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已经习惯于故意向邻国挑衅,其中包括它唯一的靠山中国,然后再向国际社会做出和解姿态。换句话说,朝鲜屡次做出有损中国国家利益的行为,但中国却一直给予平壤支持。

现在是中国打破这个循环,重新考虑如何与朝鲜接触的时候了。对中国而言,采取基于区域合作的政策是最好的选择,这能有效地保证其国家利益,其中也包括切实推进朝鲜半岛的无核化。

挑战中国的耐心

朝鲜性情阴晴不定,让人难以琢磨,但其行为却很好预测。它屡次破坏国际社会为抑制朝鲜过激行为而做出的努力,同时在寻求核武器方面毫不妥协。

这些行为已经严重损害了中国的利益。举例来说,在中国希望地区稳定的时候,朝鲜的冥顽不化导致地区关系变得更加紧张。由于北京似乎抵制对其盟友朝鲜的制裁,人们对中国要成为负责任大国的承诺产生了怀疑。此外,朝鲜的行为让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军事联盟愈加稳固,中国军事战略家认为这在中国四周形成了包围圈。由于朝鲜拒绝放弃其核武器计划,中国比以往更担心核武器可能会扩散到该地区的韩国和日本等国家。

中国已经在多个场合表示对朝鲜的行为,尤其是其核计划感到不满。北京发起了该地区国家讨论朝鲜半岛无核化问题的六方会谈,对朝鲜的核计划表示明确批评,投票赞成联合国安理会谴责朝鲜核试验的1718号决议(2006年)和1874号决议(2009年),也执行了国际社会通过的对朝制裁。尽管如此,中国还是在2009年至2012年对朝鲜政权提供了至关重要的支持。由于担心朝鲜政局不稳甚至垮台,尤其是2008年金正日中风以及启动了权力过渡程序之后,中国为朝鲜的稳定做出了持续的努力。

朝鲜这种“挑衅+和解”战略极其危险,其中充满了各种不安全因素,这些因素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该地区各国尤其是中国的反应。朝鲜只是通过挑衅来发出自己的声音或实现其特定目的,但必须避免中国的强烈反应,因为这会影响到朝鲜获得的物质供给。朝鲜希望中国对平壤政局不稳甚至倒台的担心以及中美间长期的战略互疑可以使中国继续克制其对朝鲜不妥协行为的反应。

但朝鲜似乎高估了中国的耐心,它最近几次破坏地区稳定的挑衅行为就越过了中国的红线。2012年,朝鲜修改宪法宣称自己是“拥有核武器的国家”,随后在2013年2月进行了第三次核试验。自此之后,北京的一系列举措都表现出对平壤前所未有的不满。过去中国一直采取静默外交的方式,和朝鲜关起门来举行艰难的谈判。最近,中国更多地公开谴责朝鲜的固执己见。今年4月,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会见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时说,中国政府反对“任何一方在这一地区的挑衅言行”,并表示中国的领导人“不允许在中国的家门口生事”。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第二天的一次讲话中也表达了同样的看法,人们普遍认为这是暗指朝鲜。

不仅在言论上,中国也采取具体行动来表达其不满情绪。今年早些时候,中国投票赞成联合国安理会谴责朝鲜第三次核试验的2094号决议,甚至还暂停了同朝鲜外贸银行之间的业务往来,虽然联合国决议并没有规定要采取这样的措施。尽管朝鲜不会付出真正意义上的政治或外交代价,但这些举措都具有非常的意义。

有迹象表明,朝鲜意识到自己太过出格,挑战了中国的耐心,嗅到了危险的味道。为了修补中朝关系,平壤发起了新一轮魅力攻势,这其中包括派遣特使崔龙海和金桂冠前往北京,并表示愿意与韩美两国对话。

但中国应该对这些橄榄枝保持警惕。朝鲜过去也曾经通过此种姿态平息北京的不满情绪,但基本在核计划问题上没有妥协过。只要挑衅不造成严重后果,朝鲜就不会改变其现有策略。

中国可采取的对策

在未来应对朝鲜的问题上,中国在政策方面有如下六种选择:保持现状、重新调整、放弃朝鲜、推动改革、干涉内政以及采取合作。

保持现状

中国可以保持对朝政策不变,继续其在朝鲜第三次核试验之前的态度,既谴责平壤的核计划,同时又对其政权予以支持。但这种做法不再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因为事实证明北京无法让平壤停止挑衅行为,放弃追求核武器。

