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履新后与美国总统奥巴马的首次会面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给双边外交关系指出了一个新的图景——新型大国关系。这一概念虽然包含了许多美好愿景,但依然有重重障碍摆在这个图景面前。而其中最主要的障碍就在于:中国和美国之间依旧存在竞争关系。

无论是在最近的APEC会议和东亚峰会上,还是在围绕中国东海和南中国海领土问题的激烈争论上,中美这两个主要角色始终进行着实力的角逐,也在努力寻求其他国家的支持。在东亚这片区域里,两国都算不上是中立的角色。

陈琪
陈琪是中美关系、全球治理及中国外交政策方面的专家,他在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主管中美二轨对话项目。
More >

举最近的例子来说,在10月份举行的APEC会议上,美国、日本和澳大利亚三国外长在非正式会议期间进行了会晤,并就中国东海和南中国海的领土问题达成了一项声明。该三边声明指出,三国反对任何有可能改变东海现状的“强制性、单方面的行动”。

美国官方声明已经指出,由于贸易往来,美国视东海和南中国海的海域安全和航行自由为优先事项。中国政府认同这些事项的重要性。而在亚洲,特别是东海和南中国海海域,中美两国都在为自己的利益而角逐。

在这样的背景下,上述三边声明实际上是在影射中国为“侵略者”。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回应说,美日澳彼此是盟友关系,但这不应成为亚洲以外的国家介入亚洲——也即中国事务的借口。

事实上,华盛顿方面宣布的重返亚洲战略已经清晰地表明,美国无意在亚洲事务上保持中立。美国在亚洲区域的持续存在加剧了中国与其周边国家的紧张关系。

东亚紧张局势中的一个关键点在于,美国曾涉嫌通过滥用诸如航行自由之类的权利来获取中国方面情报,尤其是海军的情报。这之中最突出的例子就是2009年,美国海军无瑕号出现在南中国海的专属经济区内,并与五艘中方船只激烈对峙的事件。

美国在这一事件上强调航行自由的权利,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则指出,关于美国船只在中国专属经济区活动的问题,一系列国际法都明确规定了其活动的限制。他在发言中特别援引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海洋科学研究管理规定》等法律。自2009年以来,两国之间围绕专属经济区的范围、外国船只的活动等问题进行的争论愈发激烈,这暗示了中国对美国在中方海域内进行间谍活动的隐忧。

美国的亚洲盟友同样在这场角逐中扮演着各自的角色。例如,APEC会议前夕,日本邀请了与中国有海上争端的几个主要国家参加其举办的首届“海事执法机构能力建设研讨会”。除中国外,所有涉及南中国海海域争端的国家都收到了邀请。

对于这些行为,以及美国对其亚洲盟友的大力支持,北京一直通过改善与邻国关系来做出回应。在APEC会议及东亚峰会上,习近平指出,中国与东南亚是“命运共同体”。东海和南海问题上,他强调了“多元共生、包容共进”的重要性。在峰会之后,习近平还强调,开展周边外交要采取“立体、多元、跨越时空的视角”,以此来培养睦邻友好的关系。

但是在中方改善邻国关系的一系列举动中,菲律宾却是一个例外。北京方面出于战略利益考虑,有意孤立了菲律宾。因为马尼拉方面在与中国领土的纷争上,采取了咄咄逼人的对抗态度,并始终站在美国的一边。虽然在东海和南海问题上,每一处争端都有其独特性,但中国明显地孤立菲律宾,这或许是在向日本——乃至美国——发出警告:日本领导人应当慎重考虑,不要将紧张局势扩大。

在这一系列障碍之下,倘若中美之间想要成功构建起一种新型的大国关系,那么两国必须在可能合作的一些领域共同努力。中美两个大国在一些国际问题,诸如气候变化及防止核扩散等方面存在着共同利益。通过这些方面的合作,两国是可以达成互信的。

另外,中美两国可以开展良性的竞争,通过攀比提供公共物品来为亚太区域创造利益。随着经济的崛起,中国蓄势待发,力图通过在亚洲各国进行投资,领衔刺激亚洲经济增长,并希望最终能为亚洲提供安全保障。

对中国而言,坚持这样的道路非常重要,因为美国依旧是亚洲局势的重要一极。中美之间长期存在的问题,如美对台军售问题以及南中国海领土争端问题仍然会存在。若要缓和这些紧张局势,美国必须采取行动,减少对中国及周边区域的干涉,并声明其尊重中国在这些问题上的核心利益。

中美关系依旧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但是两大竞争对手如果能将主要精力放在双方潜在的合作领域,则无疑将缓解两国间的紧张态势。

本文系“中国观▪观中国”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