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将为自身招致严重灾难。两个月来,几万名示威者走上街头,抗议总理英拉领导的泰国政府。如今,示威者试图通过“封锁曼谷”的方式,使抗议活动升级。军方面临艰难选择——是放任不管,冒着让局面继续混乱、暴力升级的风险,还是发动另一场政变(泰国自1932年实行君主立宪制以来已发动18次政变)。无论选择哪条道路,都将是民主的倒退,并对经济造成沉重打击,亦无助于解决政治僵局这一危机的核心问题。这场悲剧的对抗双方——反对派民主党和执政党为泰党——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并非不能通过政治途径解决这场危机,只是前景渺茫,需要所有各方拿出理性的态度解决问题。

从本质上讲,正在曼谷街头发生的这场斗争是精英主义和民粹主义之间的角力之战。泰国北部和东北部农村地区人口稠密,贫穷落后;为泰党凭借这些地区的强力支持,在近期选举中屡屡击溃民主党。总理英拉及其兄长他信(泰国前总理,2006年遭军事政变推翻后流亡在外)通过推行各项亲民举措,如全民医疗保险和大米价格补贴,竭力与这个握有大量选票的地区培养感情。另一方面,两个月来一直在曼谷街头抗议的示威者主要由曼谷中产阶级和积极拥护民主党的泰国南部地区的居民组成。他们声称,为泰党通过向泰国北部和东北部的穷人以及未受过教育的选民施舍补贴,“买通”了赢得选举的道路。

维克拉姆•尼赫鲁
维克拉姆•尼赫鲁(Vikram Nehru)是发展经济学、增长问题、治理机制、东亚国家绩效和前景等问题的专家。
More >

素贴是这场示威运动的领袖,他曾任泰国前副总理,是泰国南部地区民主党的一名资深掮客。最初,素贴及其抗议者只是要求英拉总理下台,但在英拉赢得议会对她的不信任案投票表决后,仍然一意孤行。素贴继续“煽动动乱”,英拉总理下令关闭议会,并宣布于2014年2月2日举行新的选举。

目前,素贴和民主党已经发誓要抵制选举,通过发动抗议活动,推动组建一个不经选举产生的委员会,以此对泰国的选举过程进行改革。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抗议权(一项民主权利)竟被用于反对民主。一些观察家甚至认为,抗议活动意在刺激军方发动政变。

军方领导人帕拉育将军表示,他无意进行干预,但也不排除进行干预的可能性。出于安全原因,军队驻扎在曼谷周边地区,但也易于用作其他目的。军方可以做出决定,不允许目前的混乱状况持续太长时间。经济已经受到影响,入境旅游人数锐减,外国投资者表达了担忧,这也是情理之中。危险正在酝酿之中,为泰党在北部和东北部地区的支持者(因行动时身穿红色衬衣而得名“红衫军”)迄今基本处于蛰伏状态——可能卷土重来,上演一场反示威游行,使国内暴力局势进一步升级。

如果为泰党和民主党能够做出一些政治妥协,军方继续表现克制,就能找到打破僵局的出路。

泰党需要公开撤销其大赦法案提案,该法案的唯一目的是为前总理他信回国铺平道路。这项提案正是引发早期骚乱的根本原因。自愿流亡迪拜的他信于2008年被裁定犯有腐败罪,判处两年监禁。国内民众对他信的看法呈现极其明显的两极分化,为泰党为赦免他信及其回国付出的努力自然激起了泰国精英阶层和反对派民主党的强烈反对。

就其本身而言,民主党不应辜负自身的党名,同意参加二月举行的临时大选才是。尽管失败的可能性非常大,但不能因可能输掉大选而破坏民主。民主党应当做的是,指出为泰党推行的偏袒北部和东北农村地区的一些亲民项目对财政极其不利,如稻米价格补贴计划,并针对这些地区提出可持续的、替代性的贫困解决方案。民主党还应利用其在野身份,在北部和东北地区建立其政治支持基础,改善几十年来“互不理睬”的状况。

最后,军方应竭尽所能,防止发生暴力和混乱,同时抵制住夺权的诱惑。军方须知,军事政变将使泰国陷入灾难性的余波中。国际社会,包括美国(通过签署条约与泰国订立的伙伴关系),应当明确指出,军事政变将会招致国际社会的谴责,甚至制裁。

素贴拒绝与为泰党进行调解或者谈判的一切呼吁。因此,政治解决前景渺茫,发生军事政变的可能就像一团乌云,笼罩在曼谷街头。但民主党和为泰党的领导人应该更清楚,政治终究是一门妥协的艺术。只要双方保持理性,就能找到政治解决方案,带领泰国走出当前的泥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