北京之所以不愿公开批评平壤,主要是担心该政权垮台,这种担忧在金正日中风以及2011年12月去世后尤为明显。但朝鲜目前的内政已经趋于稳定: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巩固了自己的权力,在很大程度上重新确立了执政党对于军队的控制,同时在重要岗位上任用其心腹。和他父亲生前一样,这位年轻的领导人正享受着绝对的权威。朝鲜是围绕伟大领袖制度建立起来的国家,元首实际上已经被神化了。因此中国目前无需担忧朝鲜政权因为内部不稳定而垮台,可以修改其对朝政策了。

重新调整

重新调整有时也称为正常化,是指北京在战略上靠近韩国,同时减少朝鲜在贸易方面对中国的依赖。这种情况不太可能出现,同时也与中国的利益相违背。

1992年,北京与首尔正式建立外交关系,表明中国的政策已经从“一个朝鲜”变成“一韩一朝”。此后,中国一直在寻求某种平衡,一方面保持与朝鲜的历史友谊,另一方面与韩国发展贸易以及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目前中国不会对该政策做出调整,原因如下:首先,在军事上,韩国是美国的亲密盟友,北京不太可能愿意去扮演目前美国所扮演的角色,为韩国提供安全保障。

其次,尽管韩国总统朴槿惠上个月对中国进行了友好访问,但北京和首尔在战略上依然互不信任。

再次,减少朝鲜在贸易方面对中国的依赖并不符合中国利益。虽然即便有这种依赖,北京也无法影响朝鲜的政策,但这种贸易关系有助于中国发展东北地区的经济。吉林和黑龙江两省与朝鲜毗邻,如果能利用其地理位置,打通从朝鲜到东海(又称日本海)的通道,这两个内陆省份在经济上可以得到振兴。

放弃朝鲜

中国的另外一个选择是,废止1961年签订的《中朝互助合作友好条约》,停止对朝鲜的食品、能源或资金援助。这是目前最不受中国领导人欢迎的选择,中央党校《学习时报》副主编邓聿文就因提倡该政策被解除了职务。

放弃朝鲜同样不符合中国利益。一旦放弃,朝鲜政权有可能出现动荡,前途不定。由于有中国的支持,平壤目前的秩序已经保持二十年不变。如果采取放弃政策,朝鲜国内或许比过去更稳定,但国际上没有了靠山之后可能会出现政权崩溃。一旦发生这种情况,就会出现一系列北京不愿看到的情况,其中包括大量难民涌入以及失去朝鲜这个缓冲区。朝鲜在这个极易收到攻击的地区长期扮演着中国防线的作用。

如果该地区的事务参与者,尤其是中美两国,无法共同制定出一个针对朝鲜政权崩溃的应急计划,那么采取这个行动会极其危险。面对这种可能导致灾难的危机,不同行为者的反应可能会造成互相之间的误解、冲突以及潜在风险的升级。但如果该地区各主要参与国家无法摆脱外交牵绊和战略上的互不信任, 就无法制定出这种应急计划。

推动改革

中国还可以尝试推动朝鲜进行经济改革。然而,虽然中国一直在通过提供发展援助以及设立经济特区等方式鼓励平壤进行改革,但都没有成功。鉴于这种情况,中国近期不太可能说服朝鲜进行改革。

朝鲜也曾多次表示要进行经济改革,但都是在口头上应付中国,目的是修补中朝关系以及从中国获得更多资助。到目前为止,朝鲜还没有实质上的经济改革。2012年7月26日,金正恩首次发表正式演讲,表示朝鲜人“再也不会勒紧裤腰带”,强调需要“改善人民的生活水平,建设经济繁荣的国家”。但是,这位年轻的领导人尚未表现出愿意为发展朝鲜经济探索新道路的迹象。

平壤不愿意进行经济改革或许可以追溯到该政权的内核。围绕金家王朝建立起来的个人崇拜意味着朝鲜政策的本质是衍生性的,即新政策不能违背或代替既有政策。金正日的军事优先政策与其父金日成的自给自足政策就没有冲突。因此,金正恩无法提出背离其家族遗训的新经济制度,因为这会削减其祖父和父亲的权威,同时影响其继承最高权力的合法性。基于该原因,朝鲜会继续遵循军事优先政策和自给自足政策,而这会破坏无核化的愿望并且会催生出不通过改革而促进国内经济发展的政策。

