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登上新一期《经济学家》杂志的封面。他身穿超人服飞翔空中,两侧有战斗机护航;图上标题为:“这是一只鸟?一架飞机?不……这是日本!”这幅漫画将日益独断与坚定的日本外交和国防政策描绘得淋漓尽致。

尽管安倍晋三“心存高远”,但未来几年,日本不会大规模扩张防御力量,以遏制中国。相反,日本国内外的诸多因素都会限制其国防开支和军力,促使其继续奉行与中国协同合作的整体方针。

然而,日本本土民众支持政府强势对抗中国不断扩大的军力与野心的声音日益响亮,尤其是在最近的尖阁列岛/钓鱼岛问题上。同样重要的是,安倍晋三与极度保守的支持者执意修改宪法,肯定日本对自己近代史的诠释,此举定会招致其他亚洲国家的强烈抗议,特别是中国和韩国。这些企图会否得逞仍值得怀疑,但日本的对华合作至少会多些针锋相对。

与此同时,尽管中国今后不太可能大搞领土扩张,但它目前在领土争端中的强硬立场也不会软化。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中国将会不断增加其在日本周边的军事和准军事能力,提升震慑力。即使经济增长放缓,中国也能维持其年度国防开支不断递增;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实力——包括日本附近区域——在未来几十年将会稳步扩展。

总之,这些发展趋势表明,未来几年,日本和中国将会展开更多的国防竞争,从而造成地区局势动荡,伤害两国利益。为了缓解紧张局势,两国决策者需要重点加强外交沟通,维护共同安全与稳定。

从短期来看,双方应积极制定合作方案、签署非正式协议、拓宽沟通渠道,以预防和处理潜在危机,尤其是可能出现的海空冲突。

从长远来看,在西太平洋的部署模式和军力分布上,两国须邀请美国同时参与对话,以达成双方均可接受的协议。

我们与合著者在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最新报告《2030年中国军力与美日同盟——战略评估》中得出了以上结论(本文观点并非代表报告所有作者的立场)。

日本前景展望

尽管最近日本主张军事正常化的呼声颇高,但预期在2030年之前,日本不太可能在实现该目标方面取得重大突破。从总体看,众多因素显示日本对中国的战略防御极有可能受到限制。日本国内的诸多因素,如宪法制约、价值观、政治和党派因素以及预算限制都会限制日本的军事能力的发展。此外,日本与中国的巨大经济利益也会成为两国关系的压仓石。同样,鼓励中日协同合作亦符合美国利益,日本军事全面正常化的要求也可能会遭到美国的反对。

尽管日本不太可能公然制定对华政策,但它有可能甚至完全可能朝着“硬对抗加协同合作”方向迈进。为实施这种战略部署,日本将把国民生产总值的1%甚至更高用作军费开支;但日本经济增长缓慢,每年国防预算增加的绝对值有限。虽然完全修改宪法第九条——禁止使用武力解决国际争端或拥有正规武装部队——在目前的政策导向下不可能实现,但日本几乎肯定会重新解释该条,从而允许日本在美日同盟中发挥更大作用,促进盟国合作。

在未来几个月或若干年,如果安倍代表和主张的右翼势力俘获更多支持,这种硬对抗可能会日趋强势。据资深日本观察家分析,安倍计划否认以往对日本侵略历史的批评、更积极回应中国对争议岛屿尖阁列岛/钓鱼岛及其附属群岛的主权要求、将日本的军事部署向西南岛屿推进,以在今后的危机或冲突中阻断中国海军的通行咽喉。

最后还应指出,日本转而对中国采用软对抗也并非不可能。特别是如果中国放低强势威胁姿态,再加上日本国内的众多制约因素,日本可能会对中国更加包容。如果采取这种战略,日本的国防开支将会刹车,绝对值甚至还会下滑,可能会再次降到国民生产总值的1%以下。如果日本感到其他威胁减少——如朝鲜半岛无核化取得进展,这种情况更有可能发生。

中国前景展望

与日本一样,中国可能也会继续对日本采取“合作加对抗”的总体方针。不过对于不同的政策,这个双重策略的侧重点会有所不同。除非中国内外部出现极度不稳定因素,进而促生一个民族主义色彩更浓的中共政权,否则北京不可能采取主动进攻之态,完全抛弃与日本的合作努力。未来二十年,中国的外交与安全极有可能会奉行“主动进攻”或“谨慎崛起”之策。

在“主动进攻”方面,中国将继续与日本展开经济和政治合作,但同时将对其采取鹰派立场,尤其是在领土争端和历史问题上。如果中国经济继续强劲增长,且内部政局保持相对稳定,则更有可能采用这条路线。此举也将使中国获得更多的财政和政治资本,以求进一步扩充军事和准军事力量,提高中国在内外海域的威慑力。如果日本继续与中国硬碰硬——特别是在资源和领土争端问题上采取挑衅政策,如在尖阁列岛/钓鱼岛正式部署军力,中国势必会采取以上做法。

