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叙利亚危机日益恶化愈加复杂,中国国内曾普遍认为美国使用武力是在所难免的。中国国家通讯社新华社在8月底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总结道:“美国与其盟友……已箭在弦上,即使没有联合国的授权也将出击。”
 
中国方面深信叙利亚问题会得以调停,因而中国政府之前并没有与美国就这一问题进行接洽,也并未试图参与国际社会对于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以及人权危机加重等问题的反应。相反,中国阻碍了美国在国际机构的倡议,止步于呼吁政治解决方案这类空洞的行为。
 
但是在此次叙利亚问题的国际合作努力中,中国误读了美国政治以及奥巴马总统对叙利亚的考量。中国这样做错失了展示其大国地位与建设性全球领袖角色的重要机会。

韩磊
韩磊(Paul Haenle)在位于北京的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任莫里斯•格林伯格荣誉主任。他曾供职于美国前总统乔治•布什和巴拉克•奥巴马治下的美国政府,在国家安全委员会担任主管中国大陆、台湾和蒙古事务的主任。
More >
事实上,奥巴马总统已明确表示出不愿对叙利亚采取武力。自2011年3月,阿萨德总统(Bashar al-Assad)开始对叙利亚人民采取可怕的武力镇压,奥巴马总统展现出其希望通过政治途径解决问题并努力寻求有效的外交选项。他与欧洲盟友一起,而不是单边地加紧对叙利亚的制裁,寻求政治解决途径,在这些措施都未起效的情况下奥巴马呼吁阿萨德总统下台。在2011年10月至2012年7月间,美国向联合国安理会提交了三份草拟决议,但即使是阿拉伯联盟支持的草拟决议,也都遭到了中国与俄罗斯的否决。
 
2013年8月,阿萨德发起了化学武器攻击,导致逾1000名市民在睡梦中死亡,其中包括大量儿童。奥巴马总统认为很重要的一点是,国际社会应向叙利亚传达讯息表明使用化学武器是无法被接受的,且藐视国际惯例的政权也必须要承担相应后果。对其过失视而不见会在国际社会设下灾难性的先例,导致全球范围内发生相似的灾难性行为。
 
虽然奥巴马总统强烈认为美国应该坚决反对大规模杀伤武器的使用,但采取军事行动并非其首选。这样的想法存在一段时间了。奥巴马设立了政治平台,是用于结束而非挑起中东战争。同时,他也经常提起他与美国民众的反战情绪。关于是否对叙利亚采取军事行动奥巴马征求国际社会与美国国会的认可与支持,这一令人惊讶的决定也证明了奥巴马不愿采取武力的态度。近日,俄罗斯总统普京提出将叙利亚的化学武器至于国际监管之下并予以销毁,奥巴马总统立即抓住机会选择此方案。
 
在美国与俄罗斯针对销毁叙利亚化学武器问题达成妥协之后,法国、英国以及美国的外交官共同起草了一份联合国安理会决议草案。9月27日,中国赞成俄罗斯建议投了赞成票,但是中国并没有参与提出建议,亦没有积极地参与起草决议用词。在这个世界可以受益于中国的参与和领导的时机,中国却采取了非常被动的立场。
 
奥巴马总统倾向于采用多边外交解决方式,中国本可以利用这次机会来促进自身在国际舞台上的利益,重申中国的自豪感与力量。由于中国与相关各方(从俄罗斯到叙利亚和伊朗)独特的关系与影响力,中国政府可以在磋商与鉴别有关叙利亚的创造性外交策略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中国本应与美国以及其他重要国家接触,并努力参与解决方案的达成。但与之相反,中国不仅置身事外,还对美国进行批评,发表一些空洞的言论。
 
导致中国消极不作为的原因之一可能是中国政府长期以来的信念,即中国周边以及邻国的安全相比距离较远地区的安全考量要重要得多。过去,中国领导人假定比中国更为靠近中东的国家或在中东具有更大战略利益的国家将会维护中东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中国领导人可能认为美国会为中东地区提供安全保障,而其能够搭这一便车,同时将重点放在亚太地区问题上。
 
不幸的是,中东地区的问题与中国的紧密程度很有可能超过了中国政府的认知,而且在未来的几十年中国将不得不容忍如今所确立的解决方案。中国政府应重新考虑其消极做法,采取行动协助确立最终的解决方案。否则,最终的解决方案有可能会对中国当下以及未来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同时,中国在叙利亚冲突中也具有诸多利益。中国签署了《禁止化学武器公约》,这一公约禁止化学武器的生产、储备以及使用。化学武器的不加选择性以及可怕的本质威胁着每一个人的安全,而中国在要求叙利亚政权负起责任并防止其他国家也大胆违反国际法方面有着不可否认的相关利益。如果对阿萨德总统的行为没有任何反应,那么关于使用核武器的后果中国向其流氓邻国朝鲜又传达了怎样的讯息呢?已有消息称,在阿萨德采用化学武器攻击后,朝鲜重启了一个核反应堆,公然藐视中国以及国际社会的呼吁。
 
除去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问题,中国的经济发展与工业化使其对能源消费的需求大幅增长。由于中国依靠中东能源,所以其保持经济增长的能力与中东的稳定息息相关。人们预测中国会在下个月成为世界头号石油进口国,而其从中东进口的石油量约占石油进口总量的60%,远超其他地区。相比之下,2011年美国从中东进口石油量仅占其总量的26%。国际能源署预测,时至2035年美国从中东进口的石油量将从2011年的每日190万桶下降到每日仅10万桶,仅占其石油进口总量的3%。而同期,中国从该地区进口的石油量预计将从每日290万桶增长至每日670万桶,占其石油进口总量的54%。随着中国愈加依赖中东的能源,该地区的稳定对中国来说也愈加重要。
 
在防止极端主义与恐怖主义网络在叙利亚国内外蔓延方面,中国拥有巨大利益。作为基地组织的姐妹组织,努斯拉阵线已经成为叙利亚反对派活动的主导力量。只要冲突一天不解决,极端主义就会威胁着中国的西线与国家安全。
 
除此以外,积极对待叙利亚问题是构成中国更广泛的战略地位的一部分。中国主席习近平已发起行动促进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这包括在国际机构推进中国的利益,并通过提出国际挑战解决方案来增强其影响力。但迄今为止,中国还未展现出有意愿承担随着其国际地位提高而来的责任与义务。
 
中国崛起成为全球领导力意味着仅仅是发表言论或投反对票是远远不够的。如果中国希望被视为大国,那么中国政府需要开始提供新颖的意见,积极将其想法展现给国际社会供其参考,并勇担责任。
 
中国主要外交官一再表示,只有政治途径才是解决叙利亚问题的现实道路。当然,所有国家都希望得到这样一个解决方案,但对日益分化且楚汉分明的双方采取政治解决方法似乎是当下最不实际的选择。现在最为紧迫的事情是如何解决使用化学武器的问题,国际社会欢迎中国对于这一问题的建设性参与。
 
要求阿萨德对于使用化学武器、屠杀人民以及造成区域不稳定等行为负责符合中国日益增加的战略利益。尽管中国误读奥巴马总统对叙利亚的态度与意图的代价巨大,但是中国仍有机会在叙利亚、伊朗以及朝鲜问题上体现其有意义地参与、创造性外交以及领导力。中国政府应该紧紧抓住下次机会。
 
本文最初发表于《金融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