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利比亚、突尼斯以及叙利亚的冲突已经演变成了区域性斗争,使经济与安全利益都处于危险之中,并加重了教派的紧张局势。但是作为中东区域安全首要维护者的美国却在逐渐撤离这一区域,同时似乎没有其它国家或机构能够弥补美国撤离所留下的权力真空。
 
在问答专访中,美国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Washington Institute for Near East Policy)阿拉伯政治项目主任David Schenker阐述了这一区域的动荡会使如美国和中国这样的外界行为体经历哪些得失。
 

中东地区的动荡源起何处?

在“阿拉伯之春”事件之后,中东地区的人民都在努力重新定义他们的社会。是否应该围绕伊斯兰教或世俗主义建立身份以及地区主义和部落文化是否应该成为焦点等问题如今成为了埃及、利比亚、突尼斯与叙利亚等国的主要问题,也是导致该地区紧张局势的主要原因。
 
这些国家都曾由独裁领袖统治且名义上都是共和政府。自二十世纪初,日益激进的伊斯兰组织根植于该区域,以应对这些压制性领袖与西方的介入、殖民主义以及由此产生的不足感。
 
起义在很大程度上加剧了经济危机的日益恶化,进而又激化了该区域内部的矛盾,将一些国家推向崩溃边缘。
 
在埃及,经济问题是革命发生的主要原因。新伊斯兰政府需要做出能够发展经济的艰难决定并提高贫困埃及人的生活水平——40%的埃及人每日生活费不足2美元。然而,还不清楚埃及政府是否准备好做出相应努力以达成这一目标。
 
突尼斯也具有相似问题。尽管权力更迭,国家最为贫困阶层的经济条件得不到改善仍会不断引发大量抗议。这些国家的经济和就业率没能得到改善,整个地区的动荡情况也将持续。
 
在叙利亚持续发生的重要冲突应被视为区域性冲突而不仅仅是国内冲突。叙利亚的危机使沙特阿拉伯、卡塔尔、伊朗、黎巴嫩以及黎巴嫩真主党等区域行为体卷入其中。
 
逊尼派与什叶派之间的伊斯兰教内分歧将原本开始的针对叙利亚少数什叶派残暴统治的大规模抗议转变为区域战争。具有同样宗教信仰的人(无论是逊尼派还是什叶派)相互支持,超越了国界。在冲突四起的国家,如叙利亚和利比亚,鲜有机制能够监管外国战士代表各自宗教阵营拿起武器加入斗争。这使冲突变得复杂化,一开始仅限于国内但如今却波及了整个地区。

在应对中东动荡的过程中美国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目前,美国是参与中东事务最具主导性的行为体,但其参与态度前后并不一致。
 
比如,当利比亚人民起义反抗卡扎菲政权时,美国出于人道主义原则迅速做出反应。美国呼吁卡扎菲下台,并促使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第1973号决议,在利比亚设立禁飞区。
 
然而,在叙利亚问题上,直到2000人被杀后美国才呼吁叙利亚总统阿萨德下台。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为介入叙利亚事务设立了一系列条件,如使用生化武器或固定翼飞机等,而非关注多少民众被阿萨德政权杀害。事实上,美国政府应该关注区域安全利益。
 
叙利亚的政权更迭符合美国的战略利益。尽管叙利亚与以色列的边界在阿萨德政权下一直鲜有动荡,但是阿萨德政权一直是该地区的不稳定因素,支持反美和反以色列的恐怖组织。另外,阿萨德曾在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时与基地组织合作,让大批圣战分子涌入伊拉克杀戮美国人和伊拉克人。
 
然而美国政府在叙利亚问题上的行动始终非常克制。去年春天正是美国向叙利亚反对派自由军提供武器的大好时机。然而,美国政府止步不前,反而将武装叙利亚反对派的角色交给沙特阿拉伯和卡塔尔,两个曾给包括基地组织同盟在内的伊斯兰组织提供武器的国家。
 
美国选择不进行军事干涉也不提供武器,实际上是放弃了其在中东的领导地位。目前,由于缺乏有效的美国政策,这一境况愈发严重。不同于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奥巴马总统通过联合国安理会决议等机制寻求在所有涉及叙利亚的国际行动中建立共识。然而,在利比亚动乱之后,俄罗斯和中国都不愿授权协调一致的国际军事行动。一方面缺乏联合国或阿拉伯联盟的共识,另一方面伊朗和俄罗斯的干涉增强了对阿萨德政权的支持,叙利亚的形势逐渐恶化。

阿拉伯联盟等区域性机构采取了哪些行动以填补美国留下的权力真空,尤其是在叙利亚?