干涉内政

另一个选择是,中国直接干预朝鲜的国内事务。但这与中国互不干涉内政的基本外交原则相冲突。同时考虑到朝鲜在意识形态以及战略上对外部干预的抵制,这种方法也不太现实。

中国在上世纪50年代提出了处理国与国关系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中国历届领导人都十分重视五项原则之一的互不干涉内政。自从提出了该原则,北京坚决反对国际社会任何干预他国主权的行为,同时也基于互不干涉原则多次投票否决了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因此中国不会公开干涉朝鲜国内事务,否则会削弱中国作为传统国家主权维护者的可信度和合法性。

朝鲜也不太可能允许包括中国在内的任何外部力量插手其内政。平壤坚决反对向周围任何强国低头。多年来,朝鲜努力宣扬自给自足的意识形态,就是为了避免重蹈历史上高丽向中华帝国臣服的覆辙。

我们不能高估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尽管北京是平壤唯一的靠山,中朝关系在中韩建交之后已经远不如以前。随着中国经济现代化进程的推进,两国关系近年来进一步降温。涉及到朝鲜问题,北京的工具箱里能使用的工具只有一个,那就是锤子。中国当然可以放弃平壤,让朝鲜政权垮台,但却不太能够对朝鲜施加更加潜移默化的影响促使其进行改革。

进行合作

北京不太可能选择保持现状、重新调整或者放弃朝鲜的政策,因为这些都违背中国的国家利益。推动改革和干预内政由于不可行也不会成为实际选择,因此北京就只有一个政策选择:合作。

这个选择需要北京在与朝鲜接触的过程中继续和该地区的地区事务参与者,由其是美国,加强合作。对中国而言,在朝鲜问题上与亚太地区国家采取共同的立场是最为可行的符合国家利益的策略。这不需要中国做出重大战略转变,只要在推动地区稳定和朝鲜半岛无核化的模式上做一个战术调整即可。

制裁、激励和战略耐心都无法阻止朝鲜破坏地区稳定,建设核武库。这些未能奏效的方法有一个贯穿始终的不足就是该地区的国家没有在战略上达成一致。这些国家一直在不断地破坏各自的努力。美国前总统小布什把朝鲜列为邪恶轴心国家时,当时的韩国总统金大中在推行阳光政策,呼吁韩国和朝鲜进行更多政治接触。此后当选的韩国总统李明博切断对朝援助,中国却增加了对朝援助。由于缺乏凝聚力,朝鲜没有明显的国际压力,继续我行我素。

只要中国在朝鲜问题上尚未与该地区的其他地区事务参与者取得一致,平壤就可以这样继续下去而得不到惩罚,朝鲜半岛的无核化进程也不会有明显进步。朝鲜这个手段高明的外交玩家会继续挑拨中国与该地区的其他地区事务参与者的关系。如果能够避免北京与这些国家尤其是华盛顿进行合作,平壤就可以从中渔利。对朝鲜而言,中美采取共同的战略是其最大的噩梦,因为这样一来它就丧失了可以采取的一贯伎俩。平壤目前在努力缓和与北京的关系,其目的有可能就是避免出现这样的区域合作,因为这种区域合作会促使各国在朝鲜半岛无核化问题上达成共识。

合作的未来

对朝政策达成一致意见并非没有挑战。国际关系中出现竞争是正常的,并且中国在崛起的过程中必然会经历对美关系紧张的情况。但是有竞争不意味着没有合作。在相对收益达到平衡的情况下,就有可能出现两个大国取得共赢的结果,例如收获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这样的绝对收益。中国可以与该地区其他事务参与者取得更多合作以实现共同利益,实现朝鲜无核化即是这样一种合作。

在与平壤进行任何形式的接触之前,中国与该地区的其他地区事务参与者达成的有关朝鲜的多边合作协议至少应反映各国共同期待的立场。这个共同的立场应在以下四个方面达成一致:不承认核地位,不增加核武器,不进行核试验,不进行核扩散。

今年6月,习近平分别与朴槿惠和奥巴马进行了高峰会谈,就地区稳定以及朝鲜无核化的重要性与这两位国家元首达成一致意见。对这一共同目标进行定义是一个非常好的开端,但随后必须采取切实行动,例如该地区各地区事务参与者确立共同的行动进程,采取一致的战略。这种合作会向朝鲜发出一个清楚的信号:中国不会再容忍损害其国家利益的挑衅行为。

博大安是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访问学者,同时在位于巴黎的亚洲研究中心担任项目官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