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两年,俄罗斯采取的一系列恢复或计划恢复苏联时期一些做法的举动引起舆论广泛关注。普京是否像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曾经指责的那样在试图重建苏联?《参考消息》记者就此专访了莫斯科卡内基中心主任德米特里•特列宁。

问:您如何评价俄罗斯这两年采取的这一系列恢复苏联时期做法的举动?

特列宁:2012年第三次当选俄罗斯联邦总统后,普京给自己的定位已经不是作为全国的领导人,而是作为大多数俄罗斯人民的领导人。克里姆林宫认为,俄罗斯人民基本上是保守的,既怀念苏联这个国家,又怀念苏维埃的过去,包括军事超级大国地位。普京采取上述举动的目的在于,保持政治稳定,不允许在俄罗斯以任何途径更迭政权——无论是选举还是“橙色革命”。普京在政治上和价值观上明显转向传统主义。他认为,社会和政治现代化隐藏着危险。

问:这些举措能否帮助俄罗斯作为强国重新崛起?

德米特里•特列宁
德米特里•特列宁(Dmitri Trenin)是卡内基莫斯科中心主任,研究委员会的代表和卡内基莫斯科中心外交政策和安全项目的领导人。
More >

特列宁:重要的是确定“强国”的概念,明白国家应有哪些形式才可称为强大?当今时代与19世纪、20世纪形势截然不同。以前,国家实力主要通过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他国、如果需要的话就加以消灭这种能力来判定。在21世纪,国家实力指为国际社会生产物资的能力、生活方式的吸引力等等。单单拥有核武器不足以被视为强国。普京目前的政策主要是为了保住政权。正因为如此,他优先向后看,而不是向前看。同时,俄罗斯经济实际上没有发展,几乎停止增长。这本身对俄罗斯来说带有重大风险。

问:这些举措与2016年议会选举、2018年总统选举是否存在关联?

特列宁:普京自己实际上已经决定参加2018年选举。事实上这是宣布当终身总统。现在对2016年杜马选举做出预测为时尚早,更遑论2018年总统选举了。但是普京在积极为未来的选举做准备。他正在加强对俄罗斯政治和商业精英的控制。他在亲克里姆林宫的大多数政治精英内部实行“干部轮调”。作为对统俄党的补充,他正着手建立人民阵线。

问:普京总统在2000年说过:“给我20年,还你一个奇迹般的俄罗斯。”普京在实现这一承诺方面取得了哪些进展?

特列宁:100多年前俄罗斯帝国总理斯托雷平说过:“再给我20年,你们会认不出俄罗斯。”对普京来说,斯托雷平是他的榜样。的确,从普京观点看,恢复俄罗斯的统一和强大(这是普京计划的实质),只有在政权强有力和稳定的条件下才可能实现。

在普京当政时期,他抑制住了俄罗斯很多地区的分离主义趋势,实际上恢复了单一制国家;他压制了寡头(霍多尔科夫斯基)在全国夺取政权的企图。普京的头两个总统任期适逢石油价格快速增长时期。普京利用石油和天然气收入来提高居民生活水平,但在更大程度上用于巩固国家,尤其是巩固强力机关和护法机关,以及建立金融“安全靠枕”。但是,普京在俄罗斯未能成功建立现代化制度——法治国家、独立法庭、职业警察等等。普京没有成为独裁者——至少现在不是,他与那些他认为的敌人进行了有效的和残酷无情的斗争。

普京眼中的俄罗斯应是个独立的强国,它拥有现代化经济和强大的中产阶级,社会政治稳定,政治多元化,但没有过度的民主。在国际舞台上,俄罗斯应是:后苏联时期欧亚空间的领导者;在从里斯本到符拉迪沃斯托克“大欧洲”框架内的欧盟的平等伙伴;亚太地区的一部分,中国、印度和其他亚洲国家的伙伴;美国的伙伴和对手。

普京的问题在于,如果像他近期所做的那样去行动的话,他为俄罗斯设计的经济、社会甚至技术目标都很难达到。他的政治不幸在于,那些对俄罗斯现代化至关重要的社会阶层和团体已经与普京断绝或正在断绝关系。

本文原载自《参考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