还会在美国以及整个亚太地区促进经济增长并增加就业机会。

然而,国会将会热烈辩论是否通过贸易促进权,而鲍克斯能够在其中起到重要作用。他应向国会成员强调TPP和其他与中国相关的安全议题的重要性,同时向中方解释美国这些立法进展背后的意图与国内考量。

鲍克斯能够促进中国和美国国会加深了解与开展合作的另一领域是在与外太空相关的事务上。2011年通过的一项拨款法案限制了对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一些活动的供资,禁止“以任何形式与中国或中国公司进行联合科研活动”,以及禁止“NASA拥有或使用的所有设施接待中国官方访问者”。

过去出于国家安全考虑,美国国会采取了措施禁止中美进行有关太空问题的交流,而这丝毫不会减缓中国在该领域的进展。相反,这些措施似乎只是使美国更难了解中国航天事业的运作与进展。同时,那些措施也阻碍了在太空研究与探索领域的互利共赢合作。例如,NASA因为2011年法案禁止中国科学家出席2013年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艾姆斯研究中心(Ames Research Center)举办的会议。这一做法被很多人视为源于政治原因的滥用法律行为,造成了中美双边关系紧张,但丝毫没有妨碍一个月后中国在太空探索领域取得里程碑式的成功,成为第三个在月球表面完成软着陆的国家。

作为大使,鲍克斯能够让关注点集中于中美两国在全球问题上具有共同利益的合作机遇,例如太空探索。

过去,由于缺乏对中国的兴趣与了解,美国国会对中国的关注不足,大多数时候中国引起美国国会关注都是因为两国关系紧张而不是因为合作机会。但美国政府无法再承担这样的状况,因为中国的崛起促使中国政府对于区域和国际外交采取更为积极的方式,同时全球化正在加深中美的相互联系与依赖。在未来的几十年中,没有中美合作,几乎无法解决任何全球性事务。

加强中美合作的努力是新型大国关系的一部分,将需要美国国会和中国加强对彼此的理解、合作与互动。对外交政策,尤其是于中国相关的事务持有浓厚兴趣对于国会成员至关重要,同时对于中国来说更好地了解美国国会的角色与利益也十分重要。

鲍克斯应利用其在国会的工作经验促进中国与国会开展更有建设性的互动,他会为中美关系留下永久的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