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实力的增长正在转变其在亚洲所扮演的角色,与此同时领土争端以及其他争议性问题也在影响着中国与其邻国的关系。在问答专访中,欧亚集团(the Eurasia Group)总裁伊恩•布雷默(Ian Bremmer)分析了全球秩序与中国在亚洲转变中的角色。伊恩•布雷默表示,中国政府倾向于发展双边关系,但随着中国影响力的增加,其将越来越需要在多边场合富有成效地开展工作。

中国的全球角色发生了怎样的改变?在亚洲所扮演的角色又发生了怎样的改变?

随着中国国力不断增强,全球秩序也将越来越向中国倾斜。当中国变得更为富有,并在不久的将来跃居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时,其他国家将别无他选,只能转向中国。

在未来几年中,对中国而言亚洲仍将是最为关键的区域,同时亚洲也是全球经济增长的关键。中国的活动几乎会触及亚洲各地,尤其是东南亚与东北亚。同时,中国还是区域内最大的经济体。

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国在亚洲的影响力会在近期减弱。美国与日本的盟友关系影响着中国的选择。中国与日本之间经济竞争激烈,而且中日安全局势依然十分紧张。考虑到日本与美国的重要性,中国需要与他们保持良好关系,并要特别谨慎以防发生冲突。

要与亚洲其他国家建立互信,中国还需要做出更大努力。亚洲只有少数国家信任中国,而中国也不具有一种可以使邻国倍感亲密的意识形态。在这种状况下,中国只能将其外交政策以培育牢固双边关系为中心。

中国与其亚洲邻国的关系有多紧密?

中国集中精力发展双边关系,其广布亚洲的海外商团体系正体现了这一点。这些主要集中于东北亚和东南亚的商业团体获得了不小的成功,提高了中国在这些区域的经济影响力。

这些重要的中国商业团体向中国领导人提供了一种双向渠道。对于其他亚洲国家如何看待中国的问题,中国海外商团可以提供第一手见解,同时他们也为中国政府打开了一些非正式渠道,以影响其他国家的决策。然而,这些有力的经济纽带对于中国政府所偏好的双边外交更为有利,对于改善多边关系则不然。

在越南、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中国海外商团强大的影响力和大量的中国投资事实上缓和了南中国海领土争端带来的紧张局势。

当然,还有其他事例可以证明中国与其他亚洲国家的经济纽带有助于缓和紧张局势。在过去几十年中,中国大陆与台湾曾多次险些陷入战争,但现在中国大陆与台湾当局的关系却在很大程度上与中国大陆对台湾入境资本投资的开放程度相关。鉴于中国大陆为台湾提供了巨大的市场,如今有上百万台湾人在中国大陆生活。

要与具有经济重要性的国家以及地区发展关系,这正是中国需要继续采取的战略。

在亚洲中国面对着怎样的挑战?

中国在亚洲面对着诸多挑战,其中一大安全问题就是中日关系。中国与越南、印度尼西亚、菲律宾甚至是与台湾的关系都和中日关系不同,这是因为几乎没有中国人在日本做生意。对于中国人来说日本是个不可渗透的黑箱,加上日本经济规模大于其他亚洲国家并与美国保持紧密联系,因此这是中国面临的一个棘手的问题。

然而,中国在亚洲面临的主要挑战在于克制其在安全方面表现出的进攻性。中国在安全问题上的严厉反击让越南等国感到恐惧。虽然中国具有优势,并且是越南的主要投资者,但其在南中国海领土争端问题上所持的对抗立场被视为极具攻击性。而这一点就足以抵消中国由经济优势带来的影响力。

中国在缅甸投资的遭遇也表明中国政府需要显得不那么具有攻击性。当前,中国是缅甸的主导经济力量,但是每当涉及其所开发的项目,中国并不愿意给予当地人更为公平的待遇。因此,当地人民开始抗议中国在缅项目。如果中国不解决这一问题,有很多中国商人将会被拒之门外,同时新加坡、日本以及泰国商人将会进军缅甸市场。

此外,中国还需要解决其他一些经济和社会问题,包括不断激化的马来西亚种族紧张态势。由于在马的中国商团被视为以牺牲当地人的利益为代价牟利,推行更有利于当地人政策的呼声越来越大。但是,就这一点而言,马来西亚或是其他任何一个亚洲国家都不希望中国撤离,因为中国对于当地经济而言实在太过重要。中国在与大多数亚洲国家的经济关系中都保持着优势,但也不能掉以轻心,由于当地人的敌对情绪而失去这一优势。

虽然中国政府善于建立国家间的双边关系,但是当面对超越双边的关系时,中国的能力却很有限。中国需要成为一个更为灵活,更多参与国际事务的伙伴国家。这就要求中国更多地参与到多边层面的国际事务中。

中国是否将会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这类协议下开展多边活动?

全球秩序正在向多边主义倾斜,鉴于中国以发展双边关系为主的现状,这对中国来说不太有利。如果中国不能迅速改变其政治和经济体系以适应全球趋势,就很有可能遭受由体系变化带来的反冲。

然而,在现有的亚太政治环境中,中国不太可能会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该协定被视为美国政府“重返亚洲”战略的一部分,而且由于日本也参与其中,因此中国短期内不太可能会接受该协定。但是多边联盟开始逐渐反制中国在亚洲推行的双边外交,而且可能最终会促使中国加入该协定。

从长远来看,随着中国的财富增加,对于中国来说,《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的意义可能与世界贸易组织类似。事实上,中国寻求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是由于中国意识到了其带来的经贸利益。中国是否会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视以下因素而定,包括该协议确实有效,中国的财富不断增长,中美之间不爆发冷战,以及中国逐渐接受并采纳与此协议宗旨相协调的规则和标准。

这是理想状态,但是考虑到当前的政治环境,中国并不适合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

亚太地区未来将有怎样的发展?

我在新书中对“零国集团”世界的出现进行了讨论。在“零国集团”世界中,没有一个国家或国家联盟能担当起领导世界共同应对全球挑战的角色。亚洲会出现这种情况。

亚洲范围内,印度尼西亚、澳大利亚、哈萨克斯坦和新加坡等支点国家(pivot states),最有可能在“零国集团”世界中繁荣发展。这些国家既有能力与其他众多大国建立对自己有利的关系而同时又不过分依赖其他大国,因此他们能够从与几个大国之间的关系中获利。

虽然对这些国家来说,与中国保持积极关系很重要,但他们也有能力在中国与其他主要经济体之间枢转。新加坡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新加坡与中国的关系牢固,但同时新加坡也几乎与所有亚洲国家都保持着良好关系。然而,支点国家最终也将不得不对中国表忠心。

一些国家将会由于与中国保持过分紧密的联系而蒙受损失,这些国家包括蒙古、老挝和柬埔寨。蒙古是值得关注的国家,虽然蒙古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但是中国已经基本上购买了其所有的重要资源。这已经引起了当地蒙古人民的强烈反对,而且新一届蒙古领导人事实上也在努力限制来自中国的投资总量。但这已为时过晚,中国已经坐拥蒙古的大部分资源。

中国需要适应亚洲出现的这种新变化。然而,中国外交政策的任何变化都将是渐进式的。习近平首先将会集中精力扩展中国的社会保障体系,而中国新一届领导人目前将会奉行小心谨慎并规避风险的风格。 

伊恩•布雷默是欧亚集团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