在“谨慎崛起”方面,中国将与日本强调合作和互谅,但期待中国在尖阁列岛/钓鱼岛争端上做出重大让步仍不可能。在此路线下,虽然中国增加军事实力和部署的意愿将有所减弱,但其仍会继续扩张在本区域的绝对军事实力——甚至在一些地区会占据相对优势。如果中国经济增长放缓或国内政局动荡不安,这种政策取向的可能性更大。在这种情况下,中央领导人可能更倾向于寻求稳定的国际环境,以期促进经济发展、冷却民族情绪,从而避免动摇中共政权或落入不必要的政治陷阱。如果两岸关系保持稳定,日本和美国避免制定在中国看来具有挑衅性和激化的政策,中国更可能采取这种“谨慎崛起”之策。

美国扮演的角色

日本和中国的关系前景表明,未来二十年,美国在塑造中日安全关系和双方国防政策方面无疑将发挥重要作用。虽然包括日本在内的许多亚洲国家的领导人尚不确定美国对该地区的承诺——部分原因是对美国经济状况的担忧,及其维持适足的国防开支和部署的能力——美国不大可能从西太平洋事务中大范围或完全撤出。总的来说,尽管基本可以肯定美国不会像过去一样在此类事务中占据主导地位,但它很可能会恢复(至少部分恢复)并维持其在该地区的经济、军事和政治影响力。

事实上,美国在未来几年将继续把亚太地区置于最高的战略优先地位。在日本和联盟政策方面,美国目前并将继续:(1)减少日本对美国设陷或遗弃的恐惧;(2)促使中日领土纠纷和平解决,鼓励两国展开全面合作;(3)最大限度确保日本所需的政策和实力,以抗衡更加强势的中国,维护美国及其盟友利益。

基于这些目标,美国势必会协助日本提高其政治和军事防御能力,尤其是增强日本自卫队的情报、监视和侦察能力,以及后方保障。不过,在美国的敦促下,这些目标也会阻止日本采取挑衅措施,以避免两国在资源争夺、领土争端和历史遗留问题上触发紧张局势。美国尤其可能会督促日本,使其抛弃完全修改宪法第九条的企图。

未来发展

从日本、中国和美国的综合趋势来看,2030年之前,中国与日本以及美日同盟之间绝无可能全面爆发冷战或激战。然而,双方之间的紧张局势加重及危机频繁爆发的可能性可能会增加。因此,从长期来看,双方需共同努力,加强相互沟通,平衡日本、中国和美国在东北亚地区的安全诉求。

最重要的第一步涉及到中日在东中国海的军事及准军事部署、资源和领土争端等问题。首先,双方需要共同建立沟通与合作等机制,预防和处理潜在的海空事故及其他事件。其次,日本应以某种方式承认双方在尖阁列岛/钓鱼岛问题上存有争议,这是双方进一步理解彼此牵制的一部分。最有可能的一种结果是,日本最终默许双方在岛屿附近共同部署军力。但与此同时,中国应避免在该地区单方面扩大军事或准军事部署。同样,日本应避免在岛上修建任何设施或实体存在。第三,双方应重申2008年签署的东海资源联合开发协议,并采取具体行动实施协议内容。

就更广泛的军事态势而言,由于解放军有望增加在日本附近的军力部署,日本也需采取措施,增强针对中国的防御力和威慑力。这些措施包括增强整个西南诸岛的情报、监视和侦察能力、增加海岸警卫队在东中国海的监测与巡逻、提高快速反应能力。日本自卫队还应努力加强与美国军方的协同作战能力,尤其是在情报、监视和侦察能力集成以及后方保障方面。然而,在

追求这些目标的同时,日本应避免开发更具威胁性的军事能力——如朝鲜射程以外的弹道导弹或远程打击能力;此举只会刺激中国储备更多军事力量,从而将日本置于更加危险的境地。

从长远来看,日本和中国亦需加深本质了解,阐明彼此能接受的军事和准军事部署级别和类型,坦诚交流双方合理的政治与安全诉求。更重要的是,中国不得在东中国海建立针对日本船只的禁航区。同样,日本也不得凭借众多岛屿设立屏障,阻碍中国海军、准军事部队或商业船只通行往来。

除此类传统安全问题外,双方应通过制定双边和多边贸易协定等措施,加快、加深两国经济一体化。双方还应加强军事接触,扩大在非传统安全问题上的合作。此外,安倍晋三(以及其他主要日本政治家)应果断放弃各种挑衅行为,比如否认以往日军在二战期间犯下的暴行道歉,或参拜靖国神社。

同样重要的是,美国不仅需要继续对中国施压,要求其更加节制地处理尖阁列岛/钓鱼岛争端,同时也应敦促日本承认现实的争议,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案。美国还要积极规劝安倍晋三,防止他采用各种高度挑衅的外交政策和立场。

诚然,这些措施需要中日双方具备敏锐的政治眼光,采用灵活的外交手段。其中许多可能难以实现,也无法保证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安抚双方。但现行策略不太可能在东北亚地区维持一个可同时兼顾中日长期利益需求的稳定的安全环境。

本文最初发表于《外交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