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冲突、边境争端、以及民族矛盾导致了中东地区长达几十年的动荡。对于能源安全的关注,以及对该区域内盟友的安保承诺使得美国频繁插手中东地区事务。2011以来,中东的动乱再一次唤起了美国干涉主义的“幽灵”。东亚国家,比如中国,也受到了中东国家内部动乱造成的影响——政治不稳定会扰乱能源供应渠道。因此国际社会,尤其是那些依赖中东石油的国家,当前面临着一个关键问题:如果要干涉中东,什么样的方式最能促进该地区的稳定?哪些国家应当承担相关行为带来的财政与军事负担?
 
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与驻华外国记者协会共同主办了与David Schenker的讨论会。David Schenker是美国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Washington Institute for Near East Policy)阿拉伯政治项目的主管,他阐述了中东政治局势的发展态势,以及中国在该地区未来可能扮演的角色。

中国在中东地区的角色

Schenker表示中国不干涉别国内政的外交原则使其在联合国安理会叙利亚问题上投了否决票。美国仍打算对中东事务保持距离,并且试图从中东地区抽身,因此中国可能会感到参与中东事务的必要性,并扮演一个更为强健的角色,以保障中东的地区安全,及其自身的能源利益。
 
  • 中国与美国利益:Schenker解释道,美国在海湾地区有包括石油与天然气在内的利益牵涉,但是不限于此。然而,中国比美国更依赖中东能源。因此,中国应当更加致力于维护该地区的稳定。中国不能再回避承担维护中东地区稳定的责任,在负担财政负担方面尤是如此。
  • 中国外交政策的局限:Schenker解释道,一些中国学者称中国没有能力来维护海湾地区的稳定。虽然美国不太可能放弃中东战略,在金融层面彻底“重返亚太”,但假如事态果真如此,中国也难以填补美国“重返亚太”留下的空缺。
  • 中国在中东地区的投资:Schenker继续讲道,虽然如此,中国仍然应该在政治层面对中东地区更加关注。到目前为止,中国已经为联合国驻黎巴嫩过渡部队提供了一些兵力,并在索马里沿岸部署了反海盗战舰。但这些贡献仍然太小,中国应做的还有很多。当提到中国增加对中东地区的经济援助的可能性时,他说,许多中国学者告诉他百分之三十到四十的中国人日均生活开支不到2美元,因此这种对外援助行为显得不得民心。此外,他还曾耳闻一种观点,只要美国愿意继续资助中东,那么中国的既定战略就没有理由改变。

中国在中东地区的利益

Schenker认为,考虑到中国能源密集型的发展模式,以及迅速扩张的交通运输业,其在中东的投资力度会越来越大。然而,对于中东政治这一复杂领域,中国或许并没有准备好将其提上对外政策日程。
 
  • 中国与伊斯兰世界的关系:来自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ational Public Radio)的Jocelyn Ford对Schenker提问道,中国与中东伊斯兰国家建立长期关系是否可行。Antonia Cimini是一名驻京自由拟稿人,他同样说道,鉴于宗教在中东北非地区扮演了重要角色,中国外交政策的原则可能与此难以协调。对此Schenker解释道,中国的外交政策是纯务实型的,北京可能找到一种适于和中东伊斯兰国家打交道的方式。然而,他还补充道,此前曾经出现过中国与土耳其之间不和谐的先例:几年前,土耳其曾指责北京“屠杀”其国内的穆斯林人口。同时他认为在中国这样的世俗国家,穆斯林人口的境遇问题可能在将来为双边关系制造困难。此外他补充道,外界怀疑中国对外援助缺乏热情也是这种不信任的来源之一。中国对外援助的方式一直与攫取资源相关,而这种行为在将来将难以受到欢迎。
  • 中国对利比亚的反应:Schenker详述了在利比亚冲突爆发后,中国如何通过空运和海运撤走了35000名中国公民。他补充道,中国已经意识到,由动荡局势导致的贸易中断以及商机流失将难以得到补偿。他说,这一次昂贵的疏散行动迫使中国商界领袖,以及政策制定者们开始考虑在其他冲突易发地区(如阿尔及利亚或尼日利亚)经商所产生的政治风险,并开始思考如何降低这些风险。
  • 中国在武器扩散方面的角色:Willem Van Kamenade是一名驻京自由拟稿人,他说中国已经超过了英国成为了世界前五大武器出口国之一。对此Schenker提到,最近有许多报道赞扬了中国武器在叙利亚反对派手中其实极为有效。然而这些报道以及中国在武器总体出口量上的增长并未提高其国际形象。恰恰相反,中国对叙利亚阿萨德政权(Assad regime)提供政治支持已经引发不满,在中俄两国否决了联合国安理会的一些决议之后,中俄国旗甚至在示威游行中惨遭叙利亚民众焚烧。然而,他提醒道,中国并非中东地区的首要军火供应国。