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化学武器的斗争似乎是在稳步发展。在美国与俄罗斯的斡旋下,外交协议达成,叙利亚同意销毁其化学武器。国际禁止化学武器组织(The Organization for the Prohibition of Chemical Weapons)甚至荣获2013年诺贝尔和平奖。
 
现在是时候让朝鲜加入这一历史趋势,拆除其化学武器库。这对中国来说是一个难能可贵的机会:发挥主导作用说服其盟友朝鲜,使其相信放弃化学武器是利大于弊的。

朝鲜的化学武器

国际社会一直以来努力限制化学武器的使用。1925年的《日内瓦协议》“禁止在战争中使用使人窒息、有毒或其他气体”。1993年的《化学武器公约》也禁止化学武器的生产并要求销毁所有现存的化学武器。
 
1989年1月,朝鲜签订了《日内瓦协议》,但并未加入《化学武器公约》。对于朝鲜化学武器库的各种公开评估并不准确,但普遍共识是,朝鲜人民军拥有大约2500-5000吨化学武器,包括血液性毒剂、芥子气、光气和沙林毒气。
 
朝鲜政府也被怀疑向多国出口了化学武器或者制作化学武器的方法与技术。朝鲜化学武器库可能带来的危险,包括化学武器的扩散、意外或未授权化学武器的攻击与事故。这意味着促使朝鲜意识到放弃化学武器的潜在利益无疑是对国际社会有利的。

未能抑制朝鲜的攻击性行为

朝鲜半岛的战略失衡日益加剧,这可能会加剧朝鲜保留化学武器的愿望。朝鲜的常规军事力量相对其包括韩国在内的潜在敌人来说日渐衰弱,这迫使朝鲜依赖不对称的化学武器力量来实现国家安全目标。由于朝鲜不大可能赢得战争,其战略重点一定是避免战争。这促使朝鲜寻求威慑性武器,或至少是可以使朝鲜扭转局势的武器,甚至能抵抗拥有超级军事实力的敌人。但化学武器不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
 
朝鲜的军事精英不能再把化学武器当作威慑。最近叙利亚事件表明了,化学武器无法阻止潜在的侵略者。恰恰相反,叙利亚政权对化学武器的拥有与使用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响,其中美国与法国领导人声明正在考虑对叙利亚采取军事打击,这会对叙利亚的军事能力造成重创。叙利亚政府同意拆除其化学武器库,因为化学武器已经不再是维持其政权的威慑性力量了。
只要朝鲜使用化学武器,即使只是在与韩国军队的小规模战斗中使用,都会引发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响,其激烈程度甚至高于对叙利亚事件的反应。美国国防部长查克・哈格尔(Chuck Hagel)与韩国国防部部长金宽镇日前提出了美韩新的“定制性威慑(tailored deterrence)”战略,预防朝鲜对韩国进行军事挑衅。哈格尔表示“绝对无法容忍朝鲜使用化武”。
 
只因为化学武器是所谓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将其视为威慑性力量,这是错误的想法。化学武器并不具备与核武器相同的战略水平,核武器因其巨大的破坏力和象征性而被视为最卓越的威慑性武器。朝鲜应该将化学武器视为不会为其带来特别战略利益的另一种常规武器。

缺少扩散伙伴

朝鲜政府无法再通过扩散化学武器及相关技术来获得经济收益了。进口朝鲜化学武器的国家,包括叙利亚、利比亚、缅甸、埃及与伊朗,都在逐渐停止购买化学武器。
 
由于受到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的严格管制,叙利亚无法再购买化学武器。一旦叙利亚出现任何违反其消除化学武器的国际承诺的行为,那么叙利亚政府将会遭遇严重的反击,即使是其盟友,如俄罗斯,也没有法律依据提出异议。
 
利比亚同样不大可能继续购买朝鲜的化学武器。自卡扎非政权倒台,利比亚的武器进口就受到了西方情报机构的监控。
 
其他国家则犹豫不决,不想因与朝鲜在化学武器上的合作而破坏了与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之间脆弱的纽带。缅甸正在逐步开启政治改革,并与西方国家恢复邦交。与朝鲜进行化学武器交易会破坏缅甸努力改变的国际形象,还会削弱从改革获得的国际收益。
 
