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安那伯格庄园进行的历史性会晤已过去了四个月,而奥巴马的东亚政策方向依然不明。美国政府停摆并最终造成奥巴马缺席2013年亚太经合组织峰会,这使人不禁质疑美国是否会继续致力于亚太地区事务。
 
清华-卡内基的孙学峰主持了一场圆桌讨论,与会者包括魁北克大学教授Donald Cuccioletta,以及美国雪城大学教授Horace Campbell,会议围绕美国未来的东亚政策展开。

美国国内问题

Cuccioletta 指出,奥巴马此前曾承诺会出席每届APEC峰会,而他日前的缺席则说明美国国内政治对美国外交政策产生的影响。
  • 国内政治:Cuccioletta解释称,奥巴马之所以缺席本次APEC峰会是由于美国国内政治局势出现混乱,并非是失信于APEC众国。他还补充表示,在美国国会达成一致结束美国政府停摆状况之前,奥巴马缺乏政治手段,不能离开华盛顿。因而他总结,奥巴马的本次缺席并不意味着美国的东亚政策会有所改变。
     
  • 政府机构间存在分歧:Cucchioletta表示,奥巴马试图改变美国外交政策方向,但遭到了其他政府机构的反对,如国务院与国防部。他进一步解释道,这些部门中有很人仍在外交政策上持冷战思维。Campbell补充称,美国国防部已经开始筹划在与中国发生冲突时动用海空一体战项目,完全没有顾及奥巴马制定的中美关系发展方向。
  • 新保守主义阻碍: Cuccioletta表示,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的新保守主义观念仍然在媒体、智囊团以及政府机构中有所体现。Campbell认同这一点,不过他也补充表示,有一系列事件可以表明新保守主义的影响在不断减弱,包括奥巴马责难美国驻阿富汗指挥官麦克克里斯托(Stanley McChrystal)将军,本•拉登遭击毙,以及奥巴马2012年成功连任。

美国亚洲政策转变的迹象

  • 政策转变需要时间:Cuccioletta解释称,美国外交政策的制定与执行实涉及多方参与。因而,奥巴马无法做出快速改变。不过他也表示,奥巴马已经开始转变美国的冷战超级大国心态,并努力向威尔逊式外交靠拢,以发展软实力与多边主义为重。
     
  • 政策转变的证据:Campbell援引奥巴马的两项举措以佐证美国开始采取新型外交政策,这包括谨慎处理叙利亚危机以及在伊朗问题上避免与其公开发生冲突。Cuccioletta认同这一观点,但也指出美国与日本、澳大利亚以及菲律宾等国军事联系日益紧密,这提醒了国际社会美国依然致力于维护其全球霸权。
     
  • 中美合作持续:Campbell解释表示,中美两国具有默契,一致防止再次出现类似大萧条的“资本主义危机”。即使是在美联储利用量化宽松增加美元供应的情况下,中国依旧购买美国国债,通过这一事例就可见一斑。他认为,中美之间的这种合作非常有必要,可以防止出现会削弱全球经济的危机。

政策转变的长期阻碍

  • 另一场资本主义危机:Campbell表示,上世纪三十年代的金融危机时刻提醒着我们经济问题外加民族主义可能会造成的危险后果。他认为,美国所采取的外交政策必须要考虑到再一次发生全球金融危机的可能,以及会随之而来的动荡。
     
  • 美日关系:Cuccioletta补充表示,美国与日本一直保持军事联系,并在日本建设无人侦察机基地,这些行为可能会引发中美间的冲突。而Campbell则表示,美国可以利用与日本的同盟关系,并运用外交手段,防止中日之间发生冲突。
     
  • 其他亚洲同盟:Cuccioletta指出美国对韩国军事出口、对台售武以及向印度转让核技术等行为都是美国转变对华政策的潜在阻碍。他解释称,尽管美国已经开始转向软外交,但也不会完全弃同盟于不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