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中国总理李克强到访印度可谓天赐良机,为新德里的对华政策注入了急需的现实主义思维。在浪漫主义思想和政治怯场心理的影响下,印度与中国外交在政府的第二届任期之时,已偏离了正常航线。更糟糕的是中国政策的冷漠无情和难以琢磨。关于最近中印对峙达普桑(Depsang)背后的逻辑,新德里更是唠叨不休。新德里永远都不可能破解北京政治的复杂性,不过也没有这个必要。

真正需要关注的,是北京在处理与邻国领土争端中日益膨胀的自信,这一点显而易见。中国在近几年一直依仗武力,过度主张其在越南、菲律宾和日本的领土要求。

北京的做法出格吗?其实不然。国际关系史学家告诉我们,改变领土现状往往是大国崛起的一种需求。对其不断增强的经济和军事实力充满自信,这正是北京目前的心态。

在团结进步联盟政府的第二任期内,查谟和克什米尔地区最近发生的三件大事就是个例证:中国加强了其在巴控克什米尔地区的军事实力,为查谟和克什米尔地区的印度居民颁发“另纸签证”,并“打折”了中印边界线的长度。据印度官方统计,中印边界接近3500公里;但按中国目前的说法,这个长度只有2000公里,而查谟和克什米尔地区并未被包含在内。由此看来,问题不是中国欲盖弥彰,而是新德里自欺欺人。

新德里认为,中国目前受困于其东部的领土争端,会有利于印度。其实,这是对北京实力的一种误读,错误地低估了新中国兑现其长期领土主张的决心,包括与印度的边界争执。即使事态的发展另有所指,但新德里依然是掩耳盗铃,认为与北京解决边界问题指日可待。事实上,对于2005年4月所达成的“三步式”边界争端解决方案,中国已背信弃义。

印度团结进步联盟政府还相信,通过宣扬自己的不结盟立场并拉开与美国的距离,就能说服北京就边界问题达成和解。这又是一次巨大的误判,曲解了中国对华盛顿的态度。北京不需要拉拢新德里来抗衡美国。北京认为,美国的实力终会被消弱,迫使华盛顿看自己的脸色出牌。

要让新德里回归现实,必须先校正中印关系中的四个失衡点。首先是边境的军事失衡问题。新德里应当明白,在与中国漫长的边境对抗中,达普桑不会是最后的争执点。这种冲突所产生的结构性条件——包括中国在西藏军事能力的现代化部署——可能会一直持续下去,至少在可预见的未来是这样。印度总理曼莫汉•辛格(Manmohan Singh)必须要让到访的中国领导人见识到其恢复地面军事力量的决心。一方面印度可以采取措施,在边境树立新的军事信心;但另一方面辛格必须说服李克强:如不早日解决中印边界争端,两国军事对抗势必剑拔弩张,并会连累到其他方面的关系。

第二个失衡点是印度与他国的关系。在过去的几年里,印度已竭力向北京摆明态度,称不会与美国、日本和越南拉帮结派,牵制中国。然而,北京却没对新德里投桃报李。中国与巴基斯坦的长期战略联盟关系一直在持续发展。不仅无视国际条约的存在,不断扩展中巴两国的核武器和导弹合作,而且还承诺了维护巴基斯坦与印度之间的战略平衡。

第三个失衡点涉及到了西藏和克什米尔问题。虽然印度承认中国对西藏拥有主权,但北京在查谟和克什米尔问题上的立场却日趋敌视印度。辛格必须告诉李克强,对于包括领土主权在内的核心问题,两国必须是相互尊重,礼尚往来。

第四个失衡点是经济问题。尽管两国间的政治争论尚未解决,但新德里一直在努力发展与北京的经济关系。这种路线已扩大了双边关系的基础,增强了交往的稳定性;两国未来的经济合作无可限量。然而,辛格必须让李克强明白,印度与中国间不断扩大的贸易赤字——双边660亿美元的总贸易额中已出现400多亿美元的逆差——势必严重侵蚀印度的政治基础,阻碍两国经济伙伴关系的发展。对于中国在印度的基础设施和制造业,新德里必须扩宽其投资渠道;而在印度对中国出口方面,北京也要大开方便之门。

为了解决这些不平衡,新德里必须改变目前对中国所采取的外交风格。印度不能将棘手的问题推到地毯下,或将重大争执掩盖于华丽的反西方托辞之中;也不要再将持久的利益和空洞的口号混为一谈。在与李克强的会谈中,辛格应避开一贯的空话,聚焦于两国之间的重大分歧,坦诚相见,从而探索出中印两国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

中国领导人向来善于面对现实,惯于欣赏强权政治。新德里的自欺欺人已让印度外交误入歧途,但如果辛格能坦诚交流,李克强也许会做出更积极的回应。

本文最初刊登于《印度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