埃及意识到:2013年7月国内发生军事政变,推翻了通过选举上台的穆斯林兄弟会政府,接任政权的镇压行为已经造成了与美国关系的恶化。埃及政府明白,如果再与朝鲜合作,那么美国与埃及的关系会出现进一步恶化。
 
即使是伊朗如今也显示出希望与西方国家缓和关系的迹象,并表示愿意在伊朗核问题上达成国际协议。任何试图从朝鲜进口化学武器的行为都会向目前尝试与伊朗谈判的国家释放错误信号。这也很有可能会使伊朗尝试摆脱经济制裁的努力付诸东流。

增加的国内外合法性

朝鲜从未公开承认拥有化学武器库,而其宪法或是任何公开战略军事方针中也都未曾提及化学武器。与其核武器计划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朝鲜政府从未通过宣传其化学武器来加强领导。因此,拆除化学武器设施、销毁库存可能并不会削弱这个政体的身份认同或存在根基。
 
相反,通过拆除化学武器库,朝鲜政府在国内可能会大有收益,同时也会增加其政权合法性。朝鲜政权将会因此而占据道德制高点,尤其会在道德层面上优于使用过化学武器的国家,如朝鲜历史上的敌人日本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使用了化学武器。自愿放弃化学武器会使朝鲜在道德层面上优于日本,这很有可能会让仍沉浸在对日本的历史仇恨中的朝鲜人民产生共鸣。
 
销毁化学武器也会使朝鲜政权重新分配部分目前用于维持化学武器库的资源,这部分高昂的费用能够缓解朝鲜国内的艰难处境并改善朝鲜人民的生活水平。这会帮助朝鲜政府实现其经济发展的国家目标,并提高其政权在普通朝鲜人民眼中的合法性与受欢迎程度。
 
通过放弃化学武器,朝鲜可以开始转变其国际形象。一直以来外界都认为朝鲜是非理性国家,容易作出挑衅行为而加重国际紧张局势。自愿销毁化学武器库的行为会冲击外界的这种认识,可能使朝鲜首次呈现负责任国家的形象。
 
重新开启与国际社会的对话,这也是朝鲜政府的明智之选。目前世界把目光聚焦于朝鲜去核化,并且首要任务仍将是打造无核的朝鲜半岛。但是这并不妨碍国际社会试图处理朝鲜的化学武器问题。而反对化学武器问题的统一国际阵线会也将促使朝鲜意识到,放弃化学武器符合其国家利益。

中国的机遇

作为有关化学武器的所有国际条约的参与者,以及朝鲜为数不多的盟友之一,中国在说服朝鲜销毁其化学武器的问题上能够发挥重要作用。
 
中国政府似乎不愿参与世界对叙利亚化学武器使用的回应。当俄罗斯带头与叙利亚政府达成协议之时,中国一直隐居幕后。当中国政府的参与和领导会使世界获益,而中国却选择了消极立场时,这使俄罗斯表现得比中国更有担当。但中国要转变这一状况仍为时不晚。
 
在朝鲜问题上,中国有机会证明自己在国际社会以及朝鲜半岛中,扮演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的角色。推动朝鲜政府销毁化学武器(例如,中国可以在其领土上帮助销毁朝鲜的部分核武器)也会提升中国政府作为崛起中大国的国际声望。
 
此外,这也会向世界(尤其是美国)传递一个强烈信号,即中国不仅愿意参与全球关键问题上的合作,而且愿意在其中扮演领导角色。这将使中国政府有机会赋予“新型大国关系”实质性意义,这一概念由中国主席习近平提出,以定义未来的中美关系。若中国政府在解决朝鲜化学武器问题上采取果断措施,这将会使习主席所提出的抽象概念(被部分美国政府官员批评为空话套话)转变为具体行动,并展现一个新的现代化的中国,一个在国际舞台上积极主动的中国。
 
说服朝鲜政府放弃化学武器库将不会是一项简单的任务。但是有了中国的帮助,朝鲜政权也许会看到:如果迈出这历史性的一步,朝鲜获得的收益将远远超过顽固保有化学武器的有限利益。
 
博大安(Antoine Bondaz)是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访问学者,同时在位于巴黎的亚洲研究中心担任项目官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