阿拉伯联盟内部出现分歧,几乎难以在任何议题上达成一致。阿拉伯联盟在制衡伊朗野心或是抑制以色列方面存在着利益,但是联盟中的各国过于专注国内政治而无法在区域问题上达成统一。
 
阿拉伯联盟从来都并非一个有效力的组织,并且经常在中东地区阿拉伯内部冲突中退居次要地位。如今,在叙利亚问题上对于阿拉伯联盟最有助益的事情是达成某种共识,一致认为在叙利亚的屠杀影响非常深远,并呼吁西方国家或联合国进行干预。
 
如果阿拉伯联盟的态度更倾向于外界干预,包括美国和联合国在内的外部行为体将会从中获益。许多阿拉伯联盟国家都曾参与到推翻卡扎菲政权或是解放利比亚的行动中。而阿拉伯联盟在叙利亚问题上的不作为反而使情况恶化。

中东的动荡如何影响中国?

海湾地区是中国重要的能源来源。随着美国从中东地区撤离,而中国的能源需求不断增加,中国政府需要加强维稳中东的作用。
 
中国对中东石油的依赖程度越来越高,这意味着中国无法坐视中东地区日趋动荡。例如,如果伊朗(中东地区恐怖主义最大的支持国)获取核武器,会导致这些核武器在中东区域大范围的扩散,造成区域不稳定。这意味着《核不扩散条约》的终结,因为沙特阿拉伯、埃及和土耳其都将通过发展或购买核武器以做出回应。配置了核武器的伊朗,就像朝鲜一样,会更为大胆。由此产生的不稳定会对中国的能源安全产生负面影响。

中国能够做些什么以帮助该区域重获稳定?

波斯湾是个小地方,并没有足够的空间让众多外部军事力量共存此处。另外,大多数中国学者都同意,中国目前还未拥有作为安全提供者部署军力的能力。
 
但是仍有其他渠道可以使中国在中东地区承担更为重要的角色,主要是通过合作和经济援助。合作对于中东的战略安全非常重要。例如,中国在需要的时候向该地区派遣维和人员,无论是为联合国驻黎巴嫩南部临时部队提供官兵,还是参与索马里反海盗行动,都是有所裨益的。在经济方面,中国日益成为全球经济大国,因此如果希望在中东地区扮演积极角色,中国应该参与到中东的地区发展中。这需要中国不仅仅局限于当前的有条件的投资方式——主要集中于能源开采,这类发展可能会有利于东道国政府,但是却不能充分帮助当地民众。
 
中国政府能够通过经济援助、贷款和津贴提供技术支持。这是其它国家帮助中东动乱国家缓解经济和政治难题所应做的。然而,中国在这方面的贡献还远远不够。
尽管中国已经遵守多项联合国对伊朗的制裁,但是中国仍旧多次豁免对伊朗的制裁,使自身能够继续从伊朗进口石油。当这些豁免结束时,中国政府可以通过停止从伊朗进口石油,协助国际社会向伊朗施压,促使其放弃核项目。
 
因此中国能够证明其是中东地区负责任大国的一个简便方法是与其他主要大国进行合作实施制裁。然而,鉴于伊朗仍在向中国和印度等国提供石油,中国政府也许依然会不愿进行合作。
 
此前,美国为中东区域安全架构提供保障并作为该区域经济援助的主要提供者,中国依赖于此。然而,考虑到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状况,中国如果继续搭美国的便车,栖居于美国在中东地区维持稳定安全的大伞下,将是不负责任的行为。
虽然中国无法取代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地位,但可以确定的是,中国能够发挥更为积极的影响力。是中国开始尽其责任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